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张铁志:蒋经国是台湾民主的推手?



蒋经国在台湾转型过程中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的角色?是伟大的改革者,还是为情势所迫不得不然?

政治学理论对民主化的解释主要有两派。一派强调强调经济社会现代化的结构性原因,亦即经济发展会带来都市化、教育水平提?、以及中产阶级的出现等,并进而促进民主文化。另一派强调行动者的策略性互动、协商,主要行动者包括反对阵营中的激进派和温和派,和执政集团的鹰派和鸽派。在对台湾的研究中,两派都提出不同解释。

在重视行动者互动过程的分析中,有人特别强调蒋经国在台湾民主化扮演的关键角色,强调蒋经国具有一贯的民主信念,是由上而下地推动政治改革。真的是如此吗?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只是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更能真正让我们理解台湾民主化的动力与原因。

强调蒋经国作为民主改革者角色的文献,经常忽略他之前的作为:亦即就在他宣?解除戒严的几年前,发生了严重镇压党外民主势力的美丽岛事件(1979年十二月以及次年的大审判),更不要说他更早之前是情治单位首长,是独裁政体中的关键人物。是他转变想法了吗?

政治学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统治者永远都想要保持政治权力。面对社会要求改革的呼声,他会考量镇压成本与容忍成本何者较为巨大。一旦民间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让统治者无法忽视,甚至镇压也很难维?其政权时,威权统治者就可能考虑实行某种改革,来维持政权的延续。但当然,统治集团对于该如何面对民间压力,也往往有不同的政治判断,而这个统治集团的分裂,往往就是转型的契机。透过几个历史关键点的分析,我们可以更了解蒋经国。

1.七零年代初的革新保台

国民党来台后实行严厉的威权统治,外省族群掌握了主要的党政军权力,而所谓的中央民代(国民大会、立法院、监察院)也都是在大陆时期选举出来的,完全不能代表本地民意。

1970年代初期,国民党政权面临来自内外的重大压力,威权体制出现裂缝。在岛内,国民党内部出现人才老化问题,因而从六零年代后期就开始思考人才甄补,包括中央民意代表增补选以及结合新一代的知识份子力量。再者,1969年内首次举行的中央民意代表增额选举,党外人士黄信介当选,加上刚选上台北市议员的康宁祥,他们开始相对激烈地批评政治。此外,71年的保钓运动也开始转向要求政治改革。

对外,先是1971年尼克森访问中国,该年下半年台湾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失去国际支持、并与美国关?面临重大转变。国民党政府深知反攻大陆无望,必须向岛内寻求更多的正当性,才能巩固政权。

尤其,将经国即将在1972年接班,因此在为新局面布局。这中间又出现一个重要的插曲。1970年四月二十六日,蒋经国以行政院副院长身份访美,在纽约遭到两位台湾博士生黄文雄、郑自财开枪刺杀。虽然刺杀失败,但对蒋经国带来极大震撼:他没想到本省籍人士对他,对国民党统治,有如此深的恨意。

蒋经国确实在国民党内比较有不同想法。在1969年,蒋经国就推动一项临时条款修正桉,允许中央民意代表补选。他在1972年担任行政院长之后,标举革新保台,在内阁中大举任用台籍人士,如行政院副院长徐庆钟、内政部长林金生、交通部长高玉树、台湾省政府主席谢东闵、台北市长张丰绪以及,政务委员李登辉等。此后,他持续在党内和政府内培养新一代的本土人才,如国民党的中常委中,本省籍比例从六零年代的百分之十上下,到1972年增加为14%1976年增加到22%197933%198645.16%.

为了让国民党延续政权,蒋经国试图逐渐改变国民党的性质,推动党国体制的本土化。但与此同时,党外的政治运动逐渐发展起来,从外面给予国民党更大压力。

2.美丽岛事件

从七十年代初开始,党外民主运动开始逐渐成形,以组织化方式参与选举、创办杂志。1977年的选举,党外人士进行全岛串连,最后赢得4席县市长、21席省议员、8席台北市议员、146席县市议员、21席乡镇市长。这场胜利让他们逐渐成为一个非正式的政团。

面对党外势力逐渐壮大,国民党开始?取压制行动。1979年一月,警备总部在121日以涉嫌参与匪谍吴泰安叛乱的莫须有罪名逮捕高雄县长余登发父子。翌日许信良、张俊宏等人齐集桥头乡,发动示威游行要求释放余登发。事后,余登发被判处八年徒刑,桃园县长许信良被停职两年。

但党外运动持续前进。19791210日国际人权日,美丽岛杂志社在高雄举办一场示威游行,引发激烈警民冲突,并给予国民党镇压反对运动的藉口,事后对党外主要领导者展开大逮捕。19802月黄信介、施明德、林义雄、姚嘉文、陈菊、吕秀莲、张俊宏、林弘宣等八人在军事法庭上被以叛乱罪判刑,其余三十三人亦被判刑二到六年不等。

更让人震惊的是,就在军事审判前的228日,不明人士闯入林义雄家中,无情地杀害林母及双生女儿林亮均、林亭均,唯一活口是被杀成重伤的大女儿林奂均。林宅血桉成为台湾民主史上最哀伤的一页,且至今未能破桉。

很明显,面对越来越组织化的党外民主运动,主政的蒋经国决心要一网打尽,彻底镇压。但是统治者没有料到的是,美丽岛事件的镇压并不能压制住已经崛起的人民声音。当八零年代的布幕拉起,更多的社会力量和异议声音开始呐喊。

3.解严

首先,1980年底举行的中央民意代表增额选举,党外势力取得良好战果,整体得票率比七零年代更高,约为三成。尤其,几位美丽岛受刑人的家属出来参选讨公道,都高票当选。次年,美丽岛大审的律师辩护团多人参选市议员,如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也都高票当选。美丽岛世代的入狱,但律师世代和更多年轻人投入民主运动,党外已经重整出发,并确立了约三成的民意基础,让国民党无法忽视。

值得注意的是,美丽岛事件后的八零年代初期,确实存在着一种恐怖气氛:1980年二月发生林宅血桉,1981年十月发生海外学者陈文成离奇陈尸台大校园,而到83年都有数人被以叛乱罪逮捕。

党外的街头运动也在这时期减少,但他们却更进一步组织化。82年九月,再度提出竞选共同政见;83年,不同派别分别成立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党外编辑作家联谊会。同时,83年立委选举得票率为29.3%,高于1980年的27.9%.1985年,两派共同成立“1985年党外选举后援会。这已经是1986年九月正式组党的先声了。

除了政治组织,八零年代也有更多的党外杂志出现。这些杂志报导政治黑幕、社会不公,激烈批评政府,因此也屡屡遭到查禁。但总是会有新的杂志前仆后继的出现。

政治之外,进入八零年代后,由于政治空间扩大,所以出现各种社会运动和街头抗议,尤其从1983年开始剧增:环保、劳工、消费者、原住民、学生运动等等。据统计,从83年到86年,有三千件街头抗议事件。

民间压力之外,国民党机器也开始逐渐损坏。首先,从八零年代初开始,蒋经国的健康就不断恶化。其次,国民党的统治也发生一连串危机,如1984年的江南桉引起美国高度不满,并对台施压),1985年的十信事件金融丑闻(并导致财政部长下台)。

同样不可忽视的是美国给予国民党政权的压力。虽然台湾和美国在1978年断交,但是台湾仍然需要美国的政治支持;而八十年代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年代,也给予台湾需要进一步革新的压力,来持续强化作为自由中国的国际形象。

当然,蒋经国并非党内最保守的力量。他确实希望透过小部份改革来维持国民党的权力;相对于党内其他元老如黄少谷、严家淦或军方的保守势力,他更知道顺势而为,愿意逐步推进改革来回应民意。

台湾的民主化很大部份是与本土化的诉求重叠的。国民党作为一个移入政权,将绝大部分政治权力都集中台湾少数族群的外省人身上,而且坚持所谓中央民意机构必须维持中国法统。省籍偏差的政治权力分配结合威权统治,成为反对运动最重要批判主轴。因此,党外运动的民主化主张,也是要求让政治权力本土化。

蒋经国清楚认知到这个矛盾,所以才先在七十年代,后在八十年代,以拔擢本省籍精英作为政治革新的手段,推动党国体制的本土化,但这并不能满足社会期待;直到伴随着本土化而来的民主运动在八零年代前半越来越强时,他才清楚知道国民党必须进行民主化改革。

所以,1984年国民党的十二届二中全会,提名李登辉担任副总统;1986年三中全会,决定政治革新,并容忍民进党组党:在民主进步党在圆山大饭店成立后的半小时,警备总部对蒋经国提出逮捕名单,蒋经国回答说,抓人不能解决问题。这一年,他也说出我也是台湾人。次年,他废除长达将近四十年的戒严令;半年后的1988年一月,蒋经国过世。

他是一个看到民主化压力,知道无法逆势而为的聪明统治者。

4.结论

台湾的八十年代确实是一个颠簸动?的年代,但相对于其他政治转型,台湾又是一个相对比较宁静的过程,没有大规模的暴力与流血。这当然是政府与反对者的摸索与智慧。

台湾的民主化并非来自蒋经国的良善,说他由上而下地开启带领台湾民主化,都是不准确的。但是,蒋经国确实从六零年代末开始知道国民党政权的正当性危机,先在七零年代推动党国体制的本土化来化解这危机,但当民间压力开始超过他预期时,他以美丽岛事件的镇压来抑制逐渐崛起的民主运动。进入八零年代,当反对运动新一代精英与民众冒着各种风险去冲撞体制,且爆发更多社会运动,让蒋经国在考量容忍成本和镇压成本的相对大小后,发现镇压可能是无效的,再加上个人身体健康和其他内外因素,做出了开放的明智决定;他也知道,这个决定可以能让国民党和平转型,并且持续掌握政治权力。
而他是对的。


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