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肉唐僧:《送饭党人文集》之——女上位




    最近有很多人对送饭党肉铺提出各种各样的质疑。针对这些质疑,答案其实以前的《送饭党人文集》里都有。但是我觉得要求大家看完十万字才明白你肉唐僧在想什么,这有点儿太自恋了。所以我今天用一篇长文章回顾一下送饭党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送饭这个念头起自2011年冉云飞被捕。当时虽然我和冉云飞只数面之缘,并不熟悉,但是我认识的人里头,他是第一个因言论被抓的。而且,我知道他爱人不工作、女儿读初三。作为朋友,哪怕交情并不深,显然责无旁贷。我也是因为为他募款,开通了新浪微博(账号很久之前新浪官方就给我开通了,但我一直没玩)。来的第一天大概就有2000多粉丝。我就在这些粉丝和我的熟人里募捐,目标是找到100人,每人每年出768元,以保证冉云飞失去自由期间,他的妻女有 6400/月的生活费。之所以选768这个数字,并不是因为768=64X12。好象我怀念64似的。而是,当年我在万科时与同事打国标麻将,10块钱的底,8番封顶的满牌每人输2560。自摸的话就是7680元。这当然是很难的。所以就有了一个768俱乐部——打过八番满牌自摸的人即俱乐部成员。平常打牌的时候,768成员对非成员极尽羞辱讽刺挖苦之能事,这是我们打麻将时的常备节目。
   
    因为刚来新浪微博,我并不认识我的粉丝。怎么能够自证清白呢?我就设计了一个尾号法:第一个人给我768.01元,第二个人给我768.02元……依次类推,第100个人给我 769元。100人凑齐后,因为尾号是惟一的,只与某一个人对应。我把捐款人的ID首字母与相应金额一公布,既对捐款人的信息进行了保护,又能一分不差地公布账目,保证我自己的清白。
   
    这个方法,聪明的人一下子就理解了它的初衷——我一分钱也贪不了。所以第一次募捐成功后,大家交口称赞。有了声誉之后,麻烦也就来了——网上不断有人要求我出来张罗一下给谁谁谁的募捐。我这个人,平常就喜欢搞这些事情,在万科上班的时候,谁家媳妇生男生女同事们打赌,都是公推我做庄。上届世界杯的时候,我甚至搞了一个自动计算赔率的无庄家赌球网站,同事们可是玩high了。累积赌资是多少我就不透露了,只说一个数字:当赢家的彩金不能被整除时,比如某人赢了333.33元,3.33元的零头归我。64场比赛下来,我赚了17000多块钱。当然这钱最后我也没好意思自己揣兜里,而是给输得最惨的人买了一部Iphone4,给赢得最多的人买了个电脑,剩下的捐给了汶川灾区。
   
    不断地有人跟我提一个名字——唐吉田,要求我为他提供帮助。我不认识这个人。涎个脸管别人要钱倒不说了,主要是对账非常辛苦,因为总有一些人并不理解尾号法,不按严格的数字汇钱来。这给对账造成巨大的工作量。我就去问郭玉闪,这个唐吉田啥情况,郭向我介绍完之后,我二话没说就开始为他募捐。从这个时候开始,一个想法坚定了下来:这个事情要做下去,并且,人要越来越多,每个人出的钱要越来越少。10万人每人出1块钱才好呢。当然以我的粉丝数这是不可能的任务。掂量了掂量自己,我决定找200人每人出500,仍然是尾号法。不用说,很辛苦,很成功。从募捐开始到全部到账再到对账完毕,大概需要2周的时间。这2周里,基本无暇它顾。
   
    前两次都是私信偷偷摸摸的,钱凑齐了才公开咋呼一声报账。肖勇案,是第一次公开募捐。肖勇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只知道他是屠夫的朋友。而我和屠夫是死敌。我就想,你朋友进去了你啥也不干,我来替他募捐。说白了就是要羞辱屠夫一下。因为我并不太在乎最终成功不成功,所以就愿意冒一下公开募捐的风险。此次的公开募捐,得到了笑蜀、赵楚和张雪忠的高调支持。张雪忠的一句话“让迫害者心存畏惧,让受害者不再孤单”,当时真是让人热血沸腾。1000人,每份100块。因为有人出多份,最终募了15万多。仍然是尾号法,仍然是一分钱不差。但是1000人,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我就在网上征个小秘书,无报酬。计算机系出身的@晗玉应征。我俩总共发出去了超过5000条私信。工作量可想而知。
   
    尾号法与传统的在网上公开个账号号召大家往里打钱,有两个根本不同:一是公开个账号,无法自证清白,最终凑了多少无法向捐款人交待。而尾号法,事先说募多少就是多少,一分不差。项目是完全可控的;二是,尾号法与每一个捐款人有反复沟通的过程,相当于与每一个人签了个合同,故转化率相当高。以肖勇案为例,1073人认捐,最终1000人实捐。转化率超过90%,这是公布个账号让大家随意打钱的办法完全不能比拟的。
   
    肖勇案后,我就被喝茶了。加上我本人对这种烦琐且毫无智力的工作极度厌恶。就急着想让大家效仿。一是形成多中心,分散我的风险;二是我能够摆脱这个事情。但是找了好多人,说你来挑头吧,我去给你站桩,还给你派小秘书。但没人应承。只有莫之许答应他来接这个摊子,但最终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我并没有及时与他见面。就拖了下来。可想而知,要我出头募捐的私信越来越多,我一想起5000多条私信头就老大。在此期间,越来越多的人建议我用淘宝店,说支付宝第三方平台,你根本不用对账。你现在这个尾号法太蠢了云云。我对淘宝一窍不通,对尾号法所特有的与捐款人反复沟通所带来的高转化率又特迷信。开个淘宝店,大家就会到你这儿来捐款吗?对此我非常没有信心。
   
    由于没人肯复制尾号法,我感到很愤怒。心想你们自己干嘛不做,非可我一个人祸祸?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也找到了可行的办法。你们自己能干的事情为啥要求别人做?所以就赌一口气,我偏不干!
   
    但是当初答应唐吉田,只要他没有律师证,我就每年给他募捐10万块。一晃一年过去了。唐吉田这钱得募啊!我问他要不要钱,他说他好着呢,吃嘛嘛香还有朋友帮助,不需要我再为他募捐。我一听就松口气。
   
    可是过了一礼拜,唐派了个姓刘的女律师来大连找我。说有个叫王登朝的人,老婆孩子可怜啊,你得帮着弄点钱。和刘律师的交谈中我得知,唐吉田的境状比一年前还差,拒绝我的捐助完全是因为自尊。那王登朝这个案子,还怎么拒绝?但是说实话,对于我来说,给唐吉田募10万,这个是死数,必须达到。给王登朝募多少,这个对我的约束就小很多了。为了偷懒,我决定用淘宝募捐——在淘宝上卖一篇文章的阅读权,全文只有“谢谢”两字。看一次1块钱,看十次10块钱。结果令我震惊:66个小时,4603人买了120226次“谢谢”。我还根本不用对账——淘宝对宝贝有自动计数,我自证清白的成本为零。当时我心中暗叫一声:“肉肉啊你个傻X,早不听别人劝”!
   
    但是,我这个淘宝店也就活了66个小时零几分钟。12万募齐后,铺子立即被注销。万幸钱还拿得出来。一之为甚,岂可再乎?我就想,淘宝店这路子,以后是没得玩了。
   
    在淘宝卖“谢谢”卖了12万,震动的不光是我,还有一个人——万圣的老板刘苏里。王登朝案后我去万圣买书碰到他,他表情肃穆,说:“肉,我和你认真说点事儿。”说吧~~
   
    刘:聪明人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天才一辈子可以做好两、三件事情,你同意吗?
   
    肉:同意!(内心独白:下面他就要问我是哪种人了)
   
    刘:那你觉得你是哪种人?
   
    肉:我是聪明人呗!(内心独白:操!)
   
    刘:那写字和送饭,你觉得你可以做好哪件事?
   
    肉:……(内心独白:合着我只能这二选一啊?我可以选去企业打工吗?我能当特二级面点师吗?)
   
    刘:你的东西我认真看过。你呢,正经读了点书,比较杂,但是不系统。哪一门论起来,和科班出身没法比。你占的便宜是语言比较风趣,能把枯燥的道理讲得比较浅显。可是从另一头看,光说文风吧,你这样的,网上一抓一把,虽然他们大多没你有学问。你两头都沾点儿,但都不是一流。你写字,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肉:嗯嗯(内心独白:痛苦啊,纠结啊。但必须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刘:但是网上搞事情呢,我没见过比你更有才华的。搞啥啥成,风生水起。所以啊,你这辈子应该送饭。
   
    肉:可是我……(情感来信界、特二级面点师……)
   
    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送饭这事儿有多重要你根本不懂。回去好好想想!
   
    回家后,我就使劲想送饭有啥伟大意义。说实话真没想出来。但是刘苏里对我文字能力的否定让我很痛苦。我心想,那我必须把送饭送出花来,算是给自己的文字生涯办个体面的葬礼。
   
    从这个时候起,也就是今年春节后,我开始认真构思送饭的机制设计。
   
    前提:
   
    1、如果延用尾号法,无法实现复制和多中心。如果只是我自己做,极限是每月做一单。一年也就送12单,累个臭死,自己的生计却成了问题。谁TM给我送饭呢?我也要吃要喝要过日子啊!
   
    2、如果还是在淘宝卖“谢谢”,倒省事儿了。但是第二次,未必有凑够钱人家再封你铺子并且还让你把钱提走的运气;
   
    3、如果是开个“正常”的淘宝店一本正经地卖东西,铺子被关的风险能降低多少?而且,我进一块肥皂8毛,卖1块,每块赚2毛。账倒是清楚了,但是我怎么向别人证明我的进价是8毛呢?
   
    4、赚来的钱,送给谁由谁决定?
   
    5、要想把送饭的档次往上提一提,那规模必须搞大,这显然需要一个领薪的职业运营团队。那养这个运营团队的钱从哪儿来?它有什么权力?它有了权力就会有贪污,怎么解决?
   
    机制设计的出发点,就是要解决以上这五个问题。
   
    把问题提出来之后,我觉得智力正常的人,都会得出一个结论:运营团队的权力为零,向由捐款人抽签或选举产生的委员会负责。这个就是顶层设计。
   
    选举成本太高,至少在刚开始的阶段没有可操作性,所以只能是抽签。但是选举的好处太多了。一个重要的好处是:它可以极大地增加用户彼此间的联系强度。举一个例子:美国实施普选之后,投票门槛降低了,但是去投票的人数却不升反降——以前投票是一种精英身份的象征,现在阿猫阿狗都可以投票,于是大家对投票就没兴趣了。投票人数的上升,最终还是拜赐于竞争性政治组织——政党——的出现。一个组织的价值,一是取决于其成员数,这是线性的;二呢,更重要的,是成员间联系的强度。所以才有梅特卡夫定理——一个网站的价值,等于用户数的平方。
   
    抽签解决了运营团队的权力合法性问题。为此,我们必须设定一个运营团队权力为零的初始状态——把所有的权力都移交给委员会,然后通过一届届的委员会的授权,获得管理所必须的权力。这是规则设计的起点。
   
    为了搞大、为了降低风险、为了扩大参与人数,再加上上述权力合法性来源的问题,我为送饭党制定了四条原则:小额、多人参与;去中心化;符合商业逻辑;自我统治。
   
    “小额、多人参与”这个不谈了。“去中心化”的目的一是降低风险,将一个集权的科层制组织变成一个松散的海星组织,以增强抗打压性。因为事先,我们根本不知道开这样一个淘宝店能活多久,有多大空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可以“去肉唐僧化”。我作为发起人和组织者,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退出(我给自己设定的时间为半年,送饭对别人很重要,对我没那么重要。我可不想这辈子就干这个)。
   
    于是,我就做了以下设计:
   
    1、开个淘宝店。但是我不拥有任何货物和服务。只是一个eBay式的c2c平台,而不是像亚马逊那样的b2c平台。因为后者不仅要求庞大的运营团队(我们根本没有钱养运营团队)、繁琐的物流和现金流、商业风险,更要命的是,如果我们卖属于自己的货物,自证清白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你说你的纯利润为XXX,不论这个数字是多少,都将遭到质疑。因为你无法证明自己的成本。
   
    2、这样的淘宝店不能只是一个,而是一组。像细胞一样,每个细胞都有完整的DNA信息。我称之为送饭淘宝联盟。每个店都承诺卖东西的利润里拿出一点(很薄,我的估算是5~8%甚至更低)贡献给送饭。我这个肉铺,相当于售卖特许经营权,并从各分店一次收取品牌使用费或按商品销售提取佣金。
   
    3、运营团队必须放弃商家准入的筛选权、产品的定价权等所有权力。也就是说,门槛为零,肉铺对所有人的所有产品开放。
   
    以此次T恤风波为例:送饭党员@迷路大婶做了1000件印有送饭党logo的T恤,售价68元,每卖出1件捐送饭10元。大家吐槽说她卖得太贵了。赚好多钱 blabla。这样的争论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用户普遍担心:不良商家打着送饭的旗号,把一个本来只卖10块钱的东西卖20块,5块送饭当鱼饵。结果还多赚了5块。
   
    无良商家打着送饭旗号赚取比平常更多的利润,这个问题如何规避?
   
    首先,我们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要遵循市场机制,要相信消费者理性。交易自愿,买家责任自负。
   
    其次,我们建立了卖家联盟。但是我们规定运营团队无权强迫他们接受任何规定。他们必须对自己负责,出于保护自身利益而制定自我约束的规则,以剔除不良商家。(后来我才知道淘宝有现成的产品,叫淘宝客。比我当初设想的淘宝联盟要方便简捷得多。所以我们现在做了个叫“饭友逛街”的产品,允许任何商家进驻,通过淘宝客,每成交一单自动向我们支付佣金。这个平台内测已经结束,不日上线)
   
    再次,委员会有权制定相应规则,赋予运营团队以权力,设定商家进入门槛。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此次风波,众人呼吁运营团队出台各种规定blabla,完全是因为没看懂我的机制设计:初始状态是运营团队权力为零。必须是出现争执在先、委员会出台规则在后,运营团队才能据此拥有相应的权力。
   
    最后,我要说说这个T恤。1000件衣服,4种颜色5种图案4个号码。这就是80种衣服,平均每种衣服只有12件半。有人吐槽说这种质地的衣服(其实还没见过衣服呢)价格只有6块半最多7块云云,这完全是不讲理。凡客一订货就是几万件,和你每样衣服只订12.5件,能是一个价格么?此其一;二是这桩生意里,成本里只有采购成衣这一项么?最后,如果你不允许商家赚钱,我们的商家资源从哪里来呢?
   
    交易的本质是自愿。既然我们肉铺是向所有人开放的,而且我和@变态辣椒早已声明送饭党logo和肉唐僧头像允许任何人用于任何用途,你觉得赚得多,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赚这个钱呢?6块5进货,68卖掉,赚好多钱啊! 做生意总是有风险,自己不肯承担这个风险和辛苦,别人做生意你在一边嚷嚷别人卖得贵,这是件很没有教养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这衣服卖到一半的时候,有司就强令下架,@迷路大婶遭受了巨大的风险吗?
   
    此次这个T恤风波,引发了肉铺运营机制的大讨论。迄今我只收到了两条有价值的质疑。一是,党员们所提交的意见,要达到多大的强度以及如何计量,才能成为委员会的动议?现在的委员会,可以通过投票对所有事情有决定权。但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事情投票,即:动议的形成。规则上,除了运营团队主动汇报提请某些事情付诸表决之外,委员会也可以就他们感兴趣的任一话题进行讨论、表决并形成决议——为他们自己扩权的决议除外。但是第一届委员会看下来,他们虽然召开了一次听证会,主动了解淘宝联盟的业务,但是他们还未能主动形成某议案。像个瘫痪的病人,需要别人喂饭给他吃。党员们的呼吁,需要一个机制自动形成委员会需要讨论表决的动议。比如,15个人联名提出的一个建议,委员会就必须对此进行表决等。这个问题第二届[我爱你们委员会]会解决,即:普通党员意见的上达渠道。
   
    第二个问题很有趣。为了防止有人贿赂委员会。我们初始的规定是委员会匿名。卸任后且需他们自己愿意,才可披露其委员身份。但是有一个人提问:如果某届委员会的9名委员卸任后都不同意公开身份,如何证明它存在过呢?我承认,这个问题难住了我。
   
    运营了一个月(其中半个月铺子被封,这也解释了淘宝联盟店这一分散结构的重要性)之后,在最严苛的指责之下,关于机制设计,我目前只收到了这两条质疑。我给自己最初的机制设计打95分,应该不算个太不要脸的分数^_^
   
    最后,说说为什么要允许存在商业。只接受捐钱捐物不好吗?
   
    我们从数据上看:截止目前,运营半个月,送饭党赚了40万左右的钱。但是分布非常不均匀。第一个20万中,有10万是一个用户贡献的。其他还有赵丽华的那幅画,8万。钱是来得快,但是我们的用户数(包括手机充值,每单我们只赚几毛钱)却只有3000人,还不如王登朝案的卖“谢谢”(4603人)。如果,我们只接受别人的现金和白送的物品,却不许别人卖东西。比如我有一个价值2000元的床品,自己完全不需要。那我能不能设定个800块的底价卖出去,再提个 5%的比例即40块用来送饭呢?此案中,买家、卖家和送饭党三方得益。反对这样的事情的理由是什么呢?
   
    宋石男批评我说我在搞商业。当初他和其他一些作家比如冉云飞、李承鹏、土家野夫、孔曦等,每人白捐50本书,每本标价50块。签名、自承运费,在肉铺里卖。也就是说,每位作家向肉铺提供了2500的纯利。问题是:当用户购买第51本书往后,你还这么自掏运费白给书么?你很有钱么?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跟各位作家说清楚了:从第51本书开始,书的定价机制是书的全价+运费+5块溢价。前两项的金额归作家所有,5块用于送饭。有用户说,京东、当当,打6折,好便宜,你乍全价卖书啊?不要脸啊~~~肉铺赚黑心钱啊!肉铺赚啥黑心钱了?我们只溢价5块,其余的都归作家啊。那么又问了:你为啥要卖全价书,不像京东那样提供折扣呢?首先京东的折扣一直在变,让我们每天去盯着京东当当的价格变化是完全不靠谱的事情;其次,签名本啊,让作家多赚点钱有什么不好呢?如果你不喜欢签名本,你自己去京东买打折书就好了。我不明白这个交易,利益受损的人在哪里?对于书来说,作者签名本和普通书是两种商品好吗?你不喜欢肉铺里的全价签名书,出门右拐第二家是京东第三家是当当好吗?
   
    如果没有商业化运作,一是不可能完成 300万年收的任务。当然你可以说宁可少赚点也要纯粹点,就是不要商业元素。这当然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说商业化运作如何如何不对,这个真的是不讲理了。一块小蛋糕和一个大馒头,我选了实惠能吃饱的后者,这是一种错误甚至罪恶么?二是,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的业务不符合商业逻辑,那根本不可能完成去中心化,这才是最要紧的。在争论中可以看出,有过淘宝销售和购物经历的人,都能迅速理解肉铺的运营逻辑。很多人表面上是指责我们搞商业化,其实是对淘宝完全无知,因而感到恐惧。
   
    以下,回答几个常见的具体问题:
   
    1、肉铺里卖东西,导致我为了给你捐一块钱,就强迫我买你好几十块钱的东西。这么强迫搞销售,好不要脸!
   
    答:肉铺以前有一个[我要捐钱]的频道,但是淘宝网以“未经国家允许发起募捐”的理由把我们封了之后,我们就把这个频道拿掉了。但是,直捐通道仍然是有的,就是那个“购买报名帖”,1块钱起,可以买多份。这个,与直捐的区别在哪里?
   
    2、肉唐僧私下拿商家回扣!
   
    答:肉铺向所有人的所有产品开放。一个没有准入门槛的地方,商家贿赂我的理由是什么?再者,我们开店至今,有底价销售的产品只占21%,白捐的占79%。去掉李承鹏T恤、赵丽华的画这些大额拍卖,营收不过20万。有底价的销售,即你们所说的商业行为,总额不过4万多块钱。你看这上百个商家每人给我回扣的可能有多大?即便他们每人都给我10%的回扣,我也只贪了4000块钱。你是说我为了贪4000块钱,向100多人索贿,然后自己掏5000多块的机票住宿去送饭么?
   
    3、肉铺在做生意啊!赚好多黑心钱!!
   
    肉铺不做生意,肉铺只是允许别人在我们这里做生意。我们的每一分钱利润都用于送饭。两个小秘书的工资是我另募的。格莱珉银行不过是为穷人提供了无抵押的贷款,利息优惠的非常有限。哦!尤努斯倒是慈善,肉铺把每一分钱利润都捐掉,却是黑心生意人?
   
    4、肉唐僧用送饭装B、炒作自己
   
    动机这东西,即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面对诛心之论,我无法自证清白。我每天接受到的各种咨询私信超过50条。我为送饭支付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我觉得我最多就能撑到9月份。送饭党如果离了我就玩不转了,那这东西一钱不值,说明我失败了。我要说的是,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理解人类情感中比较高级和高尚的那部份,这比贫穷更让人怜悯。
   
    5、搞商业化之后,送饭就变味了!
   
    比方说你是个卖松花蛋的,你去菜市场卖,卖了100块,回家后打开电脑捐给肉铺5块钱。那你把这松花蛋放在肉铺里卖,还是100块,底价设为95块,5块溢价作为送饭。二者区别在哪里呢?中世纪的欧洲,教会规定夫妻行房必须采用男上女下的传教士体位,别的体位就是撒旦附体。亚当的第一任妻子莉莉斯被休掉,原因就是她喜欢女上位。好巧啊,我也喜欢女上位。

      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