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高瑜:习总能遇几多蠢?



[日期:2013-05-25] 来源:德国之声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是几年前走红网络的流行语,它是否也能对新君习近平半年新政做某种解释,包括耸人听闻的“习打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日晚7点,家住北京远郊平谷区的“的哥”郭立新,在鼓楼西大街拉的那趟8.2公里、26分钟的活儿,绝非“梦游”。
他在动物园批发市场东边榆树馆桥下等红灯时,才发现副驾驶坐上的乘客太不寻常,当听到这位乘客笑着说:“你是第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激动得满头热汗,哗哗流了三分钟。
乐了近50天,热汗总算也没有白流。那过了胶的“一帆风顺”四个蓝色圆珠笔的题字和乘客没有要的车票,50天里不知有多少人疯抢着看过。但是从4月18日下午5点半始,郭立新乐极生悲了。近一个多月,这位无辜的司机不知内心遭遇了多少折腾,那装在镜框里,放大了的题字,还能挂在他家水泥抹的墙上吗?

“临时起意”事与愿违

3月1日晚,被的哥郭立新认出来的总书记习近平,事后立即告诉中办:“我临时起意打了次出租车,就不要报道了。”

不成想4月18日连的哥照片,带他的题字,没要的车票,还有长篇报道,一同刊登在香港《大公报》上,甚至连“鼓楼西大街”的街牌,“榆树馆桥”和目的地“钓鱼台大酒店”,都被拍成照片上了大公网。立刻“微服私访”占据了所有门户网站的头条,还有世界媒体的热炒。

习总询问栗战书

当天,中办已经热闹成一锅粥。原来习总问中办主任栗战书:“不是不让报道吗,怎么报道了?”栗战书十分紧张,赶紧追查。原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称“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四局的一位副局长听说3月1日习总打的不寻常的经历之后,认为是好事,就透露给香港大公报。
这家自1972年第一个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的香港老大喉舌报,今年2月26日才在北京正式挂出北京分社的牌子,当然要摩拳擦掌。由分社社长、报社社长助理王文韬,和《大公报》副主笔兼北京分社副总编辑马浩亮,两个社级大笔杆子联合操刀,完成了这篇重头报道。3月1日晚,习近平打的沿线地界、街景都是这两位亲自拍下来的,给了读者一个完整的实景复制,结合文字报道内容,几乎就是一部短纪录片翔实的脚本。王文韬加入《大公报》之前,是新华社北京新闻信息中心副主任,担任新华社北京分社记者多年,对北京市人头、地理熟之极,占新华社的先机一点不为怪。
据说,新华社18日上午,一直给中办打电话,但是没有找到人。中午两点许,@新华社中国网事宣布:“‘总书记打出租’确有其事,北京市交通部门和率先报导此事的媒体都向新华社记者表示,确有此事,相关情况都是真实的。”全国无数家网站和晚报都赶做大头条,紧追大新闻。
新华社奉命“辟谣”、《大公报》违心“致歉”
16点人民网刊出了记者采访来的报道《北京的哥热议习近平打车:下面人还敢公车私用?》看来媒体都要大展拳脚了,局势岂不更要难以收拾?这促使栗战书做出最后决定,立即召新华社来中办。
国新办还有一块牌子“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一个副局惹出这么大的事能不走风吗?17点作为近水楼台的各大门户网,率先开始将挂了近十个小时的头条新闻不声不响隐身。更令人佩服的是“朝中有人”的四大名晚:《北京晚报》、《今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都没有跟进当天的头号大新闻。
17点半,新华网的消息发出:“4月18日香港大公报刊登的《北京的哥奇遇:习总书记坐上了我的车》一文,经核实,此报道为虚假新闻。”此时中外媒体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但还都想探个究竟:新华社干嘛和大公报过不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大公报“向读者致歉”的声明通过网站刊出了:“经核,此为虚假消息,对此我们深感不安和万分遗憾。由于我们的工作失误,出现如此重大虚假消息是极不应该的。对此我们诚恳地向读者致歉。我们将以此为鉴,用准确严谨的新闻报道回馈公众。”架在老编、记者鼻梁上的眼镜,大概这会儿才真跌下来了。
全国行动开始,收回已经上市的晚报,忙着修改网页。只有微博和外媒兴奋无比,舆情爆炸,比白天还热闹。

四字箴言画龙点睛
据悉,此时习近平对中办又讲了四个字:“一蠢,再蠢!”

还有那位外宣办副局,听说挨了个处分,捅了了这么大的篓子,没人不说“活该”。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