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纪念“六四”,直面真相,这一历史传承到今天,就是让今天的人们参与到争取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潮流中去,争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为整个中国争自由。当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努力呼吁、争取、参与建设民主中国,自由中国,那么,这一时刻就为时不晚了,今天这一代人就会更清楚地看到历史的真相与实现转型正义。自由是永恒的核心价值,追求自由的价值,复兴自由民主运动,人人有责,只有这样,人人付出艰难的努力,付出各自的代价,自由中国就必然会提前来临。

 

 
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年纪思

 

八九“六四”这一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已经过去24年了,这一天是整个中国的敏感日,整个中国黑色的纪念日,一九八九年这一年出生的孩子,今天已经是壮年,早已成人了,可是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人们却不能大张旗鼓地公开纪念死难的勇士、被暴力血腥镇压的爱国先驱,不能公开回顾当年的历史真相,不能对历史进行真实的反思。这一天纪念日再次来临之际,我们看到官方很紧张,他们动辄“加强思想动态分析,随时掌控维稳信息,以‘把握思想,掌握动态,及时控制,确保稳定’为原则,要加强重点人物、重点时期的监控,强化重大活动和敏感日(指“六四”等)稳定工作的运行组织……确保不发生任何不安全、不稳定事件,维护大局稳定”,可见是他们恐惧到极点。

 

正是因为敏感日太敏感,正因为当局的凶残和恐吓,人们更要纪念,更不能忘记,更应该好好了解那段真实发生的历史:勿忘历史,并要告诉未来,这一天我们为什么要纪念“六四”?“六四”这一中共当局血腥镇压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历史事件是告诉今天的人们,“六四”是中国1949年后发生的第一起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参与的公民爱国民主运动,其标志性行动就是数百万人上街反抗独裁、专制,要求民主、自由和人权、宪政,这是真正的爱国行为,爱国运动,当年民众和学生们上街对抗武装暴力,高喊的口号依然和1949年之前的爱国运动的口号一样:“爱国无罪”。爱国就要付上一代人的代价,一代人的血泪,一代人的勇敢,一代人的牺牲,一代人的良知和自由。

 

一、纪念“六四”需要付诸真诚的行动

 

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之前的学潮,是在北京及各地大学校园里发生的,后来学生们和各地民众陆续走上街道,进入广场。二十四年后,今天的六四纪念活动,也将是同样的路径,不过是源头从“大学校园”换成了“互联网络”,由畅通而无所不在的网络发起,民众可以按照不同的方式走上不同的街道,进入不同的广场。二十四年前进入不同的广场,二十四年后同样是进入不同的广场,只有广场才是公民活动的场所。这二十四年来,香港民众一直在维多利亚公园(香港市民举行公开活动的去处)举行一年一度的学生运动纪念活动,虽然有时人多,有时人少,但总是如期举行,这正如火种一样,薪火相传,年年“六四”年年不断;台湾马英九也年年表达自己的这个愿望:“六四”一日不平反,两岸统一就不能谈;今天,这样的纪念活动,应该是相传到中国大陆各城市广场的时候了,这不是示威,也不是政治活动,而是基于良心和苦难的激动,如果中国哪一年不能公开纪念死难者,就等于这一年仍是被专制捆绑,人们仍然被压迫在苦难和血腥之中,默默叹息。“不自由,毋宁死”,二十四年来,“六四”流下来的最珍贵的火种就是“公民自由”,“无价的自由”。为了争取自由,无数人倒下去了,但又有无数人又站立起来,追求自由,哪怕付出生命,都要义无反顾,这是正视良心和正视苦难的人们的不懈追求。

 

走上街头,进入广场,争反对的自由,争和平抗议的自由,争不受奴役的自由,争正视“六四”死难者历史的自由。自1949年以后,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们确实都没有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但是自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遭暴力政府开枪之后,勇敢的国民已经获得了免于恐惧的自由,只要是为公义,为了他人和自己的自由,为了普世人人共享的自由,以及公开自己所坚持并认同的践行真理和捍卫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公民们就能够勇敢地站出来,从少到多,从单到众,从弱到强,争你自己的自己,就是为他人争自由;哪里没有自由,哪里就不是你的国家;争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为整个国家争自由;自由是属于那些付出代价的人们的,自由不是廉价的,也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自由就是让自己的脚走上广场,高呼:我爱我的国家,但我更爱我们所要努力争取的公民的自由。

 

没有公民运动,就不会有现代民主政权国家的建立;没有公民权利,也不会有公民社会;没有公民社会,也不可能建立法治社会;公民社会,其实就是完整的法治社会。争取法治社会,就需要公民尽上自己的公民责任和担当。

 

二、纪念“六四”的几种方式

 

“六四”必须要纪念,必须要在大陆纪念,尤其是必须要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成都、合肥、杭州、沈阳、武汉、兰州、重庆、南京等地纪念,而且今天纪念比明天纪念更重要,未来的纪念一定会比今天更为隆重。

 

第一,纪念可以通过一定范围的人群,自发进行,可以请当年的参与者、学生组织负责人回忆并见证那时的场面,分享悲痛和心得感受,小型活动,可以户外和室内进行,人数可多可少,视具体情况而定,事后可以在网络上讨论和留念,讨论可规避一些敏感词,以免被删除。

 

第二,网络纪念,主要是六月三日晚上在网上守夜,可以在论坛、博客、微博、微信、聊天群、视频网,还有推特、facebookgoogle+等境外互动平台,发言纪念,用最平和的言论纪念那段历史,哪怕是一句“来了”,“我在”,“念”,哀思死难者,安慰受害人,最好是六月三日晚到六月四日白天在网上守望,一年一度,与参与纪念的互不相识的网友打招呼,相互致意。

 

第三,默默穿白衣,或者黑衣,无论是上街,还是在家里,以此来纪念“六四”。衣服上有类似纪念文字也无妨,只是外出时要多备一件,一旦被强力脱下,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换上,或者碰到有相同感受的朋友,可以赠送朋友一件,或穿,或留作纪念。

 

第四、到城市广场上,或几人,或一人,默默走上几圈,广场是城市的广场,不是私家花园,有没有警察守卫并不重要,城市广场,是每个人的广场,即使天安门广场,也是每个人脚步自由丈量的广场,大家可以不说一句话,就是默默地走过,默默地向周围的陌生人点头或致意。

 

第五,有条件的地方,有能力的个人,可以在自己所在的街道,校园,工地,或某个有行人过往的地方,根据自己的担当,挂上合适的纪念标语和口号、横幅等,当局这一天会严防此类事情发生,但不排除有些地方可以公开纪念而没有受到干扰。安全起见,建议还是要柔和处理,一旦被摘下,也只能由其摘下,当然或许有些地方会以某种违法名义行政拘留或其他方式限制当事人自由,这点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第六,如果可能的话,自费在当地的纸媒体上发布分类广告,以个人名义纪念为争取自由的死难者。无论用任何方式,都要让身边的更多人知道六四真相,让人们参与纪念。

 

第七,六四那天为遇难者家属、受害人、当事人祈祷,或者打电话慰问,安慰,或者登门拜访,看望。对那些被判入狱、出狱后身体受到伤害、经济出现困难的“六四”先驱、勇士、良心犯,送些礼品或者慰问金,根据各自情况不同,可适当增减。

 

第八,公民聚餐,在饭桌上纪念和分享各自的看法、感受和建议、意见。小范围分享与“六四”历史真相有关的报纸、出版物、视频、歌曲、图片和其他各种纪念品、资料,可由参与人自由讨论。

 

第九,“六四”当头在自己的微博、博客、个人空间发黑体字纪念文字,页面加黑,文字加黑,停止娱乐活动一天,或者静坐、禁食一天或半天。

 

第十,通过打印店打印或印刷自己的纪念文字,或者单张、明信片等,或者网上下载一些纪念文字,打印出来与朋友分享,交流,讨论,纪念等,单张、小册子、明信片可以送给朋友交流、收藏,但注意这些印刷品不能定价,只能赠送,规避相关风险。

 

第十一,可以适当地探望当年参加戒严部队的士兵和士官等,大部分官兵都已退役或进入社会工作,有一部分成为保安或临时工,甚至工作不能保障,请他们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已经对历史的反思,如果他们不知道真相,不清楚自己以前被蒙蔽,可以用事实真相及各种资料向他们说明,让他们知道只有正视历史真相、对历史进行反思才是惟一的出路,这不是要追究谁的历史责任,也不是要某个人对整个历史负责,只是先认清楚真相,再谈其他。

 

第十二,有条件的话,可以向认识的、不认识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警察、党委书记、法官、警察官、监狱警官等以非常柔和的方式介绍“六四”真实情况,请他们不要忘记,并对比今天的腐败现象,反思当年学生运动反腐败的正确性,以及是爱国行为,请他们好好反思这一爱国民主运动。

 

二十四年来,“六四”纪念日已被内部定性为各地政府及中央当局最害怕的敏感日之一,当局会严防死守不许公开纪念,可是中国那么大,警察不可能发动十三亿人对十三亿人进行高密度的监控,一些和平的纪念一定能够可以举行,甚至个人的纪念活动,一直不受任何阻拦,而且很安全。

 

纪念“六四”,直面真相,这一历史传承到今天,就是让今天的人们参与到争取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潮流中去,争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为整个中国争自由。当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努力呼吁、争取、参与建设民主中国,自由中国,那么,这一时刻就为时不晚了,今天这一代人就会更清楚地看到历史的真相与实现转型正义。

 

人类历史五千年来,惟有对自由的渴望不改变,自由是永恒的核心价值,没有自由的社会,迟早会被自由的社会所替代;没有自由的国家,迟早会被自由的国家所替代,自由永不改变,追求自由的价值,复兴自由民主运动,人人有责,只有这样,人人付出艰难的努力,付出各自的代价,自由中国就必然会提前来临。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