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69期 卷首语:没有“六四”问题的解决就不会有民主宪政的变革—— 纪念“六四”24周年


卷首语

没有“六四”问题的解决就不会有民主宪政的变革—— 纪念“六四”24周年

《零八宪章》论坛

一九八九年“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整整24年了,但是“六四”大屠杀在中国人民心灵深处造成的巨大创伤宛如昨日。24年来,大陆民间民主力量从未停止每一刻的抗争,他们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的抗争,更加使“六四”成为这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都不可回避的、异常沉重的历史记忆。

时至今日,大陆任何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都无法真正漠视“六四”大屠杀而不予以回答。即便是当权者们自身,他们面对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与诘问,或保持沉默,或顽固坚持,或顾左右而言它,但是他们内心的极度恐惧、焦虑和矛盾,在他们的各种荒诞回应中被清晰地展现于世人面前。

毋庸讳言,“六四”事件是中国大陆民主化道路上无法绕行的关隘,没有“六四”事件的妥善解决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宪政变革。开启民主宪政变革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对“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只有彻底匡正因“六四”事件而产生的所有冤假错案,才能为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变革奠定真正的道义和历史基础。

“六四”事件是当代中国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六四”事件使得80年代中国大陆刚刚凝聚起来的社会共识被强权所撕碎,中国社会精英再一次大规模分野,文革后刚刚建立起来的短暂的相对和谐的社会生态被彻底毁坏。

“六四”大屠杀实际上是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顽固保守集团使用最血腥的暴力方式终结了以民主和法治为取向的改革开放。八十年代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为标志的能够凝聚全国主流民意的改革开放事业,在“六四”枪响的那一刻已经宣布彻底结束。

“六四”后的所谓“改革开放”,已经沦为中共权贵阶层疯狂掠夺人民财富、瓜分公有资产的无耻盛宴。由于没有民主宪政改革,所谓的“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之路本质上就是将中国全面导入红色权贵主义罪恶深渊的邪恶之路。

今日中国大陆,道德沦丧的程度为历史上所罕见,直逼文革,寡廉鲜耻已成为当局的标识,假、大、空俯首皆是,黑、暴、残无处不在。而环境、食品、药物等最基本生存领域都已被严重侵害和污染,大陆人民确实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而追溯所有这些危机的历史根源,我们都会看到它们无一不是来自“六四”大屠杀。“六四”是历史的分水岭,只有看清这一点才能找到解决当前大陆深刻社会危机的最恰当的历史视角。

从现实看,解决“六四”事件是当前中国社会精英完成道德救赎和重建社会共识的唯一途径。每一位中国社会精英都必须接受“六四”大屠杀的良知与道德拷问。没有完成对“六四”事件合乎良知、顺乎民意的回答,中国大陆精英就必然还会是道德上的侏儒和精神上的懦夫。

一群道德低下的懦夫又如何能够引导中国大陆走上真正的民主宪政之路呢?民主变革能寄希望于那些不敢面对“六四”诘问、道德低下的侏儒吗?“六四”是现实中国谁都不可逃避的道德拷问,只有完成了自身道德救赎大陆社会精英才有可能与人民一道走向自由和民主。

从未来考量,只有“六四”事件的得到合乎正义原则的妥善解决,才能为未来中国的民主变革奠定道义和理性的基石。未来中国民主变革之路,没有牢固的道义和理性的原则就很难避免大规模的动荡。而缺失道义,缺乏理性,中国未来变革之路必然会充满坎坷、动荡甚至战乱。

若“六四”事件能以朝野对话、沟通、谈判,取得共识而妥善解决,那么,藉此为突破口,便可以为未来中国的民主变革提供一个化解各种危机的范本。但是,从习李上台后的种种倒行逆施的行径看,中共当局主动解决“六四”事件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唯有民间民主力量才是解决“六四”事件最为重要的推动力量和决定力量!

民间民主力量要想主导“六四”事件解决的主动权,就必须对中共当局不断施加巨大的集合压力,使其不堪重压,被迫低头。民间力量在解决“六四”事件上的法宝只有一个:施加压力。你能施加多大的压力,你才会有多大的成效。没有压力就没有成效。而组织化是不断施加压力的基础,天安门母亲群体、香港支联会是“六四”之后最成功的组织。他们24年来一如既往的努力实际上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功效,而他们的方式应该被广泛地复制和迅速地推广。

鉴于此,《零八宪章》论坛提出以下解决“六四”事件的民间路线图:

第一,民间应该着手成立“六四受难者同盟”,广泛联系与组织六四受难者:包括死难者家属、遭受各类迫害的人士。不分国内外,广泛联络,形成在六四事件上最有代表性、最具公信力和最广泛的共同阵线。

第二,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传播手段,向国内民众继续揭示“六四”真相,争取更多的民众支持和参与纪念“六四”活动,尤其是年轻人。支持和推动年轻人以自己的方式不拘一格地纪念“六四”。在“六四”纪念日来临之际,尤其要推动人们以各种公开方式纪念“六四”,包括集会、游行,以此持续不断地在国内对当局施加压力。

第三,在海外一切有中共当局和官员在场的场合,不断地举起纪念“六四”的标语、旗帜,造成其外交上的困难和尴尬。在海外甚至可以以解决“六四”事件为诉求点,以更为激烈的抗争手段对中共当局海外利益予以打击,从而施加更大的压力,最大限度地争取国际社会的关注、同情和声援。

第四,坚守和扩展香港这个纪念“六四”的最重要的阵地。维多利亚广场的烛光终将照亮整个大陆。同时,要不断地在台湾进行宣传,争取台湾朝野和民众的支持,在台湾举办大型纪念“六四”的民间集会。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匡正历史,重新评价“六四”,乃是天理所在,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决不是任何势力和个人能够阻挡的!

201352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