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

笑蜀:谁是南周事件的幕后黑手?


笑蜀:谁是南周事件的幕后黑手?
 
                      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笑蜀

对于当局来说,这次事件最大的教训,是要重新认识社会。社会已经成长,社会已经有力量,有力量的社会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按照自主的意志运行。
不承认这点,还想跟过去一样严厉地管制社会,结果必然是逆水行舟。所有过去有效的强力管制,不仅不再有效,反而会在客观上变成社会运动最好的反向动员,把自己变成社会运动最好的推手。所有对社会的蔑视、对社会的压迫、对社会的羞辱,都会激怒社会,把社会逼到墙角。而把社会逼到墙角,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反过来被社会逼到墙角。



南周新年特刊事件,从简单的编辑流程之争发展成颇具规模的社会运动

南周新年特刊事件,从简单的编辑流程之争发展成颇具规模的社会运动,可谓步步惊心,大出当局的意外。当局正沿着惯性思维,追查幕后推手。其实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幕后推手不是别的什么人,正是他们自己。他们过去行之有效的所有维稳套路,今天非但无效,反倒处处起着推波助澜的反作用,从反面推动事态扩大和升级。

具体到南周新年特刊事件而言,他们至少在四个环节上,刺激了事态的恶化。

第一个环节是抢夺南方周末官方微博账号。南周新年特刊事件本来不过是突发事件,南周同仁既无准备亦无组织,人心涣散,几乎没有任何凝聚力可言。起初阶段的抗争完全是情绪主导,而靠情绪是不可能组织起一场有效抵抗的,是走不远的。

但就在紧要关头,广东省委宣传部出手了,让其常务副部长出面,以南方报业党委会的名义,责令一向唯命是从的南周主编黄灿夺回南周官方微博账号,强行以南周名义发布微博声明,把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的责任,一古脑儿全推给南周,以彻底羞辱南周为代价给广东宣传部长庹震开脱。

南周同仁如果接受这一羞辱,则不仅意味整个抗争失败,而且南周信用及品牌会崩盘。南周同仁至此已毫无退路可言,唯有破斧沉舟。

只是到了这沉痛的时刻,南周同仁才开始组织起来,凝聚到南周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的旗帜下,做最后的抗争。南周集体抗争才真正定型。这点上,庹震、广东省委宣传部和南周主编黄灿,当记“首功”。

第二个环节是《环球时报》出面,以社论形式高调构陷南周同仁。此前南周同仁最高诉求,不过是对新年特刊出版事故展开第三方调查,不过是追问真相而已。

而到了《环球时报》社论执笔者王文的笔下,事件则演变成南周同仁与境外勾联,演变成“同政府公开对抗”,这显然是刻意将南周事件政治化、敌对化。而根据中国历来的政治生态,这意味着舆论开道,即意味着官方镇压的先声,而置南周同仁于极其危险的境地,激起社会的巨大关注和广泛的同情。

如果说此前南周事件还属于行业事件,外界声援有限的话,那么《环球时报》社评则起到了有效的社会动员作用,带动了社会的大规模介入,促成了南周事件的全面社会化。

第三个环节是北京出面,责令全国市场化媒体转载给南周泼污的《环球时报》社评,以致北京《新京报》同仁全体抗命,社长戴自更自请辞职。南周事件也就不再只是区区一家报纸的命运,而是整个新闻界同时受辱,即南周的命运成了整个新闻界共同的命运,即整个国家被迫猝然面对新闻自由全面倒退的十字路口。

危机至此发展到空前程度。尤其可怕的是,原来南周事件还有地域限制,即一直局限于千里之外的广州,但因为《新京报》事件,火突然延烧到了北京,延烧到了中南海的眼皮底下,直接威胁到京畿的安全。

最后一个环节,是强力部门约谈任志强、李开复,以及封杀伊能静等名人微博。事态不断恶化,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南周同仁及整个新闻界所处险境的想象空间。社会忍无可忍,抗议声浪此起彼伏。当局完全疲于奔命,捉襟见肘,以至对一向比较优容的任志强、李开复、伊能静等各界名流,也罕见地施以重手,或约谈,或干脆微博封杀,初衷本是杀一儆百,但不仅没有威慑之效,反而更加激怒公众,抗议声浪反而更加高涨和蔓延,连很多门户网站的管理员都看不下去,竞相在门户首页直接间接地声援南周。

遭遇战

南周事件至此已经升级成了席卷全国的社会运动。走到这一步,自始至终都是当局的强横和颟顸在直接推动。之所以没有最终撼动全局,不过是如下因素:第一是因为这毕竟是场遭遇战,双方均无准备,社会尤其没有准备。

第二是因为南周同仁一直保持克制和低调,始终把诉求仅仅局限于纯粹专业范畴。

第三也是因为初到广东的省委书记胡春华先生,也以稳定广东为主旨,跟南周同仁一样不乐见事态扩大,所以当事双方能够及时妥协。这场冲突因而是一场幸运的冲突,有利于见好就收的各种因素都充分具备。但如果以后再爆发类似冲突,还有没有那么幸运,如果不幸运,事态会发展到何种地步?就颇堪玩味了。

对于当局来说,这次事件最大的教训,是要重新认识社会。社会已经成长,社会已经有力量,有力量的社会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按照自主的意志运行。

不承认这点,还想跟过去一样严厉地管制社会,结果必然是逆水行舟。所有过去有效的强力管制,不仅不再有效,反而会在客观上变成社会运动最好的反向动员,把自己变成社会运动最好的推手。所有对社会的蔑视、对社会的压迫、对社会的羞辱,都会激怒社会,把社会逼到墙角。而把社会逼到墙角,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反过来被社会逼到墙角。所以,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古老的格言,当下的确尤其值得当局深长思之。

转引自: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