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杨支柱从雷政富案看刑法规定性贿赂犯罪的必要性






  雷政富等重庆10名政要因涉不雅视频被免职,其中6人先后与赵红霞开房。此事目前的定性是赵红霞背后的商人敲诈勒索,雷政富等10人成了敲诈勒索的“受害人”。

  其实这个事件真正受害的不是雷政富等10人,而是当地公共利益。即使定性为商人敲诈勒索,也不等于雷政富等10人不构成犯罪,他们构成滥用职权罪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因为被要挟而故意在工程承揽合同中让财政多出钱、让商人多赚钱,那么该商人多赚的钱就是公共利益的损失。即使工程质量要求没有降低、造价也是正常的市场价格,由于受到要挟的官员不可能相信使用如此下三滥手段获取工程的商人会认真负责地完成所承揽的工程,把工程交给该商人仍然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如果刑法规定性贿赂为犯罪,此案定性为性贿赂比定性为敲诈勒索更准确;因为贿赂公职人员牟取非法利益,特别是性贿赂公职人员获取非法利益,本身绝不仅仅是“联络感情”,而是同时含有“你不给我枉法办事我就把你受贿的事情说出去”的胁迫意味。如果定性为性贿赂,则商人和赵红霞涉嫌行贿,而雷政富等涉嫌受贿,自然不存在“受害人”被剥夺自由的窘境。

  性贿赂其实就是受贿和嫖娼的结合,我不认为是某些人所说的隐私!但是通过网络上传性贿赂视频、照片确实可能涉嫌传播淫秽物品。

  由于“多名女性”现象在贪腐官员中越来越普遍,自最高法、最高检前一阵联合发文“行贿逾万元追究刑事责任”之后,性行贿如何计算再次成为网络热议的话题。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应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立法解释,将性贿赂看做是金钱贿赂并拿这些金钱去嫖娼的合并行为。这样性贿赂就可以论次计算出贿赂金额了。

  有人提出性贿赂按公开、合法的卖淫市场价格计算受贿金额并不合理,他们认为卖淫女和“良家女”、处女的价格不同,普通人和明星的性服务价格也不同。确实如此。一律以公开卖淫市场的价格计算,等于把蛋黄石、和田玉按普通石头计算行贿金额。那么是否可以根据交易等价性原则,在行贿品价格难以计算时,按行贿者获取的不当得利计算行贿金额呢?

  这还涉及到更深的问题,就是同样金额的贿赂给行贿者带来的利益和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并不相同。从罪刑相适应的原则出发,惩治贪污贿赂犯罪的着眼点应该首先是社会危害,其次是行贿者所得(合法的事情被索贿除外),最后才是受贿者所得。但从准确度量的角度看,则受贿金额最易计算,行贿者得利其次,社会受到的祸害最难量化。量刑时如何把这三个方面以适当比例结合起来,是一个高难度的研究课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