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徐琳:声援南方周末活动全纪录及总结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开年,注定了本年度要在中国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1231的广州网友大聚餐、12天河体育中心被阻扰的民主聚会,都有意无意间起到了为民间蓄积能量的作用。
    
     由于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篡改了《南方周末》编辑部撰写的2013年元旦的新年献词,并把在微博上议论此事、表示不满的编辑们的工作微博帐号收缴,导致经济部编辑记者们集体罢工,由此直接引发了网民们的现场声援活动。我作为声援、演讲和宣讲的参与者之一,经历了激动人心的数日街头集会。
    
    元月5日、6日有个别网友到南方周末报社门口进行了举牌声援,没有什么人响应,没能形成较大声势,6日晚上微博上掀起了很大的声援浪潮,转发达到数千万次。于是7日上午就有不少网友,包括我们这群街头民主运动人士,都赶到南方周末报社门口进行献花和举牌声援,并且举牌人员逐渐增多,最多时达到二十多人;围观人群也不断增加,最多时有三四百人,狭窄的人行道挤满了人。由此真正拉开了大规模声援活动的序幕。
    
    声援的人们在那里举标牌、拉横幅,内容主要是:声援南方周末、要求庹震下台、要求新闻、言论自由、要求实行民主,等等。人们进行演讲、喊口号、唱歌、朗诵诗、做行为艺术,形式多样,热闹非凡,高潮迭起。一些群众送来了纸和笔让人们现场发挥写标牌,还有人送来饮用水、食品。现场有不少警察和国保,但没有怎么干预,只是偶尔要求声援的人们让出一点行人通行道。
    
    当日最高峰时,参与声援和集会人数可能多达千人,我们估计,整天前后来到现场的大概有数千人。
    
    下午5点多钟后,声援者们都去吃饭了,离开时对现场进行了清理,没留下垃圾。晚上,白天的声援者大都没再过来,有一些下班后赶来的声援者在现场聚集讨论,但持续到23点也大都撤了,只有个别人整晚留守。
    
    8日声援活动继续进行,规模稍有壮大,一些外地的声援者也赶来了,更多的境外记者前来采访,场面更加活跃了。尤其有意思的是,下午出现了一些“声援派的反对派”,即极左力量,他们打着拥护共产党、攻击南方周末的旗号,并在声援南方周末的人群中制造争吵和骚乱,使得气氛几度紧张,但声援的一方总的来说是表现出了理性克制,使得骚乱没有升级扩大。后来声援派依靠警察的帮助,把反对派赶到了报社门口的左边,就形成了两边唱对台戏的局面,不过在反对派那边围观的人很少,远不及声援这边的人多。而且,声援派这边有不少女士勇敢地站出来举牌,成为一道道亮丽的风景;而反对派那边则是清一色的和尚,自然也就缺少了吸引力。
    
    声援者和围观者及时把现场拍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微博上,境外记者们发出去的稿件也大都登在了国际著名媒体的头版头条,使得事件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以致9日来声援的人更多了。其中一幅印着“自由中国”的蓝布旗最引人关注,大家纷纷在上面签名,与“自由中国”合照,场面热烈,体现了人们渴望自由民主的心情。
    
    由于声援者们保持了良好的秩序,没有过激行为,人们没有把这次活动看成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强对抗,而只是看成是一个表达心声、意愿的活动,加上场地狭窄,容纳不了太多人,并且又不是休息日,路过的人们大多是有事在身,因此很多路人顶替了一会儿举牌的人后就走了,算是过了一把举牌瘾。所以,虽然看起来举牌的人规模没有增加多少,但实际上参与举牌的人是很多的。
    
    到了傍晚,声援的人们同样是有序、清洁地离开了。倒是那些反对派的人还迟迟舍不得离开,大概还嫌没玩够吧,因为他们一直都没有高潮。
    
    晚上,一些声援者得到内部传出的消息说,次日(10日)警方将会采取行动,包括控制现场和抓人。虽然去声援的人都是自觉自愿去的,之前没有组织,但经过几天的共同战斗,大家建立了联系,于是相互通气并进行了分析、协商,最后大家认为,这次声援活动不可能迫使当局马上给出一个令我们满意的结果,当局也不可能让我们这样无休止地搞下去,采取行动是必然的。对于我们来说,坚持了三天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胜利,差不多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自动终止了,显得我们是胆小怕事,何况南方周末的编辑们也还没有妥协,这个周末能否复刊还不知道,因此我们还是要去,哪怕是被抓也要去。根据对这几天情况的分析,我们觉得,警方即使抓人,也只不过是不让我们继续搞下去,很快就会放人,不会关很久和作出严厉的处罚,应该是没什么风险的。这样被抓了而不能继续搞下去,总比闻风而逃要光彩得多。因此,如果警方要抓捕,我们就不要搞激烈对抗,抓了就抓了。当然,我们最好是先在离报社较远的地方集结,凑足一定数量的人后再一起走过去,这样会更好一些。到现场再搞一下声援活动后被抓,比没到现场就被抓总要好一些。对一些表示要过来声援的外地网友,我们就告诉他们不要过来了。他们大老远的过来这样送给警察抓就没必要了,尽管遣送回去的路费不用他们自己出。
    
    次日(10日),一些网友们还是去了,但只有少数几个人到了现场,还没怎么搞活动就被抓走,其他人则是在家里或在路上被抓走的。被抓的人关的时间一般都没超过一天,之后,家在当地的就被软禁在家,家在外地的就被遣送回老家。这与之前分析的结果差不多。只有一个同仁因为在现场时有一点过激言行,被关了一个星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
    
    之后的几天,也零零星星有人去,周六还有一群佛山南海三山的失地农民去那里抗议,也都被抓了,当日深夜被放回家。
    
    南方周末的声援活动就这样结束了。但我认为,包括很多有政治智慧的民主人士都认为,这次活动我们是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几乎没用什么代价,却打开了23年来没有大规模政治性街头运动的局面,并且这次活动将成为以后的标杆、范例:不仅我们从事街头运动的民主人士应该按照这样的方式去操作,想必警方也会拿这次事件的处理方式作为样板,即对这种公民履行政治权利的街头活动给予一定的容忍,毕竟中下层警务人员他们也搞不清上层的真实意图,在迷茫中只能以消极来应对,于是我们的街头民主运动就有了存在的空间,有可能做到常态化,通过一波又一波的活动来获得锻炼、发展壮大。事实上,想通过一次运动就彻底废除专制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只有通过这种有序的、有限的活动,一波又一波地推进,才会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固然,警方这次的容忍,想必是有高层的原因,不管是高层内斗,还是高层有支持民主的人,我们都要善于利用这种契机,既不能浪费了机会,也不能过度利用,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作适当的冲击,集聚全社会合力,一步步把专制势力逼到死角。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