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1日星期一

肖一禾:环球时报又在“逗你玩”了





  “衣俊卿免职是严格吏治的明确信号”——环球时报如是说。(观察者网2013-01-18

  我相信,这或许是一个“信号”,其内容也的确非常“明确”,可就是太微弱了。微弱到什么程度?微弱到只能“照亮”衣俊卿“这一个”。事实上,在官场,如衣俊卿者“车载斗量”,如果对这些货色统统作衣俊卿者处理,整个官场就会垮塌。我绝对相信,环球时报所说的那个“信号”根本不可能“照亮”官场里面所有的“衣俊卿”。因此,说“衣俊卿免职是严格吏治的明确信号”,言过其实。

  诚如环球时报所说的那样:“官员艳事的背后大多藏着腐败”。已经免职了的衣俊卿,除了“艳事”,在其他方面似乎还算得上“清正廉洁”呢。现在的官场,比衣俊卿这样的“艳事”更加腐败的事情不知还有多少,主事者“严格”得过来么?

  “严格吏治”,当然要整治如衣俊卿者。但是,如果不铲除“衣俊卿”的生存土壤,彻底改变他们的生态环境,仅仅是这样地就事论事来个“免职”,就想“严格吏治”,恐怕是过于天真了吧。

  环球时报的天真不仅仅表现在这一个方面,比如它说的“中国已经来到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的时代”就真的是在“逗你玩”。好家伙,又是“道德”,又是“时代”,真是可以同“宇宙牌香烟”媲美了。现在的官员道德,已经不是“见贤思齐”了,而是“见贤齐斥”之:谁贤就骂谁。兰考的那些官员们,不是公开臭骂焦裕禄么?如今很多的官员,已经把“道德”踩到脚底下去了,表面上一个个人模狗样,实际上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就跟衣俊卿一样。

  有媒体披露,就在去年1025日下午,这位十八大代表做客一次高端访谈,与网友交流时,还在大谈文化软实力建设。他向青年朋友荐书一本——《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衣俊卿在访谈中说,文化软实力包含很多内容,整个国民的道德水准、价值水准、制度安排、社会生活,社会运行所内涵的创新能力、价值感召力等等,都属于这个内容。

  “衣俊卿”们的话,有几句是真的?

  如果说他们也有道德的话,那么,他们的“道德”就是说一套做一套/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如果中国的官场仅仅只有一个衣俊卿,大言一下“中国已经来到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的时代”,或许还有几分真诚。如今的官场,已经是“衣俊卿”成“们”了,而且整治乏术,别说“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了,就是开一个人代会仅仅“要求与会者不要打瞌睡”这样的可笑要求有的地方都无法做到。今天的中国官场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时代”?现在是连开会不要打瞌睡这样的“时代”都进不去了。那个“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的时代”什么时候才能降临神州大地?

  我当然也希望“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的时代”快点来到咱们身边。但是我想,欲“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首先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权力必须用权力来制衡,官员的从政道德才能有可靠的保证;否则,权力就会被滥用。滥用权力者,必定无道德。治理国家需要官员们高尚的政治道德。而这种政治道德之高下,又取决于他们所掌握的权力能否受到有效的制约。权力一旦失去了相应的制约,官员们的道德必定滑坡。中国现在根本没有解决权力制衡这个关键问题,官员的道德如浮萍,风一吹,浪一打,“知向谁边”?

  在这种具体的国情下来空谈“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而且还是“真正”的,岂非缘木求鱼乎!

  因此,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去做一两件实在事,比如,把宪法条款真正落实那么一两条,别说空话,以免冷落了老百姓的心。执政者应该说到做到;做不到就别说。现在是当官的说的多,做的少,言行不一。这本身就是无德之表现。所以老百姓不相信官们,无论大官还是小官。这种局面不扭转,“真正在道德上严格要求官员”就始终是一句空话,而且官员们的道德还将进一步地下滑。

  环球时报是一家权威媒体,可是,它一开口说话就往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回,它又“逗你玩”了一次。

来源: 共识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