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

周克成: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

我认为要“把权力关进笼子”,今天中国至少有三件事情要做到
第一是落实宪法
第二是杜绝部门立法
第三是新闻自由



周克成(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习近平在22日说:“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这段话说得好。点到了当前中国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而且这句话出自当今中国执政党的最高领导人之口,就更有意思了,一个手握大权的人,为什么强调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因为这是杜绝官员腐败的不二法门,而一个政府如果不能及时有效遏制腐败,就不但百姓受害日重,而且政党本身的地位也会遭受挑战。这是历史规律,也是经济规律。

  但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谈何容易?我们都知道老虎会吃人,把它关进笼子是最佳办法,但怎么抓住老虎,怎么把它关进笼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不会是因为谁说了什么样的一句话就能够做到。所以,对“把权力关进笼子”这一愿望的实现,我们需要有更多耐心,也需要用更加谨慎的态度来评价它。

  我认为要“把权力关进笼子”,今天中国至少有三件事情要做到,但是,这三件事情每一件都是十分艰巨复杂。需要人们付出很大的勇气和智慧才有可能获得一些进展。

  第一是落实宪法。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制度的运行与维持主要靠法律,靠法治,而不是领导人一句话,或者执政党一个文件。而宪法又是所有法律的根本大法,但是,今天中国的宪法约束力恐怕就比较有限,在许多政府行为及法律法规中,我们都能找到违宪之处。比如宪法规定公民拥有出版自由,但你现在要出书还得有书号,这书号制度就是违宪的。

  要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首先得落实宪法,前段时间有学者建议在全国人大成立“违宪审查专门委员会”,这是一个办法,我们是否可以尝试?

  第二是杜绝部门立法。法治的意思,是指出台一个公正合理的法律,然后所有人都同样受此法律约束。但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情况,似乎不是这样,而是变成了政府部门出台一个法律,用来管制别人,用来加强自己管制和干预别人的权力。

  好比一个政府部门出台一个法规,说企业上马一个什么项目必须得到它的审批,这就不是什么法治精神,更谈不上公正合理,而实际上是把它的“管制之手、干预之手”合法化罢了。这样的部门立法,增强了部门权力,打开了关于寻租腐败之门,法治精神和企业权益则只能遭受践踏。

  当然,不同领域的立法,需要有不同领域的专家来办,而即使将立法权全部移交人大,也一样会有专家系统的问题——也就是总有一些法律的制定,虽然关乎我们普通百姓切身利益,但我们确实看不懂也够不着,因而只能委托专家。而在这委托过程中专家也往往会更容易受相关政府部门和行业既得利益者的影响。杜绝部门立法之难,难在这里。

  第三是新闻自由。我们说要“打苍蝇、打老虎”,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那么,我们至少得先看到苍蝇和老虎在哪里,至少得先看到权力到底是在怎样运作的。否则我们怎么能做到呢?而要帮助人们看到苍蝇、老虎,看到权力的运作运行,新闻媒体的监督报道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要借助新闻媒体的力量,让权力的运作更加透明阳光,这样才能更好地把它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去。我们每天都在看新闻的,知道中国新闻自由化、媒体报道专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条路注定不会好走,我们也不能太着急,要给大家更多时间和耐心。


来源: 人文经济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