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马进彪:官员“双户”何时了 腐败秘籍知多少





  陕西“房姐”——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被指在京有20余套房总价近10亿,“有双重身份双户口,另一个身份证名字叫‘龚仙霞’”。安徽凤阳县公安局原局长陶勇,利用职权为自己伪造身份证,先后在安徽合肥、江苏南京分别开设两个银行账户,以方便“拿回扣”和隐匿财产。(详见今日《河南商报》A20版)
  这些“孙行者”、“者行孙”们,可谓法力无边分身有术,拔根毫毛就能变成另外一个人,让人眼花缭乱难辨真假。但万变不离其宗,纵横不出方圆,换名立户都是为了遮掩一个“贪”字。
  郑州“房妹”全家双户口的乱象刚浮出水面的时候,人们还以为“双户口”的把戏只是其一家的独门秘籍,但随着陕西“房姐”及安徽凤阳县公安局原局长双户口的曝光,人们才发现这一“秘籍”早已在纵横不出方圆的腐败江湖流行开来。
  挖腐败这个萝卜的时候,可以带出双户口的泥,而且现实证明很多萝卜都带有这样的泥,那么,从具有双户口的人中,是否也可以挖出腐败案件呢?如果这个人是个官员,那么他的企图很可能是想掩盖腐败行为,或者是正在为腐败做准备。而且,稽查双户口比直接稽查官员腐败相对容易,按现在公安系统强大的互联网数据,这应该并非难事。
  但为什么多见从挖腐败案中带出双户口的泥,少见从双户口中查到腐败案件呢?原因是反腐败纪检部门还没有下这样的功夫,没有从思想上发挥反腐的主观能动性。从媒体公布的已经查处的案件可以看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有人举报之后,反腐纪检部门才开始行动,而没有几个案件是纪检部门挖出来的。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腐败的地方就会有“秘籍”。到底还有多少这样或那样的腐败“秘籍”存在呢?反腐需要举报人提供线索,但这不能是专职反腐门唯一的线索来源,专职部门更多的是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走在举报人前面,发现更多的类似于双户口的“秘籍”,这样才能体现出“专职”与“业余”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