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2日星期二

康不德:以官员财产公开开辟反腐新格局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康不德


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日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广东正分别在粤北和珠三角地区各选择一个县和一个区,开展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并在一定范围公示的试点工作。黄先耀还表示,防止官商勾结、权力寻租问题,关键是权力公开要到位、制度要创新、监督要有力。

广东的干部家庭财产申报改革早已开启,在顺德、南沙等地已经开展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试点。比如广州南沙新区的试点方案探索与房管、出入境管理等部门实现信息共享,能确保官员财产申报等有关信息的真实性,避免官员财产申报自说自话。这打破了官员财产申报的内部通报模式,具有一定的突破意义。如果广东的新一轮官员家庭财产申报试点继续扩大公开度,将有助于改变当前流行的所谓“官场潜规则”,改变官场生态。

公众对广东的官员财产公示改革试验抱有厚望,主要也是因为前几波的财产公示改革命运多舛。20091月,新疆阿勒泰市纪委陆续把近千名官员的个人相关事项公布在网上,在公示网站上可看到市委书记的工资收入、各类奖金津贴等。此举一石激起千层浪。然而这些公示流于形式,所公示的主要都是可以公布的合法收入。即便如此,也遭遇巨大阻力,乃至于推动官员财产申报的阿勒泰市纪委书记吴伟平不得不经常巡回演讲,给各地党政干部上课,以期推动。

然而一年多以后,因吴伟平因病去世,此项被他寄予厚望的改革随之暂停,几近夭折。这不仅是吴伟平个人的悲剧,也是改革的悲剧。不仅是新疆阿勒泰,浙江慈溪、湖南浏阳、宁夏银川、宁夏青铜峡等地的官员财产申报公开试验也基本上陷入形式主义或悄无声息之中。

这些都说明,官员财产公示改革动真格难,非常难。

改革自古多艰辛,改革家自古命运曲折。为什么?因为改革就是要改变既有利益盘子,改掉了人家的利益。因此阻挠改革的人从来不少,他们会想千方设百计破坏改革,让改革失败。

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制度之所以遭遇种种困难,是因为如果官员的非正常财产被公开,他们便可能遭遇官场险境,从而其利益来源模式可能终结。从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表叔”杨达才到广州番禺区城管局原政委、“房叔” 蔡彬,这些涉嫌贪腐的官员都是因网络曝光其个人及家庭财产而令纪检部门发现其贪腐线索,并最终遭到查处。越是如此,越是有大量官员反对公开其家庭财产。十八大以后的中国反腐事业乃至于改革事业要有新格局,必须在官员财产公开方面动真格、动刀子,只有顶住压力,才能展现反腐、改革的新气象。

然而,喊口号相对容易,真正执行起来却难上加难。难的原因在于缺少执行者,缺少支持改革、愿意主导地方实际改革的改革者。要想化解这一困境,就必须对相关改革者进行政绩、政治鼓励。当改革者因相关改革遭遇体制内阻击的时候,应当予以支持,而不是落井下石;当改革者因改革成功之时,更应因这种成功而给予激励,如此才能让改革者免除后顾之忧。搞改革,一定是会遭遇阻力。但有阻力绝对不是不搞改革的借口。国际上在官员家庭财产申报方面有多种成功经验,没有道理唯独中国行不通。

在信息化技术日益发展,每个人面前都有“麦克风”的时候,在日益趋向透明的政治文明建设征程中,当官越来越难、贪腐遭遇的监督越来越严格,这是必然的方向。广东的改革试验尚未全面开动,过去四十天里已有五名重要官员因涉嫌贪腐而下台。这让民众看到了希望,也让党和政府赢得了民心。

让官场更阳光点,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应当推动全方位的监督,让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既能够履行廉洁自律的承诺,也能接受包括舆论监督、社会监督等在内的各种监督,如此,官场必然有新气象。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反腐败的战线上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