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环球时报社评:编织紧扣中国实际的“制度笼子”


中国不可能编出一个同西方一模一样的“制度笼子”,如果这样编,中国就会变成南亚或东南亚那些国家的翻版,既未必能治住腐败,还会把国家推向巨大的不确定性中。



2013-01-23 07:15环球时报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2日在中纪委全会上强调,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同时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抓工作作风。

  习近平讲话再清楚不过地表达了中央反腐的决心,他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尤其显示了中国社会对于限制权力有着高度的共识,中央的态度通着社会草根,中国不存在鼓励权力不受监督和制约的力量。

  反腐败被广泛认为是复杂、艰巨的事业,中央的坚定决心是推进它的第一个前提。现在这个决心已经不容怀疑,接下来我们追求实效的过程,必将是中国政治改革实际迈步的过程。


  的确只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反腐败才能收获正果,同时带来与权力相关各种问题的一揽子解决。这就要求这个笼子得是真笼子,而且是建设性的笼子。它既能遏制问题,也能在中国的政治传统和未来之间承前启后。

  其实中国一直不缺解决难题的决心,缺的是全社会对难题前因后果的理解和共识。此外,人类以往解决类似难题的方式很少,缺乏可选择性。比如对付腐败只有在西方发达社会的一种经验,它被用在第三世界国家里大多没带来同样的效果。

  中国不可能编出一个同西方一模一样的“制度笼子”,如果这样编,中国就会变成南亚或东南亚那些国家的翻版,既未必能治住腐败,还会把国家推向巨大的不确定性中。

  中国必须以极大的政治决心和坚忍不拔的耐性编织我们自己的笼子,我们需在世界政治经验中博采众长,同时勇敢调动自己的想象力,既善于学习,又敢为天下先,以足够的韧劲和清醒扣紧中国实际,解决中国的问题。

  中国国家大,底子薄,发展的任务相当繁重,这要求政府扮演比在西方国家更积极的角色,对决策力也有了更多现实需求。中国限制权力的真正难点在于如何化解它与上述需求的二律背反,我们必须就破解这个难题充分调动政治智慧,实现从理论到实践的突破。

  中国各级政府需要保持它们的决策力,但官员们的权力必须严格限制在公共领域,不能向私人领域僭越,那些暗渡陈仓的灰色地带都应被封堵。权力都有自我膨胀的倾向,引导周围环境对它的屈服,权力的规范性需要全社会参与的反复打磨。

  中国已是对贪腐官员惩罚最严厉的国家之一,这些年被处以极刑的中国贪官最多,被判刑的中国贪官难以计数。但这治不了本,人们对制度的笼子编成什么样充满了期待。

  官员财产公开已经成为舆论焦点,对它的渐进式推行也有不少严肃的学者在出主意。官方对这个问题的正面回应越来越有必要。

  技术的发展已在强制扩大权力运行的透明度,人民群众在互联网的帮助下成为监督权力的踊跃参加者,中国的“制度笼子”应同民间力量融为一体。

  无论怎么做,把腐败压下来是全社会的共同目标。从十八大以后的情况看,反腐形势已在出现令人鼓舞的进展。我们还来不及总结这几个月实际都发生了什么,我们在匆匆忙忙往前走,但世事已在变化,事情虽难,但我们没有灰心丧气的理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