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9日星期二

《零八宪章》论坛:“中国需要民主!要结束一党专政!!——深切悼念许良英先生!”

“中国需要民主!
要结束一党专政!!”
——深切悼念许良英先生!

《零八宪章》论坛

元月28日中午,著名启蒙思想家、人权活动家、科学史专家许良英先生因病在北京去世。这一不幸消息迅速传遍全世界。各界友人纷纷通过网络发表缅怀文字以示悼念和缅怀,我们“零八宪章论坛”也因为我们国家和民族失去这位众生敬仰的良知老人而深感悲痛!

许良英先生1920年出生于浙江临海一乡村,1937年因受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影响,投考浙江大学物理系,师从王淦昌、钱临照等老师学习物理学;1941年发生“皖南事变”后,心里萌生对蒋介石政权的“革命”意识,并于19469月在重庆《新华日报》馆加入了共产党。1952年被调入中国科学院;1955年因“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被审查一年。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因为质疑共产党“失信于民”,便被打为“极右分子”赶回浙江老家边务农边研究爱因斯坦。文化大革命发生后,发现“报纸上天天讲假话,欺骗人民,我非常反感”,遂萌生“中国需要第二次革命”的想法;1976年编译出版《爱因斯坦文集》三卷。

“文革”结束后,许良英先生于1978年从浙江农村重回中国科学院工作。因为亲身经历共产党所发动的反右、文化大革命等国家悲剧,重回北京后,许良英先生工作重点转向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他认为“马克思最大的历史错误就是不要民主,反对民主”,认为“俄国、中国搞不好根子都在马克思”,并痛切的反思自己曾经追随共产党的迷失,他说“我过去因为迷信共产党,蒙蔽过一些年轻人,现在我醒悟过来,我有责任让年轻人了解,中国需要民主,要结束一党专政”。

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八十年代初许先生就公开发表文章强调“科学与民主”(并因此在1983年的“反精神污染”运动中受到批判)。1986年底又与方励之、刘宾雁等人酝酿开展纪念反右运动30周年的活动并直接推动了当年底发生在北京、合肥、上海等地的学生街头民主活动。

1988年底,许先生开始推动开展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法国大革命和人权宣言二百周年的活动,鼓励刘刚、王丹在北大开展“草地沙龙”和“民主沙龙”活动。1989年初,为推动中国政治改革,许良英先生起草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要求政治改革,保障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并释放一切因思想问题而被判刑或劳教的青年。公开信有40多位科学家和学者联署签名,这是49年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科学家联名发表政治见解。

89学生民主运动中,许良英先生被列入“黑名单”第二位。64大屠杀后,许良英先生劝说方励之“逃走”,但他自己却“准备好去坐监”、“我不躲,我准备为中国民主事业作个谭嗣同!”。当时,有香港媒体采访许先生对“六四”大屠杀的看法,他回答说:“中国进入了黑暗时期,即使国民党也没有这么狠毒,邓小平对自己人民干了一件世界历史上最凶残绝伦的事。”

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许良英写了一篇文章《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指出光搞经济是不行的,就像是拐了一条腿,原来的那些问题都还存在,将来会出大乱子。事实证明因为拒绝民主改革,共产党的改革已经步入最坏的权贵资本主义泥坑。在同一篇文章中,许先生还指出:“一个尊重人权、实行法治的民主中国,是20世纪90年代对未来中国的呼唤!”

1995年是“联合国宽容年”,当年5月,许良英先生以75岁高龄又发起了《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吁实现国内宽容》的呼吁书活动。这个呼吁在国际上有很大反响,各国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家有一千一百二十人签了名,其中有十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199610月,人权活动人士王丹被执政当局二次判刑11年后,许良英先生发表了著名的文章《为王丹辩护》,指出当局判罪王丹的反民主性、反人权性、反法治性,认为王丹的言行“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1998年当浙江等地有一部分民主人士开始酝酿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时候,许良英先生曾对浙江组党活动发起人进行了劝说,认为“现在连言论自由都没有”,谈何组党,如果坚持组党必将招来当局的严酷镇压,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许先生的判断。

1999年,为了纪念八九学生民主运动十周年,许先生发表了《“八九”十年感言》。他在文章中指出,89民主运动是一次“体现中华民族优秀品质的可歌可泣的群众自发运动”,在邓小平97年死亡的情况下,当政者应当从邓小平设置的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勇敢学习台湾蒋经国,“果敢地结束中国几千年来延续至今的以言论、文字治罪的历史,废止书刊和新闻检查制度,开放报禁,确保公民的思想、信仰、言论、出版和新闻自由。”在同一篇文章中,许先生还特别强调了“启蒙”的重要性,他说:“回顾这十年,深切的感到中国民主思想启蒙的艰难和紧迫。我们必须毫不犹豫的回到‘五四’,坚持发扬‘五四’精神,坚持以民主与科学救治中国之黑暗的决心,坚持任重而道远的民主思想启蒙。”

进入到本世纪之后,许良英先生毅然从青年时代就树立的“作一个为社会献身的正直的人”的立场出发,继续思考民主问题和科学问题,继续关心中国的国家命运,继续为中国的改革与进步而努力。鉴于他的卓越贡献,20084月,美国物理学会将该年度的“萨哈洛夫奖”授予许良英先生。许先生在答谢词中谈到:“是爱因斯坦的人权和民主思想唤醒了我。自那以后,我投身于中国的人权斗争和民主启蒙事业。我的目标是把践踏人权的独裁专政的中国变成尊重人权的自由民主的现代中国!”

综上所述,“零八宪章论坛”认为,许良英先生的一生是追求科学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是追求民主的一生,是为国家进步而努力奋斗的一生!“宪章论坛”因此而向许良英先生献上永远的敬意和缅怀!

如今许先生去了,但许先生为之奋斗一生的国家社会理想还没有实现,我们的国家依然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依然是“践踏人权的独裁专政”,诚如《零八宪章》指出的那样: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
在此情况下,“零八宪章论坛”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实现许良英先生为之奋斗一生和奉献一生的光荣梦想!

许良英先生千古!

《零八宪章》论坛
2013-1-2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