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李龙:官员“双户口”给反腐提出新挑战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作者:李龙

  在权钱交易乃至权权相换的潜规则下,代表一个人唯一身份的户籍也能作假,这对不断深入的户籍改革来说,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
  安徽凤阳县公安局长陶勇,为方便“拿回扣”和隐匿财产,以其本人照片,伪造姓名、年龄等户籍信息,指使西泉派出所所长等人,以“章伟”的名字帮其办理居民身份证,并先后在安徽合肥、江苏南京开设两个银行账户,用于受贿。16日,陶勇案在安徽天长市法院开庭。
  有些人想弄个城市户口难于上青天,有些人却轻而易举地拥有两个户口,虽然用的是假名、假信息,但户籍信息却是真的。也就是说,在统计户口时,这个事实存在的“假户口”也要占其中的一名。不知道这样的“假户口”在13亿多人中占着多大的比重?
  这样的猜测还真不是空穴来风,仅在最近几起被曝光的事件中,就有多人有着双重身份:郑州“房妹”事件中,郑州二七区原房管局长翟振锋一家四口均有两个户口,共有31套房产;陕西神木“房姐”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榆林市人大代表龚爱爱被指在北京有20多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还有另一个名为“龚仙霞”的身份证;再往前还有落马官员广东汕尾原烟草局长陈文铸在汕尾和深圳拥有两个名字、两个户口和两个身份证……
  如此看来,一些官员和领导拥有双重身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转移视线、藏匿财产的惯用伎俩。掩盖在双重身份下的必然是双重面孔,像凤阳县公安局长陶勇,一个身份用于存放自己的私房钱,另一个则专门用来收受贿赂,这种“变脸”把戏无疑让人大开眼界。而“房妹”、“房姐”的双重身份,也可以让其名下的房产数量大而化小,不至于引起公众的注意。
  为何很多人望眼欲穿的城市户口到了这些人身上就是小菜一碟?背后无非是权钱交易以及权力不受监督的滥用。身为公安局长,指使手下的派出所所长伪造身份证,当然是手到擒来,毕竟类似这种监守自盗的做法我们常有耳闻。而房管局长轻松就能弄一个假身份,也击中了户籍管理表面严格、实质却漏洞多多的软肋,在权钱交易乃至权权相换的潜规则下,代表一个人唯一身份的户籍也能作为商品来交换、也能作假,这对不断深入的户籍改革来说,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更值得追问的是,这些作假的户口,大多是因为其他腐败而被深挖出来,这是否表明,假如不是因为房产过多、受贿被举报,这些假户口仍会光明正大地继续存在?
  从中纪委透露的少数官员秘密取得双重国籍,到不时冒出的官员双重户口,给反腐败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即便是现下呼声很高的官员财产公开,倘若有了双重户口的掩饰,那公开的意义多少会打折。因而,堵死官员的双重身份漏洞,既是反腐败的需要,也是支撑户籍改革的最起码条件。建议不妨把摸查官员的双重身份作为反腐的一个重要内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