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1日星期四

人民网:各界人士送别许良英:望他研究民主的专著早面世


                             亲友鞠躬告别许良英先生

“今天来到这里和他遗体告别的人,只是中国社会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他的思想遗产还没有得到广泛解读和认识。我觉得,他属于未来,他属于历史,他为中国社会进步所做的努力,将会被历史铭记,无数的人们将会铭记。”特意从杭州赶到北京的学者傅国涌说。昨天下午,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大医学部举行,各界人士约二三百人送别了许良英先生最后一程。


2013013108:13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 (记者张弘)“今天来到这里和他遗体告别的人,只是中国社会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今天的中国社会来说,他的思想遗产还没有得到广泛解读和认识。我觉得,他属于未来,他属于历史,他为中国社会进步所做的努力,将会被历史铭记,无数的人们将会铭记。”特意从杭州赶到北京的学者傅国涌说。昨天下午,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大医学部举行,各界人士约二三百人送别了许良英先生最后一程。

  下午三点,记者来到了北大医学部解剖楼遗体告别仪式现场。许良英先生的灵堂,设在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屋内,吊唁者在室外排队,分批进入。记者随着吊唁的人群进入灵堂内,灵堂正前方,遗像上的许先生面带微笑,慈祥地注视着室内的人们。周围的墙壁摆放着花圈和人们送来的挽联。清华大学教授刘兵主持着遗体告别仪式:“请大家为许先生默哀。请对许先生的遗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请大家绕许先生遗体一圈,告别许先生。”随后,记者随着吊唁者走出了灵堂。

  住在许良英楼上的化学家胡亚东老先生骑着电动车赶来参加了许良英的遗体告别仪式,他说,自己和许良英住一个楼有32年,经常串门聊天。许先生生前生活很有规律,晚年基本吃素,他每天早上会买两塑料袋蔬菜,每天坚持散步。他家里到处都是书,他写了很多文章,他的书如果我只有一本,我就会影印送给我的朋友。胡亚东说,“我觉得许先生他不是空喊。他是渐渐悟出了真正的道理,对于什么是人类社会的进步,对于民主和法治的思考,我觉得他已经悟透了,非常深刻。他和另一个学者八十多封信的通信集,两人都显示了非常深邃的思想。我是学化学的,在这些方面,他是博士生,我是小学生。”

  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手捧一束鲜花,加入到了排队的行列。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以前和许良英先生往来密切,这几年有所减少。他表示,“我曾经帮助出版许先生的著作,我希望他们研究民主的专著早日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