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7日星期日

徐 冰:从“房姐”事件看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


公众监督权力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完全是公众的力量;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决策层面对于社会舆论的回应——这实际揭示了一个重要的现实,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非不能也,而是是否为也。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徐

针对陕西神木“房姐”多户口事件,公安部近日表态,决定成立工作组,协调指导调查督办,要求尽快查清情况,依法严肃追责,并认真吸取教训、完善机制、堵塞漏洞。

公安部的这一表态,显示了政府职能部门不回避问题,认真回应公众质疑的积极态度,值得赞赏。相信在公安部的介入之下,陕西“房姐”事件,一定能够真相大白,对公众有所交代。我们对此充满期待。

陕西“房姐”事件引发舆论沸腾,但迁延多日,至今仍迷雾重重。此种状况不仅不会让公众满意,对于相关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若说此事件之于相关部门的教训,对公众舆论虚与委蛇、缺乏诚意,由此导致对于政府部门自身形象的伤害,使相关工作陷于被动,显然是最为严重的教训。

“房姐”事件发酵之初,神木警方曾以“工作疏忽”予以回应。但如此小儿科的应对,除了糊弄自己,对于事件的平息根本不起作用,甚至是火上浇油。从小处说,这样的回应显示了相关部门碰到所谓的危机事件时,应对技巧缺乏;从大处说,如此回应完全缺乏诚意,根本没有将公众意见放在眼里。

“房姐”事件自然暴露了户籍管理存在的严重问题,但说到底,这并不是最为要害之处。问题的本质在于,该事件形象地展示了某些公权力不受制约、为所欲为。

习近平总书记22日说,“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习总书记的这句话引起巨大反响,而公众之所以对此产生共鸣,原因其实非常清楚:这句话直指当前的行政痼疾,一针见血地点明了目前社会矛盾以及社会怨愤心理的病根。可以说,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已经是社会的共识。

但是,如何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却是应该严肃思考的问题。有观点认为,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应将宪法落到实处,同时还要杜绝部门立法。应该说,这些意见都切中要害。但是,理论探讨不能仅仅局限于形而上的层面,理论的思辨只有落脚于现实、应用于现实实践,方能具备真正的价值。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看似颇为高深,其实并不尽然。可以说,如何将权力关进笼子、如何编织一个能够关住权力的笼子,早已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切实保障公众的监督权利,就是可以立即实施的方案之一。

陕西神木“房姐”事件,之所以能够取得目前的成果,究竟是何种力量在推动?而刚刚曝出的山西运城市纪委干部张彦拥有两个户口,又是什么力量使得此事能够曝光?这些事件能够展示在公共舆论下,社会监督或者说公众的监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当然,鉴于我们目前的客观情况,公众监督权力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完全是公众的力量;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决策层面对于社会舆论的回应——这实际揭示了一个重要的现实,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非不能也,而是是否为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