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笑蜀: 庹式党管媒体是自掘坟墓!!



笑蜀: 庹式党管媒体是自掘坟墓!!


中共通常称自己为执政党,这并不确切。它本质上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执政党,它本质上只属于统治党,它所实行的是彻头彻尾的统治。如何从统治党转型为现代意义上的执政党,是中共能否自救、能否与社会和解的关键。而转型的根本出路,则在于新领导人最近一再宣称的,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即党要接受法律的最高统治。
接受法律的最高统治不是一句空话,有具体的指标可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党的组织能否转型为法人组织,党的负责官员能否转型为法人代表,让党的一切决策、一切行为,都成为可诉讼的对象,从而让党的无限权力变成有限权力,让党不仅拥有权力而且负有相应的法律责任。
庹震式的党管媒体,一定还会在别的环节引爆悬河,且后果一定更难控制。则庹震式的党管媒体,就不止是给党添乱,而根本就是党的掘墓人了。




 “南周”新年特刊事件本质上是党管媒体与新闻专业主义的冲突。把新闻专业主义逼到墙角的所谓党管媒体,已经激起社会的普遍愤怒。党管媒体究竟何去何从,至此已不容回避。
这一点毛泽东发展到了极致。支部建在连上,废除苏联一长制推行书记负责制,都说明毛泽东比苏联模式走得更远。党组织因此控制了社会的每个毛细胞。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当年储安平批评的党天下,其源概出于此。党管媒体是共产党领导体制的一部分。跟其他领域的共产党领导一样,其最大问题,是毛泽东所说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即几乎不受任何法律约束。这属于典型的苏联模式即“专政模式”。什么叫专政?列宁解释的好: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暴力。

党天下必然衍生出一个巨大的寄生集团,即党工集团,由党的书记和其他党的专职政工构成。他们没有任何专长,因而没有任何职业上的退路,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来自对党的寄生。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党,党就是他们。得罪了他们就是得罪党。甚至党的领袖也得屈从他们的意志,也不敢开罪他们。

赵紫阳就是一例。六四中反赵急先锋之一,就是教育部长何东昌代表的高校党工。而他们反赵的主要原因,则是赵设想高校党组织业余化,因而从根本上威胁到他们的生计与仕途。

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党工集团体现最充分。在制度安排上,就刻意让他们拥有绝对权力。党的组织不是法人机构,党的书记不是法人代表,这就意味着整个党工集团进而整个所谓党的领导,事实上都是法外之地。

尽管中国后来有所谓民告官,但也只能告到行政机构和行政官员为止,党的组织和党的负责官员,仍然不在民告官之列。党的组织和党的官员可以控制一切干预一切,但是没有任何法律责任,不对任何后果负责。

独立办报

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是这方面的一个缩影。有宪法第35条,规定了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有《报纸出版管理条例》,规定了总编辑负责制和独立办报。但所有这些共产党自己制定的法律,作为共产党高级官员的庹震都可以视为无物,他可以越过法律,直接干预广东媒体的每个微观环节,干预到每个字、每个标点,在广东新闻界实行彻底的个人独裁。

而广东所有媒体人都无可奈何,没有任何法律上有效的救济手段来保护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上有效的问责手段来遏制庹震。媒体人所有的愤怒只能如悬河不断淤积,直至一朝溃决。

《人民日报》116有篇谈“道路决定命运”的长文,强调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扬弃“苏联模式”。但是在党的领导问题上,显然迄今仍被苏联模式绑架,不知进退,没有分寸,没有任何弹性可言。

当局通常喜欢这样为自己辩护:一党执政并非中国独有,日本、印度、新加坡都是一党执政。但是它所谓一党执政跟它列举的一党执政,其实有天壤之别。它列举的那些国家,其一党执政都属于现代执政,即都接受法律的最高统治。而中国当局所谓一党执政,则以高踞法律之上为主要特色。

所以,中共通常称自己为执政党,这并不确切。它本质上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执政党,它本质上只属于统治党,它所实行的是彻头彻尾的统治。如何从统治党转型为现代意义上的执政党,是中共能否自救、能否与社会和解的关键。而转型的根本出路,则在于新领导人最近一再宣称的,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即党要接受法律的最高统治。

接受法律的最高统治不是一句空话,有具体的指标可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党的组织能否转型为法人组织,党的负责官员能否转型为法人代表,让党的一切决策、一切行为,都成为可诉讼的对象,从而让党的无限权力变成有限权力,让党不仅拥有权力而且负有相应的法律责任。

这一点,无妨从党管媒体切入。“南周”同仁已经公开宣称,他们尊重党管媒体的原则,他们抵制的只是庹式管理方式。即“南周”同仁已经将庹震声名狼藉的个人独裁跟党管媒体切割,下一步,就看党能不能善意回应,并进而对党管媒体进行变革,将其置于宪法和法律的约束之下,从对媒体的统治转型到为媒体提供服务。

否则,庹震式的党管媒体,一定还会在别的环节引爆悬河,且后果一定更难控制。则庹震式的党管媒体,就不止是给党添乱,而根本就是党的掘墓人了。

转引自: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