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薛理泰:特大型原子弹将在东北边境引爆





  122,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2087号决议,谴责朝鲜去年12月以远程火箭发射卫星,要求朝鲜不得使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以及进行核试爆等;并把朝鲜宇宙空间技术委员会等六家机构和四名相关个人也列为制裁对象,还指出如果朝鲜再次发射火箭或者进行核试爆,安理会“决心采取重大的行动”;还呼吁重启六方会谈。中国在对决议草案做了大量修改的努力之后,也投了赞成票。

  朝鲜外务省对安理会决议作出迅速的反应,在一份声明中声称,朝方将不再就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举行谈判,并且“将采取措施提升并加强我们包括核威慑在内的军事防御能力”。紧接着,朝鲜国防委员会24日发表声明,谴责安理会决议,称六方会谈和过去各方达成的有关朝鲜半岛无核化的“919”共同声明已经不复存在,以后不会再有讨论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对话了,今后“朝鲜将继续发射的各种卫星和远程导弹、将进行高水平核试验,都针对朝鲜人民不共戴天的仇敌美国”。

  平壤宣称即将进行第三次核试爆,并将国际社会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进行谈判的可能性一概排除在外。在朝鲜半岛上空,阴霾本已郁积不散。可想而知,平壤此举必将再次在国际社会激起轩然大波,中国作为朝鲜的紧邻,冲击波作用之下,难免感受到震荡。

  从大面上说,平壤既已决定,将不再就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举行谈判,六方会谈的机制就此一朝崩解。多年来,中国作为六方会谈的东道国,为了在和平条件下达成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宗旨,耗费了偌大外交、财政资源,在平壤出尔反尔之下,就此作为罢论。

  从具体的关键节点而言,则是平壤声称将“进行高水平核试验”,以提升核威慑能力的说法。据析,朝鲜可能计划在第三次或稍后的核试爆中,引爆一枚特大型原子弹,亦即“增强型原子弹”。从爆炸机理说来,“增强型原子弹”仍然属于原子弹,却在核装料中加入了高浓缩度的锂6(高浓缩度的锂6既可以用于核弹的装料,也可以用作核聚变动力堆的核燃料),爆炸当量小于氢弹,却大于原子弹,一般介乎五、六万吨至二、三十万吨高爆炸药。一枚“增强型原子弹”的爆炸当量等同于一枚小型氢弹,威力不容小觑。

  想当年,中国也是在第三次核试爆时,引爆了一枚“增强型原子弹”。196659,中国在罗布泊21基地空投引爆一枚“增强型原子弹”,核装料中加入适量的高浓缩度的锂6,爆炸当量介乎二、三十万吨高爆炸药之间。

  韩国军方透露,根据对位于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的核试验基地进行的密切观察,朝鲜已经完成第三次核试爆相关的技术准备工作。用作地下核试爆的水平巷道已经用填充材料回填完毕,各种动力电缆也被收回至地表。这说明核试爆装置及各种测试仪器均已在巷道终端被安置完毕。第三次核试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等待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作出政治决定,发布命令,数日内随时即可开始核试爆。

  中国进行核试爆,是在远离邻国的罗布泊核试验基地。相比之下,朝鲜接二连三地进行核试爆,却刻意安排在密迩东北人口稠密地区的中朝边境进行。这次朝鲜特大型原子弹在东北边境引爆在即,尤其令国人惊怵。

  自朝鲜战争以来,平壤同北京的战略关系可谓“剪不断,理还乱”。一旦强敌压境,平壤的钟摆就向北京靠拢,呈现“唇亡齿寒”之势;渡过了紧急关头,平壤的钟摆再次回到原点,同北京刻意保持距离。总之,平壤对北京深怀戒心。

  尤有甚者,平壤视北京为护符,认定北京在其危急存亡之秋必定会伸出援手,再度将其救出虎口,可是在平日又视北京为无物,并不予以尊重。譬如平壤对外有何重大举动,事先刻意对北京隐瞒,出现不测事端以后,又一味要求北京承担牺牲,从井救人。简言之,平壤就是吃定了北京,所以对北京予取予求,漫无止境。

  平壤处理国际争端,一贯耍横,动辄摆出一副不惜以国运相赌的架势,在屡屡得逞以后,食髓知味,乐此不疲。问题在于,中国曾经三次为朝鲜承担过民族牺牲,也长期向朝鲜提供巨额援助。朝方如此对待中国,实属不智之举动、不义之行为。

来源: 凤凰网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