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3日星期三

杨恒均:习总怎样把权力关进笼子?


杨恒均:习总怎样把权力关进笼子?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专制也不是一个人一个党可以维持的。没有一群奴才、一批麻木不仁的旁观者以及沉没的大多数,世界上就不可能有邪恶的制度!我想说,你的父母姐妹、亲戚朋友,甚至包括你自己,都要对不好的制度以及今天所处的状态负责。要想改变它,你就得行动,哪怕再微不足道的行动,甚至只是一个留言、一句话这样的“行动”,都比那些袖手旁观、冷嘲热讽要有益。

与邓小平相比,我自然是人微言轻,也没有能力让不改革的那些人下台,但我们加起来,可能就不不同了,至少我们可以说:谁改革,我们就支持谁;谁把绝对权力关进笼子里,我们就坚决支持他。谁在中国打破“周期律”、推行宪政民主,把权力还给人民,我们就誓死捍卫他。




[在澳门与当地三位网友以及一位从珠海赶过来的网友见面对话,现整理部分内容刊出,供更多网友拍讨论与拍砖]

网友:习近平在22日中纪委的一次讲话中强调,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你怎么看?

杨恒均:讲得很好。在我印象中,上次还是美国总统小布什讲过类似的话(“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当时网上都转疯了,我也在博文里引用过好几次,记得下面还有几位网友评论说,唉,什么时候我们的领导人也这样讲啊?这不,咱习总也讲了。

网友:习总是讲了,但你认为讲和做的差距有多大?说比做容易,我想知道,你认为怎样才能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杨恒均:很简单,用制度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按照中国的情况,可能会像成功转型的威权体制(例如台湾)一样分两步走,第一步立即实行法治,用法治制度管住权力,限制权力。第二步实行宪政民主,把权力还给人民,让人民用“民主制度”把统治者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网友:不好意思,你把我绕得有些胡涂了,可以解释一下刚才的话吗?我没有听出二者的区别。

杨恒均:哈哈,不是我绕,而是我试图用两三句话把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学问题讲清楚。这样的,当习总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时,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由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否还有一个人高于制度,拥有权力把其他人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如果你注意到习总是在中纪委全会上讲的这番话,也许你会感到有些失望,因为按照真正把权力关进了笼子里的那些文明国家的标准,中纪委这类组织就不太法治,它本身就需要先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可是,在威权时代,也许还一下子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我只能希望在场的中纪委工作人员好好理解习总的讲话,把你们自己手中的权力先关进笼子力。反腐败也要依法进行,决不能不经过法律程序,把法院、检察院都当摆设,那样的反腐才是最大的腐败——权力腐败!当然,最终解决这个问题就还得我说的第二步,那就是从“法治”到宪政民主。到那时,加在“法治”上的引号才可以彻底去掉;到那时,不是由统治者把权力关进笼子力,而是把权力还给人民,由民主制度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

网友:我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目前离真正的把绝对权力关进笼子里还有相当的距离,也难怪,看看习总讲话新闻后面的评论,有不少支持的网民留言,但也有相当多的读者抱着“察其言,观其行”的态度,有些甚至表示不相信,持否定态度,你怎么看这种情况?

杨恒均:受到习总讲话鼓舞的网友毕竟是多数,至于一些持怀疑态度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中国一些领导人光说不练,很让人失望。但失望归失望,我对一些持冷嘲热讽,甚至否定态度的人也不认同。记住,罗马不是一日建成,专制也不是一个人一个党可以维持的。没有一群奴才、一批麻木不仁的旁观者以及沉没的大多数,世界上就不可能有邪恶的制度!我想说,你的父母姐妹、亲戚朋友,甚至包括你自己,都要对不好的制度以及今天所处的状态负责。要想改变它,你就得行动,哪怕再微不足道的行动,甚至只是一个留言、一句话这样的“行动”,都比那些袖手旁观、冷嘲热讽要有益。争取权利与自由,是我们自己的事,你对他人察言观行时,他人也在对你察言观行。

网友:习近平上来后说了不少如此激励人心的话,你也写过博文支持过他。在你看来,他同温家宝总理这几年反复强调“普世价值”有何异同?

杨恒均:习总说了一些老百姓能够听得懂的话,而且也采取了一些实际行动,例如改变干部作风。当然,我更关注政治改革与制度建设,从这方面说,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习总重提“周期律”,要知道,毛泽东说过“周期律”后,中共党内再无人敢重提,包括邓小平在内;另一个就是这次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同温总理大谈“普世价值”以及发出类似“是人民赋予你们权力”等比较高调的喊话相比,习总最大的不同在于把那些价值具体化,具体到对制度建设的要求上。还有一个不同大概不需要我提醒你,温总理是二把手,习总已经是总书记了。

网友:习近平多次谈论人民,说到“周期律”,又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你认为这是否作秀?

杨恒均:我不认为这是作秀,从他“权为民所赋”到今天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他的思路很清晰,如果是作秀,也做过头了啊。而且,所谓作秀一说,是完全不了解中国政治,他们为什么要作秀?在中国作这种秀,是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的。薄熙来那种一边把儿子送出去,贪污腐败,包养女人,一边却靠唱红打黑笼络、迷糊一大群民众的做法,才叫作秀吧?作秀就是哗众取宠,请问,在中国谈论民主自由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老百姓以及大多数人的支持?那些说作秀的人,就是真以为自己很强大了,人家要来作秀讨好他。这近似意淫。

网友:好,就算你说得没错,不是作秀,那为什么要这样说?是否要这样做?如何做?

杨恒均:我没有准确的答案,但我知道,这一届领导人并不象外界认为的那么强势,如果你们认真读一下我的“70年大限”理论就会明白,毛靠枪杆子夺天下,地位无人能及;小平也是枪杆子一代,且又功在改革,地位至高无上,江泽民是小平亲自指定的接班人,无人挑战;胡锦涛也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同样无人敢挑战。但新一届领导人并没有打江山那代人的背书,更无“钦定”,如果不在这一代找到某种合法性,即便勉强能够“击鼓传花”到下一代,恐怕也会困难重重,甚至危机四伏。但危机也是转机,聪明的人,尤其是高瞻远瞩的政治人物,不应该错过这个建功立业、为万世楷模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可以找到新的合法性,从而使政权延续,社会稳定,国家繁荣与崛起!

网友:新的合法性?

杨恒均:对,新的合法性。我用“新的合法性”,并不是说“旧的”那个就一定合法,尤其不一定符合当今文明社会对权力合法性的定义。但有枪在手,还能有效控制笔杆子,不合法你也没有办法。可是,时代不同了,靠军警特的时代该过去了,控制笔杆子也越来越艰难,为什么不改弦易辙,一定要在邪路上狂奔?

网友:可什么是新的合法性?

杨恒均:这个你们不应该问我啊,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常识,我写了那么多博文,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你可以从习总的三个重要语句中得到启发: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打破恶性循环的“周期律”,最终实现“权为民所赋”,这就是合法性。没有枪杆子与笔杆子这二杆子,要想合法,你需要的是人民的支持,把权力还给人民,然后“权为民所赋”,你的权力来源于民众,民众通过选票让渡他们的权力给你,这就合法了。

网友:所以你支持习总?但你会不会是一厢情愿?

杨恒均:你可以说我上面说的是一厢情愿,因为看上去我也是在推测,但我推测出的这条“路”,恐怕是代价最小、风险最小的一条,智慧的政治家不可能视而不见。在中国这个“搬一张椅子都要流血”的地方,改革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这种大动作?习总真要往这方面走的话,他受到的阻力可想而知,利益集团、既得利益者分分钟都会反弹,甚至会反击。到那时,没有老一辈背书,没有军警特在手,怎么办?

我记得当初邓小平南巡的时候,说过一句很牛的话:给北京传个话,谁不改革,谁下台。小平当时那么牛,除了退休后的他依然对军队有影响力之外,也和继续改革开放是中国唯一正确的选择有关。与邓小平相比,我自然是人微言轻,也没有能力让不改革的那些人下台,但我们加起来,可能就不不同了,至少我们可以说:谁改革,我们就支持谁;谁把绝对权力关进笼子里,我们就坚决支持他。谁在中国打破“周期律”、推行宪政民主,把权力还给人民,我们就誓死捍卫他。只要真心改革,他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对不对?

杨恒均 2013.1.23 澳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