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2日星期二

《零八宪章》月刊总59期社论:能否带头公开财产,是检验中共领袖真假反腐的试金石!

能否带头公开财产,
是检验中共领袖真假反腐的试金石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

从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出发,我们不希望“中共中央”继续腐败下去,不希望执政党在“亡党亡国”的腐败危机面前继续重复庸医治病、误己误人的悲剧。因此,我们欢迎习近平们所发出的最新一轮反腐信号。但是,“薄熙来式”对人不对己的“马列主义”传统游戏是不能再玩了——我们郑重建议所有做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并仍然活着的党国“达官显贵”一律向全社会公布自己及家族的财产,诚实接受国家、社会和各界人士的核查和监督,并以此为契机,推动中国的全面政改,和全国人民一道为中华民族开创出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未来!




1115中午,新产生的中共总书记带领新“常委”们在记者见面会上严肃指出:党员干部中存在的“贪污腐败”、“官僚主义”等问题,使中共面临许多“严峻挑战”,强调“全党必须警觉起来!”在1119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会议上,习近平再次强调:“一些国家因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政权垮台,其中贪污腐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我们要警醒啊!”

习近平就任总书记后就反腐问题所作的这两次讲话迅速引起各方面的热议,主流舆论认为,这彰显了新一届中共领袖集团惩治腐败的信号和决心,有人推测,在“习李”反腐攻势下,薄熙来、刘志军之流的项上人头恐怕是岌岌乎可危了……

客观地说,新领袖集团的反腐宣言也确实抓住了中国社会现实存在的最严重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它伴随着红色专制制度的产生而产生,伴随着“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而恶性膨胀。也因此,共产党的历届领袖上台后都要喊几声所谓“防止糖衣炮弹的进攻”,强调各级官僚都要加强道德修养,做到廉洁自律。这种教科书式说教当然毫无实际约束力,大大小小的官僚们在麦克风面前都能比赛反腐、慷慨背书,但一转身便一个个的陷入腐败泥潭而不能自拔。在此情况下,执政党中央便会时而不时的杀掉一些贪官来“震慑社会”、安抚民心。据不完全统计,从1952年枪毙刘青山、张子善开始,被共产党杀掉的腐败高官不下七八十人,其中包括成克杰、王怀忠、胡长清、姜人杰、郑筱萸等省部级高官;被推进监狱的腐败分子更多,包括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陈良宇及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等等。但是,这些被整肃到监狱或地狱的贪官们仍然挡不住官僚们的腐败脚步。胡锦涛时代的贪腐状况比起江泽民时代的腐败状况更加甚嚣尘上。只要看看最新倒台的薄熙来、刘志军们就知道中共中央惯于使用的“三板斧”——道德反腐、囚笼反腐、砍头反腐是多么的失败和无力!

这一次,中共新领袖上任伊始所做出的前述反腐动员无疑是在重复既往的反腐游戏。在现有体制下,既就是将朱基当年为贪官们所准备的100口棺材全部填满薄熙来、刘志军之流的尸体也同样无济于事,还会有更多的毛熙来、江希同、胡克杰走向腐败深坑。原因在哪里?在于一党霸权的专制制度的存在!在于不受制约的官僚们能够掌握太多的公共资源和社会财富的分配权。诚如阿克顿勋爵在100多年前所总结的那样:“权力会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只要执行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拒斥宪政民主,腐败就是无可救药的。特别是“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条件下,官场腐败就更像鲫鱼过江、摩肩接踵,这不但是人民大众“仇官”的原因,也是习近平们“亡党亡国”论的真实社会背景。

要铲除共产党的腐败,就必须从政治上打破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实施民主宪政和分权制衡。只有为执政党树立起平权监督力量和有效制裁力量,只有让全部国家公民来公开选择“多党政治”下的执政党,“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腐败局面才会得到彻底的改观。

当然,期望新近上台的习近平们立马归位民主宪政无异于缘木求鱼、痴人说梦。更何况胡锦涛的“邪路论”刚刚为中共十八大通过。在不能一步到位的情况下,只能退而求其次——这个“次”是什么呢?那就是从习近平本人开始,共产党的“常委”们带头执行财产公开制度。

众所周知,财产公开制度又称之为“阳光法案”,即通过干部财产公示接受国家、社会和公民个人的监督质询,从而将国家官员的所有收入纳入大众视野。其它国家的经验历史证明,在众目睽睽之下,国家公务人员的财产公开会比较有效的防范腐败发生。也因此,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执政党就开始在干部财产问题上寻求监督路径。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5年立法规划。1995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要求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每半年向单位人事部门申报个人收入。20016月,执政党中央纪委和中央组织部又联合发布《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试行)》,要求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每两年向中央组织部报告家庭财产,并“由报告义务人在所在单位领导班子内或者规定范围内通报。”2010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修改后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官员报告个人或家庭的财产收入情况。由此可见,就共产党决策集团的理性认知而言,他们也充分意识到“阳光法案”的重要性,既就是胡锦涛本人也不敢将财产公开制度纳入“邪路论”的范畴。因此,在现阶段,执政党要反腐,不是继续挥舞过去的“三板斧”,而应当从干部财产公开问题上破局。

问题是喊了将近20年的财产申报和财产公开制度始终是“中共中央”对下级官员的要求。由于层层的腐败和普遍的腐败,使得这项制度要求在中共官场四处碰壁。新疆阿勒泰、湖南浏阳、浙江慈溪等地的财产公开试验也无不遭遇完全的失败或流产。这当然不奇怪,只要求中下级官僚执行“阳光法案”的政策注定是“中南海”的一厢情愿!

因此,就中共自身反腐而言,领导必须带头。习近平说得好“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中共政治局高官乃至于政治局常委都是些腐败分子,又怎么能够指望其他千百万中下层官员廉洁起来。也许“常委”们很不服气,一个个会在麦克风面前像薄熙来那样拍着胸脯大叫:老婆没问题!孩子没问题!自己更没有问题!但2012年的历史证明,薄熙来不仅有问题,而且有着严重的问题——贪污受贿玩女人,面面俱到,样样精通。这就意味着政治局高官们的“拍胸脯”也是靠不住的——什么靠得住?拿事实说话!只有盘踞中共领袖地位的常委们带头公布自己及家族财产,并接受国家机关及人民大众的监督核查,才是能够“打铁”的“硬汉”样子,才是靠得住的真功夫!

前天,著名民主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在推特上公开说道:“在全中国范围内,习近平应该第一个公开家庭财产。在全北京范围内,郭金龙应该第一个公开家庭财产。”胡佳还说:“在中国,拒绝向全社会公布家庭财产的官员,必是贪官。习近平拒绝,他就是腐败分子;金龙拒绝,他就是腐败分子。没有任何可辩白的余地。”我们认为这话说得好极了!一切拒绝向全社会公布财产的官员,必是贪官。习近平不能因为自己是“总书记”,便想当然以“清官”自居了;“常委”们不能以自己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头面人物”,就相信人民不会怀疑自己的官品和人品了。我们告诉你们,这种臆想的逻辑是不成立的。在现行体制下,人民不仅会怀疑你们的官品,也会怀疑你们的人品。就连温家宝那样很有些民心基础的官员最近也传出了腐败丑闻,遑论其他。故,总书记要证明自己的正直,“常委”们要证明自己的清廉,必须带头公布财产——能否带头公开财产,是检验中共领袖真假反腐的试金石!敢于公布便是“打铁硬汉”,否则,正如胡佳先生所言,哪怕贵为执政党的“红老大”,也“必是贪官”——“没有任何可辩白的余地”!!

在这里,我们还想特别提醒一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中共十八大召开期间,你曾公开表示“只要中央决定,自己很容易公开(财产)”,彼时你是政治局委员,你还有“上级领导”,但现在你已经升任政治局常委,你更多的是进行“领导”,而不是被领导,你和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共同组成“中共中央”的“中央”,你已经没有拒绝公开财产的理由了,如果作为总书记的习近平不愿带头公开财产,你不妨带个头,从而兑现自己“很容易公开”的承诺。否则,不仅你本人难免贪腐嫌疑,而且你所在的“中共中央”也必是一个充满腐败犯罪的“中央”!

从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出发,我们不希望“中共中央”继续腐败下去,不希望执政党在“亡党亡国”的腐败危机面前继续重复庸医治病、误己误人的悲剧。因此,我们欢迎习近平们所发出的最新一轮反腐信号。但是,“薄熙来式”对人不对己的“马列主义”传统游戏是不能再玩了——我们郑重建议所有做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并仍然活着的党国“达官显贵”一律向全社会公布自己及家族的财产,诚实接受国家、社会和各界人士的核查和监督,并以此为契机,推动中国的全面政改,和全国人民一道为中华民族开创出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未来!


《零八宪章》论坛
2012-12-1

附录:
中共中央第十四届中央常委名单:
 江泽民 李 鹏 乔 石 李瑞环 朱镕基 刘华清 胡锦涛

中共中央第十五届中央常委名单:
江泽民 李 鹏 朱镕基 李瑞环 胡锦涛 尉健行 李岚清

中共中央第十六届中央常委名单: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

中共中央第十七届中央常委名单:
胡锦涛 吴邦国 温家宝 贾庆林 李长春 习近平 李克强 贺国强 周永康

中共中央第十八届中央常委名单:
习近平 李克强 张德江 俞正声 刘云山 王岐山 张高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