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星期一

陈光诚或将被送往美国就医 妻儿随行


博讯:陈光诚出逃:“良心”看守上网发现真相 事后入狱


     
    最后一层看守在院子里面,是组长他们小圈子里的人,送进去并不容易。大年初一时,院子里只有两名看守,他们出来在院子门口找我们玩牌,这时候陈光诚母亲从外面回来,我主动站起来过去搜查,趁那两名看守没注意,我把手机和信塞进老人口袋。

莫之许:光诚奇迹难以撼动维稳体制


注:莫之许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是维权人士刘晓波的朋友,内地时事评论员。

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

刘诚:温家宝参观奥斯威辛集中营


             温家宝向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死难者鞠躬



                        温家宝向死难者敬献花篮

温家宝参观奥斯威辛集中营《人民日报》(2012042802版)本报波兰4月27日电(记者王莉、李增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7日专程前往波兰奥斯维辛市,参观奥斯威辛比克瑙纳粹德国集中和灭绝营纪念馆,悼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那里的死难者,并敬献了花圈。

 温家宝在纪念馆留言簿上写道:“不懂得历史就没有美好的未来。”

李银河:重庆事件应当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契机




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为了在中国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制度而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直到今天,政治体制的改革还停留在中央领导人大声疾呼的阶段,踟蹰不前,令无数有识之士扼腕叹息。让我们以重庆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为契机,真正开始推进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相信理想主义的共产党人一定能够克服重重困难,在中国建立起完善的民主制度

红刀:正因为"公开的秘密"才被组织选中的!



“市政府”里都什么人?绳上蚂蚱窝里恶棍,都体制中人,只要哪怕艳羡哪怕眼红哪怕心不有甘,他她只会想方设法玩不起“通奸”玩“包养”,玩不起“包养”就玩"自摸”,其乐融融着,谁谁谁会捅破这层纸毁特供基业??除非是傻子!!
就算真有傻子,他能怎么着?电视报纸不是他家的,一只虾米掀不起风浪,到组织部反映?忽悠他!到中南海上访?精神他!

借用孔庆东那厮的话——这个组织,随便拉出一个来毙了,都不冤枉!

九州欢乐:崔永元经典名言将世代流转



卫生部部长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免费为一农村大妈做了白内障手术。当摘下纱布时她看见了,她的确要感谢党!感谢政府!靠她自己,她一辈子也做不起手术。
小崔问道:她辛苦一辈子,连个白内障手术都做不起!

秦岭雪飞:中国军队是不是“一条纸龙”?



试想,一个贪污一亿六千万元人民币,包养五名情妇的高位将军何以不能瓦解军心?一个仅凭唱唱歌、跳跳舞就能摘取将星的人,岂能让万万苦练报国杀敌本领的将士服气?要让别人不称为“纸龙”的士气何来?
过去,我们称“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今天,人家说我们中国军队是“一条纸龙”,想想蛮有意思,可这意思不能光含着“轻蔑”胆气豪壮地吐出“毫无”。


罗修云: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成为中国前进的羁绊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认为,目前中国最大问题是特权横行,中国现代化的最大障碍是特权制度。不铲除特权腐败制度,中国的现代化其实是无望的。腐败滥权是构建和谐社会主要敌人是社会矛盾激化危机丛生主要源头;是政府面临着亟待解决主要课题;是广大人民群众对政府是拥护、信任还是反对、不信任的主要呼声。

中国特权政治制度表现为以下8个方面。
  一、官位等级制度。
二、黑箱化的财政制度。
三、权贵垄断的企业制度
四、封建等级的社会保障制度。
五、令人生畏的警察特权和司法特权。
  六、歧视性的户籍制度。
  七、宣扬特权教育制度。
八、歌颂权贵的文化制度。

人民网称姚晨微博让《人民日报》有强烈危机感



作者:转载肖勇的文章

426,人民网官方微博的一条博文引出数千次转发:“微博女王”姚晨让人民日报人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一位年轻编辑在社内培训时举出姚晨粉丝1955万的事例,这意味着她每一次发言的受众,比《人民日报》发行量多出近7倍。

田成:“就是强奸也得配合”,这话是人话吗?




“别说强迁了,就是强奸你们也得配合”
——鞍山市铁西区信访局长张国良雷语
谁让他们如此大胆,如此疯狂,如此无耻的呢?本性的恶只是一个方面,体制的弊病才是根本。台湾的官员是绝不敢如此嚣张的。对这样的公仆,台湾人民随时都可以让他下课。

赵万紫:消失殆尽的五四精神




五四最重要的思想是什么,经过无数次的演变,比较官方的是引进了马克思主义。我个人的理解是,精髓是德先生、赛先生,也就是民主和科学。

五四的灵魂、五四的精神、五四的图腾,在当今中国,早已消失殆尽,居无定所。

在这个五四即将来临的时刻,我想真正切切地呐喊一句,魂兮归来!

周俊生:警惕人民网异常走势背后的权杖阴影



人民网在经历了上市初期的这种疯狂炒作之后,一定会重复以往多次出现于市场的疯狂下跌,从而给最终接棒者带来沉重打击,甚至成为拖累A股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

沈阳:自由迁徙是户籍改革真方向


山西吃空饷女县长被免,官方否认其当选是政治任务



根据《干部选拔任用条例》的有关规定,由吕梁市委提名免去其副县长职务,按照有关程序办理;根据《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对王辉的公务员身份予以辞退。

“90后女局长”之父系湖南省发改委官员已被免职



来源:红网  作者:洪湾

湘潭市岳塘区拟选拔任用“90后”女干部王茜为区发改局副局长引发关注。经查明,王茜系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王达武之女。现已取消王茜参照公务员法管理机关工作人员资格;撤销对王茜拟任岳塘区发改局副局长职务的决定。给予其父给予王达武党内警告处分,免去其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职务。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陈光诚事件的特别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

关于陈光诚事件的特别声明

2012-4-28

据维权网、博讯等网络媒体综合报道,在民间维权人士郭玉闪、珍珠(何佩蓉)等人的大力帮助下,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先生已于近日成功逃离久遭围困的山东临沂东师古村,目前生活在一个相对安全、相对自由的地方。对此“零八宪章论坛”向陈光诚先生表示祝贺!与此同时,我们也谨向郭玉闪、珍珠等热心营救陈光诚先生的广大网友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但是,陈光诚先生目前只是暂时逃离了迫害他的家乡,他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他离“自由”还很远,甚至他的前面会有更大的陷阱和危险——据悉,在他成功逃离家乡后,山东临沂当局恼羞成怒,已经派出大批鹰犬四处搜捕,并疯狂抓捕了陈光福、陈光存、陈可贵、陈华等多名陈光诚先生的亲友。此外,帮助陈光诚先生出逃的南京网友珍珠也被当地警方“带走”,至今下落不明,而郭玉闪也被北京有关方面限制了自由——由此可见,围绕陈光诚事件,山东地方当局掀起了新一轮人权迫害狂潮。为了陈光诚先生的安全和自由,为了陈光诚先生家人和亲友的安全和自由,也为了中国人权和法治事业的进步,“宪章论坛”特作如下紧急声明:

第一,中央政府必须出面解决陈光诚先生及其亲友长期以来所遭遇的各种迫害问题。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因为依法维权并勇敢揭露临沂地方当局在计划生育方面的胡作非为及其他腐败黑暗问题,陈光诚先生本人遭遇了包括殴打、入狱、监禁等多种形式的长期迫害,他的母亲和妻子也同样遭遇临沂地方当局的多次侮辱和殴打,他们的孩子甚至无法接受正常的学校教育,而前去东师古“围观”的各地网友们则被一批又一批的官府暴徒打回。可以说临沂地方当局的为非作歹、无法无天已经到了举世震惊、神人共愤的地步!在此情况下,非中央政府依法干预,陈光诚及其家人作为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是得不到任何保证的。我们希望大谈“公平正义”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能够采取有效措施还陈光诚先生及其家人应该享有的——“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公平正义”!

第二,无论陈光诚先生现在身在何处,有关方面都必须保护陈光诚先生的人身安全。如果陈光诚先生已经进入美国驻华使馆,我们恳请美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和人类正义原则给予陈光诚先生以必要的人权救济和政治庇护。

第三,无论是陈光诚先生本人还是协助陈光诚先生出逃的网友们,他们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优秀公民,他们都在为人类正义事业而奋斗,任何国家机关都不得将他们视作所谓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因此,不仅陈光诚先生本人的人身自由应该得到保证,而且郭玉闪、珍珠等人的人身自由和公民权利也必须得到保证。无论南京还是北京,都必须无条件地释放珍珠、郭玉闪,必须无条件的归还他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一切权利和自由。

第四,陈光诚先生的母亲、妻子、孩子及其他亲友的人身安全必须得到保证。
临沂地方当局必须意识到,违法犯罪的是你们而不是陈光诚先生及其亲友。因此,所有被你们抓捕的陈光诚先生的亲友——包括正当防卫的陈可贵等人都必须立即无条件的释放,必须无条件的归还他们作为共和国公民的一切权利和自由。
我们警告临沂当局,如果你们仍然一意孤行,对陈光诚先生的家人和亲友进行疯狂报复和迫害,所有参与者必将受到历史的严惩!

最后,我们呼吁海内外一切良知人士、一切良知媒体继续关注陈光诚事件的后续发展,并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给陈光诚先生及其家人以正义的声援和帮助!

《零八宪章》论坛
2012-4-28


“零八宪章论坛”相关阅读——

难道要打一场维权时代的“孟良崮战役”?!
——就陈光诚事件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


围观“东师古”,“解救”陈光诚!!
            《零八宪章》论坛


关于支持提名陈光诚先生
2012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公告!
《零八宪章》论坛


“以法治国”,当依法治理“东师古村”!!
《零八宪章》论坛




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中国经济网:山东沂南县称东师古村民陈克贵砍伤干部潜逃



                       临沂沂南政府网站截图


426,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陈克贵,持刀砍伤当地政府干部及工作人员。目前,陈克贵畏罪潜逃,伤员正在医院抢救,当地公安机关正抓紧追捕,并将依法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


《公民》月刊社论:旧体制腐烂触底 弃旧图新正其时



《公民》月刊社论:旧体制腐烂触底 弃旧图新正其时

上面叙述表明,无论从政治理念、政治伦理上,从官僚群体的职业操守上,还是从公共治理、政策监管角度来看,这个体制都已经失败了,已经烂透了。政治家变成了杀人犯,官僚群体变成了犯罪工具,这是一个群氓统治的国度。

旧体制的腐烂,才为新制度的登台腾出了空间。体制腐烂已经触底,但是政治不会无限度地堕落,因为人性中毕竟有对真善美的追求,伴随着现有体制的不断腐烂,是对民主政治认同的主流化,宪政民主制度事实上已经成为唯一的替代性方案。


维权网:陈光诚出逃多名亲人被抓



由于陈光诚出逃,东师古村出现大批警察,开始疯狂抓捕陈光诚的亲人,继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和侄子陈可贵被抓捕后,他的堂哥陈光存和儿子陈华等多名亲人也被警方抓走。


李剑芒:不要给现有的左派留下空间


原标题:中国需要左派吗?

中国的右翼实际上是西方左右的共同点;即在西方,不管是左右都反对集权专制的特权统治,都追求自由民主平等。只是各自对自由民主平等的最佳追求方式有不同的看法。追求集权专制的特权统治根本不能算是左翼,他们是犯罪翼!

中国的右派要分裂成左右,不要给现有的左派留下空间。中国不需要左派重返舞台,中国只需要右派自己分裂成左右翼!

蔡慎坤:究竟多少中国人有“双重国籍”?




无论是权贵还是富豪,在一般公开场合,都对西方的体制嗤之以鼻,然而私下却都在悄悄地谋划着如何逃离祖国。他们之所以急于移民出国,归根结底是对国家的未来缺乏信心或者说没有安全感。因为在这种体制下,无论是谁,最初美好的理想都会被彻底击碎!都会变成一个无奈者和无助者。

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在这种体制下都是受害者,而真正能够很轻松离开的往往是那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是那些天天高喊爱国爱民的腐败份子

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存在大量“双重国籍”现象


泰迪:朝鲜金正恩被美国《时代》选为“四大恶徒”!



朝鲜金正恩被美国周刊《时代》选定为2012年世界上最具影响力人物中的恶徒。《时代》周刊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索马里伊斯兰领导人穆赫塔尔与金正恩都划分在恶徒(ROGUES)之内。

瑞士为什么要给每位国民按月发放2000欧元零花钱呢?




作者:微风凛凛

最近瑞士公布一项提案,根据这项提案,每个瑞士人无需工作每月可领取2000欧元的补贴。工作不再是维持生计的必须。境外势力的这一壮举在新浪微博上引来网友惊呼一片:共产主义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瑞士实现了!其实,瑞士政府并不傻,发钱也跟奉行什么主义没什么关系。

徐贲:“充分公民”是衡量政体优劣的标准



共和政体之所以具有对自由人的教化作用,之所以能对自由、平等的公民文化有所陶冶和支持,首先是因为它把公民们的自由与平等确立为它的核心价值,并落实为他们确有保障的基本权利。因此,每个公民是否都能够平等地拥有他们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平集会自由、选举的自由等等,必须成为衡量一个政体是否优秀的主要标准

黎汝胜: 民主无疑是反贪第一利剑



民主制度不管有多少弊端,那是人民自己的选择,专制独裁制度你就是把它说的再天花乱坠,那也是专制独裁者强加给人民的,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
说了那么多,就是怕进行民主改革会丢失政权,如不想进行民主政治改革,最后只会更加腐败。近日天气变化无常,难道政治风向也如此?请各位戴好口罩以防感冒了。任何人想搞倒退,终将被历史所遗弃,也将被盯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李悔之:向顾全大局的“李学明”先生学习




还有一条介绍更吸引了咱的眼球:

“薄熙永,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薄熙X,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成,北京六合兴饭店管理公司董事长、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薄熙宁,北京六合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薄家四公子原来各自肩挑极重的革命担子!再想到远在美利坚的小瓜瓜,让人感叹薄老书记不但打天下功夫好生了得,在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方面的绝招更令人叹服!

不过,很多见多识广的人告诉咱:其实,并非薄老书记在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方面有绝招,其实,当今中国,无论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是“改革开放的领路人”们,在这方面都取得了辉煌成就:他们的子女长大后,都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行各业的带头人,呈现出“长征接力有来人”的喜人局面。用人民日报三十五年前社论中经常说的一句话就叫:“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而且越来越好!”

人民网上市争议:躺着都能赚钱?


  •   市盈率居传媒榜首募资或超10亿
  •   初步询价:申购数量35.35
  •   传媒板块市盈率:中值22.8
  •   投资者:人民网是茅台还是中石油?
  •     机构掷200亿元抢购露玄机


邵建:公安局长告网民是哪一家的法治



权力,压根就不在诽谤的范畴之内。权利只能诽谤权利,正如权利无以诽谤权力。因为权力不是自然人,没有名誉可言,宪法在授权时也没给它任何名誉。以诽谤罪判处权利对权力的举报,只能解释为权力在司法名义下对权利举报的报复

圣贤之源:“湘潭神女”背景曝光有“五大神奇看点”!



通过“湘潭神女”王茜的这一背景,笔者以为至少有五大看点:

一、“湘潭神女”很“低能”。
二、洋文凭是“假”的。
三、“官二代”曲线为官路径明了。
四、官不在于大,有权即可。
五、官场关系已成天罗地网。

佚名:一个喜欢“扇耳光”与“磕头”的中国


佚名:一个喜欢“扇耳光”与“磕头”的中国

原标题:移居美国后回头看中国,太可怕了!

中国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这个社会里人们没有平等,据说已经消灭了阶级,但却充满了无数等级森严贵贱分明的阶层。

彭劲秀:“文革”受害者痴迷“文革”感言



马宾坦言自己在“文革”中挨批、关押是“冤枉”的,但他对“文革”的美化、痴迷和神往却又大大超过“文革”中呼风唤雨、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甚至把“文革”当作解决当前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呼唤再“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薄熙来被关押五年,出来后,在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直到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之后,父亲的冤案才获得平反,重新走上领导岗位。薄熙来才有可能进入大学读书、深造,才有可能获得后来仕途的步步高升。

  然而,薄熙来好了伤疤忘了疼,到重庆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把爱折腾的秉性发挥到了极致,肆无忌惮地重演“文革”闹剧,大搞“文革”化的“唱红”和运动式的“打黑”,对“文革”给党、国家以及包括薄家在内的千百万干部群众造成的灾难,统统扔到爪哇国了。

何与怀:中国圣女——林昭


何与怀:中国圣女——林昭

林昭在监狱里投给《人民日报》的血书中,居然能够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

“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于维护你们的极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泽东当作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外将他加以神化,运用了一切美好辞藻的总汇和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她对极权统治作出了感天动地的凄烈的控诉:

  “怎么不是血呢?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这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污秽、罪恶的极权制度的恐怖统治之下。这怎么不是血呢?

1968429日,林昭惨遭处决。特发此文,以为纪念。)


陈光诚下落不明 传已进入美国使馆




27日早,《联合早报网》发出报导说,有消息人士声称,被软禁的失明维权律师陈光诚昨天傍晚进入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为此,该报就此传闻已发电邮向美国大使馆求证,但直至截至记者发稿为止,尚未获得回复。

陈光诚成功逃离 视频向温家宝提三要求


上周日(422日),在几位朋友的帮助下,陈光诚从山东省临沂地区沂南县双堠镇的东师古村的家中,顺利逃离并被转移出省,目前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陈光诚通过对华援助协会向外界表示,他“要在中国为自己家庭的自由抗争到底,为获得作为一名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正常生活抗争到底”。

陈光诚视频现网络,喊话温家宝,提三点要求


陈光诚视频现网络,喊话温家宝,提三点要求


我虽然自由了,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爱人、我的母亲、我的孩子还在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他们实施迫害,可能由于我 一离开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我爱人左眼的眶骨被打骨折,腰部被蒙棉被拳打脚踢,第五腰椎和骶骨的地方明显突起,左侧第十、第十 二肋明显可摸到上面有疙瘩,打伤后惨无人道的不让就医,我的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一党政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到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 场,而且母亲向他们指控,仗着你们年轻,行,他们还恬不知耻的说是啊,年轻就是行,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何等的无耻,何等惨无人道,何等天理不容啊。

    第一,依法惩治罪犯。
    第二:依法保障家人安全。
    第三:依法惩治腐败。


2012年4月26日星期四

王锦奇:成为贺卫方这样的流氓,是我等读书人的理想!

王锦奇:成为贺卫方这样的流氓,是我等读书人的理想!

原标题:中国独缺贺卫方这样的“流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贺流氓也有意气用事之时,但瑕不掩瑜,如果贺卫方是流氓,茅于轼,吴敬琏也逃不脱。
中国独缺的这些赤手空拳,满腹经纶,不媚权,不媚众,不食人间烟火的“流氓”。
成为这样的流氓,是我等读书人的理想!
如果真说贺卫方是流氓,有句话到适合:我是流氓,我怕谁!
 

武大郎就老婆被西门庆强占答记者问


武大郎就老婆被西门庆强占答记者问

自从娘子被霸占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众所周知,潘金莲自古以来就是我老婆,我对金莲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希望西门先生认清形势,不要做破坏武西双方世代友好的事情,尽快无条件释放我老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武大郎愿意通过友好、和谐手段和平解决这一事件

郎遥远:“神父”在“神女”还会再来


  一个人脏,一个人丑,不是罪,洗心革面即可;但一个人脏、丑,还偏偏要扯张卫生纸蒙面,夸赞自己很圣洁,那就是厚颜了,无耻了。当官说:我廉洁;明星说:我清白;城管说:我和蔼;富豪说:我道德;二奶说:我自立;导演说:我正经;警察说:我打黑;银行说:我规矩;中油说:我亏损;医院说:我治病;法院说:我眼花;蒙牛说:我强壮;修正说:我良心;百姓说:全扯淡!
如果“神父”厚颜,“孔方哥哥”无耻,长此以往,教堂岂不崩塌,庙堂岂不危乎哉!
 

改变公民意识,俄提出去斯大林化方案


作者:转载白桦的文章

俄罗斯最近提出了一项激进的去斯大林化方案。这个方案提议禁止任何否认极权专制犯罪行为的人士在政府部门服务。方案还敦促针对列宁下葬问题做出决定。俄罗斯共产党已对这项方案提出激烈抨击。最新社会民调显示,俄国社会对斯大林拥有好感的人出现下降趋势


郑和朋:红楼几时成权色交易会所“始祖”?



对现今的国人来说,红楼的权色交易是不是“始祖”,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现今所存在会所权色交易,又该如何打击呢?平日里,街道边一些为生活卖淫嫖娼,常常被警察赶的四处流窜。而平日里那些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权贵阶层,在所谓高级会所里扮演着流氓、娼妓、嫖客进行的肮脏勾当,又有谁去揭发,又有谁去披露呢?

  

刘天顺:为什么政府官员敢接二连三欺负农民?


整个事件持续近两小时,期间村民先后拨打报警电话数十次,直至果园被锯光,对方人员撤离时,出警才到达现场(现场离镇派出所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出警到达现场后,对方人员慌忙逃窜,刘军认出了一姓张的镇政府临聘人员,上前追赶,该人开轿车快速逃走。据了解此人属于两劳人员,出狱后被镇政府临时聘用。
检查现场时,公安人员在现场发现了大量木棍和损坏的电警棍,并追缴到一辆微型面包车。

新华网:山西女商人变副县长调查:吕梁市委安排其当选



章文:比谣言更可怕的是禁止谣言




谣言是什么?谣言是利用各种渠道传播的对公众感兴趣的事物、事件或问题的未经证实的阐述或诠释。根据上述定义,谣言没有真假之分,因为是未经证实的信息;谣言是个中性词,不是负面词。

既然是未经证实的信息,那么整顿谣言之前就得先经过一个判定真假的程序。否则就有可能造成“冤假错案”。

民主社会里,由于信息公开、言论自由,谣言往往很快就会被证实真伪,如果被证明是真的,谣言就会变成消息,如果是假的,那么它一定走不远,会就此中断传播进程,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社会效应。

总之一句话:谣言是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对待谣言的恐惧心理;谣言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强力禁止任何谣言。当谣言不证真伪就被禁止,那么真话被锁喉也便顺理成章了。

陆德: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是经济转型的瓶颈




什么经济转型迟迟转不过去?转不过去的最大受益者是谁?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前基本利益格局已经固化下的那些“特殊利益集团者”,他们阻碍改革,是因为它们不想失去即得的利益。

中国由于是集权制国家体制,所以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式主要是由上到下的变革,这样的改革成本最低。

从历史的客观进程来讲,现在是“改革”与“革命”两者的赛跑。执政党要把握历史脉博,抓住主要矛盾,积极引领政治体制的改革。

既使到了革命的阶段,最终也是由共产党内脱而出的先进人物振臂一呼,引领革命。

改革、改良的变革成本低,而革命、动乱的变革成本高。

人类历史是始终要向前发展,不会停滞的。没有改革、甚至倒退,就会有革命来推动。是改革与革命两者间在赛跑

我们热切期望,党的“十八大”,将是我党讨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次盛会,将为我国的改革揭开第三个光辉的历史的篇章!


丁咚:中国为对菲动武做舆论准备?




美国不可能不参与中菲之间的任何直接的武装冲突,日韩也将卷入。进一步看,中国对菲开战,实际上首要的就是要考虑冒着二战以来全球最严峻的一场战争的巨大风险。

普通国民除了要分担战争的痛苦、战败的羞辱以及领土统一的虚幻快感之外,其他并无相干。对其更重要的是,首先应当享有一个国民应有的待遇、尊严和权利,让他们感到这个国家是他们自己的国家,必须以全身心的投入爱它,并使之免遭破碎,国民与国家的利益才能高度统一,互为依托,相得益彰,国民此时才是一场经由政治家指挥的战争的有力支持者。

1985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


1985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


凡县、团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除在国营、集体、中外合资企业,以及在为解决职工子女就业而兴办的劳动服务性行业工作者外,一律不准经商。所有干部子女特别是在经济部门工作的干部子女,都不得凭借家庭关系和影响,参与或受人指派,利用牌价议价差别,拉扯关系,非法倒买倒卖,牟取暴利。各级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模范地执行本决定,教育自己的子女及配偶遵纪守法,严格按照党的政策办事,绝对不得利用关系进行违法活动。

王福生:公平正义需要从清理“李学明”们的化名起步


光大国际副主席“李学明”因家庭背景曝光辞职一事,也同时曝光了一个长期存在的化名或未化名的隐蔽家庭背景的特殊群体。制度规章不能只是约束草根平民的,如果连人都是不能透明公开的“假人”,那民主法治所要求的其它透明公开,都是无法做到或做好的。

光大国际副主席李学明因媒体报道其家庭背景辞职




来源:中广网


图右为光大国际副主席李学明(资料图)

光大国际前执行董事兼副主席李学明疑系薄熙永




薄熙永被查
李学明是谁?
关联公司隐现
神秘的寰林

海南省副省长谭力:今年西沙旅游必须开通



国家海洋局同意海南省在西沙、南沙填海建码头




栗宪民:中国民主化初期的政治格局推演和中国政治反对派的抉择(下)



当今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力量还有其他也许更重要的组成部分。首先是主要由89民运参加者张祖桦、刘晓波等人起草的《零八宪章》(当然冲击党禁的参加者凡是回到社会上了的也都参与其事),它于2008年一问世,立刻依托互联网获得了广泛传播和认可,尽管当局采取了完全违反当代政治道义准则的打压措施,反而使它在国际社会上获得了更加广泛的关注、支持和赞赏,从而使刘晓波荣获了2010年的若贝尔和平奖。这样,《零八宪章》运动也就成了当今中国政治反对派的中流砥柱,具有更加广泛的社会基础。

刘军宁:“相濡以沫”的社会好吗?




  
中国走向保守主义是很难的,但保守主义对中国绝对是好事;中国走向社会民主主义也很难,但社会民主主义对中国是坏事,它把国民的惰性全部都给调动出来了,把政府和官僚再次养大养肥

在社会民主主义国家,分配权掌握在政府官员手里,只要官员一腐败,手中的资源就变成自己的福利了,其结果要么是杀贫济富,要么是杀贫富济官僚。

不论把社会民主主义作为一种理想,还是作为一种现实,中国都很难具备。作为理想没有必要,作为现实不可能。中国会出现越来越高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呼声,但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国家。而且我们会看到,既使在德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社会党打着响应民粹的诉求上台,但到后期,执行的还是自由主义的政策。

我反对用压制民间资本、增加官富的方式缩小贫富差距。缩小差距最有效的办法是扩大自由,如果要使用增加政府权力的办法来缩小贫富差距的话,最终只能扩大差距。中国现在的贫富差距是实行资本主义造成的,还是权钱勾结造成的?都说“权贵资本主义”,但我只看到权贵。

自由越充分的地方,基尼系数相对才低;经济上越不自由的地方,基尼系数才越高。

只要社会是充分自由的,财富、机会就会在社会各界当中不断循环。恰恰是没有自由,你阻止它循环了,那穷人就永远是穷人了。

知识分子分两大群:一种叫主义型的知识分子,一种叫问题型的知识分子。从这两方面做工作,都可以给中国提供很大的推动力量。就前一种知识分子而言,应多谈主义少谈问题;就后一种知识分子而言,应少谈主义多谈问题。但我觉得在中国更关键的还是前面的多谈主义的学者,他们的推动力量更大,因为他们给后面的一类人提供思想的武器。



孔子思想是一代代儒家筛选出来的
  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不可能
  “相濡以沫”感人,但是糟糕
  不要问要不要救火,要问怎么救
对历史的评判不能搞两套标准

潇湘军:《零八宪章》、公民维权与中国民主转型


潇湘军:《零八宪章》、公民维权与中国民主转型


著名宪政学者、《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的张祖桦先生更是精辟地把这种中国政治转型的路径概括为“新三民主张”——启蒙公民意识,培育公民社会,积累民主实践。“新三民”主张集中回答了公民力量的发育、成长与实现社会民主变革的关系与路径问题。应该说这是中国真正实现宪政民主政治的唯一选择,舍此没有其他成功的捷径

八九民运后,民间主要政治人物纷纷出走海外,以致很久以来中国政治反对力量一直以海外政治人物的主张为依归。刘晓波获奖无疑是中国民运史上的分水岭,它导致世界的目光聚焦到了中国国内,它也必然导致以维权运动为主导的《零八宪章》运动成为中国政治转型的主要力量。

赵常青: “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赵常青


成长于八十年代的“八九一代”最可宝贵的精神便是民主精神、自由精神,以及为民主、为自由而奋斗抗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八十年代的自由思想运动和多次发生的街头化民主运动使得“民主、自由”成为上帝插向“八九一代”心灵高地的最鲜艳、最光辉的旗帜!

依然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八九一代”当奋然崛起,团结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团结执政党内的健康力量,重新扛起青春时代的伟大旗帜,重新肩负起学生时代的光荣使命,重新唱响呼唤民主、呼唤自由的“国歌”和“国际歌”, 为伟大祖国的民主事业、为中华民族的进步事业、为2010年代的中国民主转型事业策马扬鞭、勇敢奋斗!

天不负我辈,我辈安负天!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李干:自由派的忧虑与极左派的密谋



[萧功秦附言]“李干是当年武汉红卫兵领袖,因擅杀对立派,在文革后被判多年徒刑。他已经大彻大悟,我与他相识。本文极有价值,决非一般网文可比,让我们大开眼界。值得一读。”

张宏良前呼后拥地一来到如梦轩,随行人员中就有人不可抑制地炫耀:张教授是通了天的人物,中国面临巨变,张教授将在中央担任重要职务。还介绍说坐在张宏良旁边的一个穿浅红色体恤的某大学的教授,就是未来湖北省委的书记。狂飙三步曲的作者王仁昌在发言中说汉正街将有十万人上街维权,散会后这位未来的省委书记把王仁昌拉到一边说:老同志,不要牺牲在黎明前,再忍耐一下,要不了半年,中国就要大变的。

我意外的收获就是明白无误地知道了掌控乌有之乡的张宏良就是重庆的人,他们将在半年内动手。

张宏良等人如此地卖力地四处煽风点火,煽动仇恨,分裂群众,为薄熙来上位摇旗呐喊,原来是为自己能够在未来的权力集团里分得一杯羹,为了非分地夺得权力,他们要杀人一点都不意外。现在网上传言王立军揭露说,薄熙来准备牺牲50万人,我是不怀疑其真实性的。

泰迪:中向俄发出不满信号人民日报批普京、梅德韦杰夫




   *人民日报批普京、梅德韦杰夫*
  *俄媒体关注*
  *中国党报专挑负面因素*
  *中国发出不满信号*
  *或同俄涉足南中国海有关*
  *工商界人士评论*
  *俄媒也经常批评中国*
  *公开矛盾使俄领导人为难*

杜君立:“公知”只是一个传说




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如果“公知”就是“救世主”,那么他想救的也只是他自己,别人只是他的垫脚石

微风凛凛:为什么只有实行民主才能回到毛泽东时代




回到毛泽东时代是不少人的渴望,他们认为只要回到过去,现在的任何弊病都将一扫而光。毫无疑问,找到毛泽东是回到毛时代的前提。可就算毛泽东包治百病,当下去哪里找一个毛泽东呢?我看唯一的办法是选举,不选举怎么能找到人民公认的领袖毛泽东?

刘亚伟:超越“崛起”“复兴”的价值神话




中国是个大国,也许在未来不久还会成为一个强盛的大国,但崛起的不应是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的“天朝上国”;复兴的也不应是中华文明天下至尊的传统地位。实现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其目的应该是以人为本,是为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民的福祉,其核心内容应该是每个人能够享有自己的权利,是自由、平等、博爱,其途径应该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建立和宪政民主的实行。市场经济、宪政民主、民族国家是一个现代国家的三根不可或缺的支柱

朱清时:南科大转正非招安



张克禹: 逼良为娼并不可恨,最可恨的是既要逼良为娼还要扫黄




以前当我看电视剧或是小说看到逼良为娼的凶手就要大骂一回,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恶毒的人,但是当我今天看到前脚将人逼良为娼,紧跟着的就是“扫黄”,终于不再恨那种逼良为娼的垃圾!

李开盛:南海对峙:不胜而退将是中国最大的失败




外交部副司长:部分海外公民对政府提无理要求




来源:南方日报

我国海外公民自身素质有待提高。一个现状是公民出国前缺乏必要的安全培训,对海外安全环境缺乏必要、基本的了解,自保能力较差。而且部分公民素质低下,不尊重当地风俗习惯,出现违法犯罪、伤风败俗等行为;有些公民对政府普遍期待过高、依赖过度,产生“等靠要”和“免费吃大餐”的心理,希望政府提供“保姆式”服务,甚至提出许多无理要求

(注:这是副司长的昏话,不代表本博观点)

温家宝:收入分配公平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温家宝:近十年我们有两件事做得比较出色




温家宝继而说道,近十年,如果说我们有两件事成绩比较大,做得比较出色,那就是:第一,我们在注重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加重视社会事业的发展,包括教育、科技、卫生。第二,我们经过多年努力已形成一个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


2012年4月24日星期二

秦晖:暴力土改的实质是逼农民纳“投名状”

秦晖:暴力土改的实质是逼农民纳“投名状”


为什么要搞得那么血腥?农民也许不会为了几亩地“抛头颅洒热血”,但如果共产党的胜利他们可以得到好处,共产党的失败他们就会有生命危险,那当然他们就会容易被高度地动员起来。因此,一定要搞流血土改。

n        国共双方都不太重视“土地问题”
n        中共土改学的不是马克思经典
n        俄国土改不是布尔什维克的功劳
n        国民党为“抗战”把农民得罪光了
n        暴力土改叫农民纳“投名状”


  文史大讲堂•第13
  主题:从俄国到中国——“土地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时间:2012314日 1900
  地点: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