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5日星期四

张博:那些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的政府


撕毁西哈努克画像的中国女子被柬警方戴上手铐带到西哈努克画像前下跪道歉……

那些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的政府
  英国政府——6个月与中国交涉10
  澳大利亚——总理5次出面请求
  美国——前总统频频出手
菲律宾——副总统携总统亲笔信赴京求情

【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案例的共同点】
  政府积极作为,为本国公民提供实际帮助
  多起于法律制度与文化的冲突
自发表达意见的公民

【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是民选政府的必然选择】
选票是最直接的压力

【结语】
  我们当然支持巩固传统友谊,也支持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但我们更在意的,是每一位公民的生命与尊严。
  每一位国民的生命与尊严都应得到政府的珍视与保护


  本国公民在海外违反法律以致要接受重刑,政府该怎么做?对于这个问题,由于具体情境不同,我们或许很难简单地给出统一的标准答案,但这条行事原则毋容置疑:以本国公民利益为重。


  英国政府——6个月与中国交涉10

  巴基斯坦裔英国公民阿克毛2007912在乌鲁木齐机场被查获携带约4千克海洛因,中国法院对其判处死刑并于20091229行刑。

  时任英国首相布朗先是在G20峰会上向胡锦涛提及此事,此后又在会见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戴秉国时再提此事。判决后,他又致信中国总理温家宝,“表达了对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阿克毛死刑判决的震惊,并希望中方重新考虑这一决定,提请中国政府减轻量刑”。英国外交大臣也多次向中方表达此意。

  阿克毛被处决后,英国政府24小时之内两次传召时任中国驻英大使,提出抗议。布朗发表声明,表示“震惊和失望”。

  澳大利亚——总理5次出面请求

  2005年,越南裔澳大利亚人阮祥文因贩毒罪被新加坡法院判处绞刑。澳大利亚政府官员纷纷出马要求新加坡赦免阮祥文。维多利亚州总检察长曾亲赴狮城会见新加坡律政部兼内政部高级政府部长,要求对方考虑澳洲民意,并带来了维多利亚州州长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求情信。

  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5次向新加坡提出赦免请求,被拒绝后,他以私人名义请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网开一面,阮祥文才得以在刑前见他家人最后一面并与他们握手。

  美国——前总统频频出手

  2009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问朝鲜,以解救因非法入境被判处12年徒刑的两名美国女记者。次日,克林顿就带着笑容与两位亚裔美国人同机返回美国。

  期间,克林顿与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谈。朝中社表示,克林顿传达了奥巴马的口讯,对两名美国女记者“非法进入朝鲜、进行敌视朝鲜的活动深表歉意”,并“郑重地转达了美国政府希望从人道主义出发,宽大处理和遣返她们的恳切要求”。

  一年之后,美国前总统卡特同样在离别的机场露出笑容,他解救了美国公民戈梅斯。此前,戈梅斯因非法入境被朝鲜判处8年徒刑。

  两位美国前总统都已“私人身份”访朝,表达歉意,最终赢取了金正日依据朝鲜法律下达的特赦令,使触犯法律的美国公民得以避免刑罚,回到祖国。

  菲律宾——副总统携总统亲笔信赴京求情

  菲律宾副总统曾两次试图凭借总统亲笔信来挽救在华被判处死刑的菲律宾人,但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死刑被推迟了1个月;第二次,“中国方面通知菲律宾目前无法安排”副总统访华。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也曾亲自请求胡锦涛为菲律宾毒贩减刑。菲政府向其提供了所有可能的帮助,并“对中国各级政府进行了持续彻底的说明”。

  【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案例的共同点】

  政府积极作为,为本国公民提供实际帮助

  在阿克毛案中,英国驻华大使馆在二审期间为阿克毛联系律师,陪同阿克毛的家人与从英国飞抵乌鲁木齐,完成了其被捕后与亲人的第一次碰面。

  除了通过努力得以让阮祥文与家人见上最后一面以外,澳大利亚政府还派高级官员陪其家人列席法庭宣讲会并为其提供必要的帮助。

  在美国公民因非法入境而在朝鲜被审判后,由于美国未与朝鲜建交,因而通过瑞典驻朝鲜大使馆,及时表达美方立场,同朝方接触。

  多起于法律制度与文化的冲突

  在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的案例中,死刑这一刑罚成为争论焦点。阿克毛案后,不仅英国政府作出回应,且时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代表欧盟发表声明说,“欧盟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处决沙伊克。”同样废除了死刑的澳大利亚人也同样对死刑非常反感,更无法接受绞刑。

  自发表达意见的公民

  由于反感死刑,澳大利亚民众对阮祥文案保持高度关注。在行刑当天,多地民众举行聚会指责新加坡政府的决定。

  当菲律宾政府的努力失败后,副总统比奈致信“菲律宾天主教主教会议”负责人帕尔马,呼吁菲律宾人用祈祷的力量协助政府救人。收到信的帕尔马进而要求菲所有教区4日在弥撒中加入祈祷中国手下留情的内容。

  【为境外违法国民求情是民选政府的必然选择】

  选票是最直接的压力

  当本国公民在境外被审判,民众的目光就很容易聚焦于此。原因可能是想象中的邪恶政权司法不公,可能是刑罚实践与观念的巨大差异,更可能仅仅是出于一国同胞之关系而生的简单同情。无论肇始于哪种原因,民众的目光都将推动政治家的手。

  民选政府必然重视选票,从而可能在相当程度上重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被选票驱使,即使明知不可为,政治家也起码要摆出样子,为国家和国民的尊严和利益发声。在真正实行选举政治的国家,不会有官员敢于无视海外国民被辱,还只清谈外交。外交,终究也是为国民。

  每一位国民的生命与尊严都应得到政府的珍视与保护

  空谈国家尊严或是国家利益,纵使天花乱坠也难以使人全信。意识形态灌输的时代已经过去,民意的赢得与争取只能靠实打实的公共服务与产品。只有真正关注每一位国民的生命与尊严,而非眼朝上泛泛空谈,老百姓才能真正领略到“为人民服务”“以人为本”的政纲,民众才能幸福,国家才能强盛。

  被扣留朝鲜的两名女记者在与家人通话时,其中的韩裔女记者请求总统夫人米歇尔为其释放做努力,华裔记者多次强调说,很需要美国政府的努力,帮助其得到释放。我们现在不求能有金发碧眼的中国人(应为“美国人”——共识网编辑注)这般信任政府,只求当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独处异乡时,能因心中有中国政府的庇护而感到安全,而不只因纸面上的GDP感到自豪。

  【结语】

  我们当然支持巩固传统友谊,也支持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但我们更在意的,是每一位公民的生命与尊严。


来源: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