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星期三

颜昌海:我为什么尊崇温家宝?(节选)



在这里可以再说一次,敬重温家宝总理,他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他的导师胡耀邦。在中国特殊的情况下,温家宝所做的,我认为已经达到某种极限了。


2012929,温家宝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3周年招待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的伟大力量和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将推动中国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方面的体制改革,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法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提高国民素质和道德水准,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在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进行现代化建设,是前无古人的事业,需要进行艰苦探索,但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笔者激动之余,草就古体诗一首《赠温家宝总理》,以表感佩之情——

处义不回是温公,鞠躬尽瘁为大同;
百年贤相功成日,兆民景仰不老松!

该文发表以后,在凤凰博报我的博客,就有近5万人次点击,多数读者欣赏;当然也有不认同声音,比如凤凰网友[2012-09-30 10:43:07 PM]说:除了喊出各种让人神往的口号,此君有何作为让先生如此盛赞,请先生详细罗列说明,以解众人困惑。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回应一下。
笔者以为,知识分子的独立立场,并不意味着事事都和执政当局反着来,并不是永远都是一个反对派,或者是一个单纯的反对派。真正的知识分子是赞成那些应该赞成的,反对那些应该反对的。比如现在,北京拿下薄熙来,毫无疑问对中国是好事情;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结束,对中国来说,是带来了一个破局的契机,有可能使中国向良性的、宪政的、现代性的方向转变。在这一点上,民间知识分子即便不使用“和党中保持一致”的话语,也应采取这样的态度,即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结束,对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来说,和中共中央有关的决策有相同、近似的地方。在分析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的时候,不是看它是否是当局的政策,而是看这个事件本身是否对中国的文明历史进程有利;如果有利就赞同,如果有害就反对,而不是考虑它是否来自党派来自政府……;坚持“非官方”而不是“反官方”色彩,而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不是基于他的身份、职位、地位,而是强调他的人格表现和行为方式。
读者知道,笔者不仅赞同温家宝的讲话,同样也正面评价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北京,完成国共两党领导人60年以后的“破冰之旅”。这个“破冰之旅”结束了中国(两岸)60年怒目相向、不共戴天的悲惨局面,海峡两岸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国民党已第二次执政,而且在马英九时代,有可能国共走向正式的谈判,对中华民族来说将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不受党派和意识形态的制约,谁对中国对世界做出了正面贡献,就一定给他首肯。
温家宝总理,笔者一直高度地赞美他。因为笔者特别看中政治家的人格和道德。在中国,能干人、聪明人、技术人员到处都有,但是有道德、有良知、有人格高度的政治家,对中国来说是非常稀缺的资源。温家宝自己曾说他就是一匹负轭前行的一匹老马;这是一个执政当局主要成员发表的一篇有利于中国民主的政治宣言,也是他的一篇道德自白。所以,我觉得温家宝是一个罕见的、君子般的政治家,他有深厚的忧患意识,他真是对中国的危机忧心如焚,不遗余力的呼唤中国进行体制改革,他用这种语言去认同现代的普世文明和普世价值。他对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世界的自由民主运动深表同情和支持,他甚至说,中国的进步需要中国人民的觉醒、参与和支持,……。这些话是正声,是悲声,是忧患之声。这是中国大陆统治集团稀缺的一种声音。而我也认为,温家宝的这个轭本来应由当政者共同来负担,但不幸的是,这个轭现在相当一部分是温家宝个人来负担,而且他还不被人理解,还被人热嘲冷讽。所以温家宝说,他在为国家服务的四十多年当中,他感到自己的独立人格不被理解,感到孤独。他痛心疾首,这是七十岁的一个老人。而且他说道,也许我为国家和人民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我死之后希望大家统统把它忘掉,我做的不好的事情,或者体制局限做不好的,请求人民的原谅和宽恕。这已经不仅是政治问题了,这是道德问题,这是精神问题,甚至是个宗教问题了,这是个灵魂的问题了。
在这里可以再说一次,敬重温家宝总理,他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他的导师胡耀邦。他不一定会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中国也许永远产生不了前苏联那样的政治家,他也许不是简单的做共产党内的蒋经国。中国的历史环境确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就像德国的大思想家雅斯贝尔斯说的一样,历史是不断地更新的,真正的思想家是要跟着历史更新的步伐往前思考的,而不是停留在原地不变,而不是坠入一种虚无主义:一切都是相对的,一切都是过去的,一切都是无聊的。每一个时代都是真理的一次显现,温家宝在2012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上的言说,就是中国的真理显现的那一个瞬间,至少是在政治人物当中。所以,作为民间知识分子,我高度的评价温家宝。同时,温家宝不仅不是一个只说不做的人,温家宝为中国人民做了很多事情,矿难的时候,他下到700公尺深的井下,汶川大地震,他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西南贵州的雪灾,他也一个人颠颠沛沛第一时间到现场,……。他面临的局面没有影响他,他不仅坐而言,而且他起而行。即便仅仅是言,言论有时候比行为更重要:知难行易呀!
在中国特殊的情况下,温家宝所做的,我认为已经达到某种极限了。


来源:作者凤凰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