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

杨佩昌:从美国大选和中国人下跪看中国崛起



 1993
年,15岁的美国学生迈克菲在新加坡涂鸦,被法官判处鞭刑6鞭。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出面求情,新加坡的总理才说:“看在美国总统的面子,减去2鞭,但必须执行鞭刑。”


最近,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两个美国鬼子在辩论中多次提及中国,并且在第三场电视辩论中将涉及中国的主题命名为“崛起的中国及其挑战”。不管说好还是说歹,反正不少中国人听起来内心很是受用,很多网民心潮澎湃,认为中国真的崛起、成为举足轻重的大国了。某些学者甚至到国际上探讨起“中国模式”,似乎中国道路是通往光明的最佳选择。特别是在欧债危机的背景下,一些人更是自鸣得意,以为欧洲不行了,美国还没有缓过气来,只有中国一枝独秀。
正当人们豪情万丈地憧憬祖国美好未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消息:柬埔寨某服装厂的一位中国籍女性管理员在柬埔寨官方哀悼西哈努克期间,指责工人怠工并从一位工人手里抢下西哈努克的画像并撕毁。22日,柬埔寨警察将这个中国人带上手铐,带到凭吊西哈努克的地点,并当着工厂员工的面烧香下跪。后续措施是,柬埔寨一家法庭23日下令将这名中国籍女性管理人员驱逐出境,同时判处这名女子罚款及监禁一年。
一般而言,小国、特色之国容易出怪事。比如我们的亲密盟友北韩,洪水暴发之际,民众首先想到的不是保护自己或家人的生命安全,而是领袖的画像。在文革期间,你只要不小心弄脏领袖的画像,后果只有一个:枪毙。其实,撕张照片并非一件多么天大的事情。美国人动不动撕毁小布什、克林顿和奥巴马的画像,甚至烧毁美国国旗,也没有见这些人受到任何惩罚,甚至民众都懒得理这些人。伟大人物并不会因为受到侮辱而形象受损;强大国家并不会因为国旗被烧而变得虚弱。相反,对侮辱的宽容,恰恰彰显其伟大。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这位女士撕张照片就被拉去下跪就实在过分了。柬埔寨人民的心理也实在脆弱得很,应该向中国人民好好学习才是。据报道,今年5月,俄罗斯籍首席大提琴手奥列格·维捷尔尼科夫辱骂中国女乘客,并用中国话骂中国人傻逼。虽然暂时停止了他在中国的工作,但也没有拉他去下跪嘛。由此可见,这位中女士在柬埔寨的遭遇惨了点。
那么,中国人在外毫无地位是如何造成的呢?按理说中国崛起了,中国人在外应该受到尊重才对。可是,你看在外的中国人是如何被对待的。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整个非洲,你都能听到“提心吊胆”这个中国成语。正如一名年轻中国人最近所说,“警察和移民局的人每周都来找我们要钱,可中国大使馆什么也不做……为什么我们得活得像贼一样?”( http://www.51junshi.com/bbs/201205/thread_60452_1.html)中国人在外被欺负,难得看到使领馆提供领事保护,只好让中国人在外自生自灭,被欺负就被欺负吧。
回过头来看中国外交部对中国人被迫下跪一事的回应。23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西哈努克太皇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深受柬埔寨人民爱戴。个别人的这种行径是极端错误的,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
西哈努克究竟是谁的伟大朋友就不深究了,至于柬埔寨人民是否爱戴也懒得探求。但既然那么爱戴,为何几十年不接回自己国家供养?仔细品外交部这位先生的措辞,感觉很有意思:行径。你知道这个词一般是和什么形容词相连吗?野蛮。只不过外交部官员比较文明,所以很克制地省略了一下,由此可见,我外交部官员内心得有多愤慨。再看下一个词:极端错误。我估计发言人听到这个中国人的名字都气得满脸通红、双手发抖。于是,下面的话就顺理成章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往下就不分析了,免得有人说我臆断。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在外犯错误,当然得自己买单。诚然,犯错误难免,受惩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种惩罚也太侮辱人的尊严了,如果你这样对待美国人、俄罗斯人、英国人,估计人家的政府不是这样反应的。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各国政府在处理本国公民在外犯错误的态度和做法:
1993年,15岁的美国学生迈克菲在新加坡涂鸦,被法官判处鞭刑6鞭。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出面求情,新加坡的总理才说:“看在美国总统的面子,减去2鞭,但必须执行鞭刑。”
巴基斯坦裔英国公民阿克毛2007912在乌鲁木齐机场被查获携带约4千克海洛因,中国法院对其判处死刑,英国政府在6个月内与中国交涉10次,为其求情免死。阿克毛被处决后,英国政府24小时之内两次传召时任中国驻英大使,提出抗议。布朗发表声明,表示“震惊和失望”。
2009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问朝鲜,以解救因非法入境被判处12年徒刑的两名美国女记者。次日,克林顿就带着笑容与两位亚裔美国人同机返回美国。一年之后,美国前总统卡特同样前往朝鲜解救美国公民戈梅斯。此前,戈梅斯因非法入境被朝鲜判处8年徒刑。
菲律宾人贩毒在中国被抓,菲总统阿基诺也曾亲自请求胡锦涛为菲律宾毒贩减刑。菲政府向其提供了所有可能的帮助,并“对中国各级政府进行了持续彻底的说明”。
 2005年,越南裔澳大利亚人阮祥文因贩毒罪被新加坡法院判处绞刑。维多利亚州总检察长曾亲赴狮城会见新加坡律政部兼内政部高级政府部长,要求对方考虑澳洲民意,并带来了维多利亚州州长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求情信。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5次向新加坡提出赦免请求。
例子就不多举了。只有政府把国民的生命和尊严当回事,别国才会对你表示尊重。如果政府都不太尊重、爱惜自己的国民,外国欺负中国就礼所当然,而且也没有任何风险了。
衡量一个国家的崛起,指标是多样的。不仅仅是看经济,还有人的尊严。也只有政府把保护人的生命和尊严当做第一要务,国家的崛起才有意义。
 
 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