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5日星期四

信力建:有中国特色的统计数据



用脚趾头去统计全国人民的失业率,能让民众去关注统计数据本身吗,也只会让统计部门成为广大民众的嘲笑对象。试问,如此失职的部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计算方法和统计口径的不同,导致滑稽的结果出现。不管是哪个统计结果,都是一个“学者们不相信、国外研究机构不相信、群众不相信、统计和劳动部门自己也可能不相信”数据。


制度设计上、人文关怀、民生问题上的中国特色都可以让公众忍受的话,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统计科学,在这里也能演变成中国特色统计学,又该如何去接受?----这个古老而有步履缓慢的国度公布的有中国特色统计数据,总能让公众胆颤心惊、望而生“敬”甚至“为国自豪”。 总有一组官方的统计数据,让全国民众泪流满面,“雷”若木鸡。我们总会被统计局的官员呕心沥血统计的数据感动得一塌糊涂,也总会让我们感慨世间学问是如此博大精深,也总会让我们对官员有着“敢与天斗、敢与民争”的莫大勇气肃然起敬。
国家统计局200949公布了2008年全国城镇职工收入,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万元,增长17.2%,日均111.99元。根据统计局的这份报告,平均工资最高的行业是证券业;企业、事业单位和机关(即公务员)中,平均工资最高的是机关;最高与最低平均工资之比是111。另据媒体报道,即使在全球金融危机下,我国银行业的业绩也全线飘红,盈利飙升,各类指标名列全球第一,“这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春的气息”----房奴们的呻吟换来了银行的凯歌。
从统计报告,我们是丝毫看不出中国的贫富悬殊在日益恶化,尽管联合国的报告早就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越国际警戒线。反而是全国人民的收入在不断增长,“又取得一次阶段性的显著成果”。但令人心惊的是,从报告的统计口径就足以让我们为之震撼,是全国城镇职工收入,而不是全国人民的收入。这份官方统计报告有意无意将5亿农民排除在外,而5亿农民中有多少能达到城镇职工的最低平均收入,又有多少能达到年收入2.9万元。当然,央视报道新农村中的典型户不在我们考虑的范围内,彼此心照不宣。如果计入这5亿的农民(工),扩大了3倍的基数后,我们的年收入还有多少?我们又怎么能忍心、狠心将最朴实、最勤劳的中国老百姓弃之不顾呢?不将失业的3000万农民工和600万大学生考虑在内,又怎么能真实地反映出社会现实呢?又怎么可能给决策部门提供可靠的数据支持呢?或许大家心里都明白,在越来越提倡绿色GDP之后,这些“喜人增长”的数据就是传说中的软实力,是某些官员的政绩表现,仕途升迁的资本。
统计部门不改变统计口径和方法,永远都对不起5亿被忽视的、我们的衣食父母----农民兄弟,我们也永远无法得知占据人口近半数的农民的生存状况。
一个人的战斗是孤独而单调的,或者说是无意的;一群人的战斗是集体无意识的,最充分的体现了我们官方机构善于玩弄数字的光荣传统。统计部门,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世界银行于0948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中国虽然提高了扶贫标准,但是新的扶贫标准依然与国际标准有相当大的差距。在盛大的“两会”后,我国实行新的扶贫标准,政府将贫困线提高至人均年收入1196元。但在世界银行看来,这依然偏低。世界银行推荐的贫困线标准是日人均1美元以下的为贫困人口(推荐中国使用1.25美元的标准)。而依照官方统计数据,城镇在岗职工基本不属于贫困人口,所以城市居民中的贫困人口占全国总贫困人口的不足3%,收入报告中忽视的农村人口才是贫困人口的绝大多数。
若采用世行的标准,中国的贫困人口将仅次于印度,达到2.54亿人,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1500万人。贫困人口的统计,又一次体现了彪悍的中国特色。低于国际普遍的统计标准,得出我们国家已经“脱贫致富”,这是一项丰功伟绩、伟大的人类工程。让13亿人全面富起来,这笔功劳,中国政府肯定不会客气地收入囊中,正如解决13亿人的吃饭问题一样。
总是想着要与国际接轨的中国特色,怎么在扶贫标准方面就官方集体失忆呢?怎么也想不通,总是想着全球挣第一的中国,怎么会在扶贫标准方面落后于人呢?
或许我们可以再一次说服自己,国际社会向来以双重标准对待中国。纵然委屈,但我们也异常大度地不予计较。掩耳盗铃的失业率统计,却让我们无法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某些人的无耻。
官方媒体高调报道了美国3月份高达8.5%的失业率,并用骇人听闻般指出美国失业率2010年底将达到10.5%。同时也异常兴奋的宣布我国去年城镇登记失业率只有区区的4.2%,远低于7%的国际警戒线。毋庸置疑,这一方面在说明彼岸的美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另外一方面,是用最科学的比较去宣扬我国制度上绝对优越性。
如果社科院不来搅局的话,民间的争议声兴许不会那么汹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不会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的地方,成为众矢之的。官方研究机构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中称中国城镇失业率攀升到了9.4%,超过了国际警戒线。
姑且不论谁对谁错,部门之间统计数据的打架,凸显了统计口径和计算方法的严重缺陷,也再一次显露出失业率数据的水分之大。最令人担心的不是数据本身,而是采纳数据作为依据的决策部门,他们会用哪组数据作为决策的依据?事关民生这个重大问题上,统计部门如此儿戏,怎么能对得起广大的选民和纳税人呢?
当我们将目光对焦到统计数字上时,发现可爱可敬的农民兄弟又一次“被制度勒令在人民之外”。以人保部的数据来看,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2%,则有接近1000万的城镇居民是领取了失业保险。由于领取失业保险有着非常繁琐的手续和极高的门槛(必须缴纳一定期限的失业保险、地方财政有失业资金提供等等条件),因此失业的人不一定去登记失业,或者领取到失业保险,这也造成了失业人口在这一步的统计流失;人保部统计是城镇人口,广大的中国农村有5亿的劳动人口,包括成为农民工的1.8亿(官方称1.4亿),这占据大半数的劳动人口被可恶的统计口径排除在外。这是失业人口的第二次统计流失,也是最严重的失真。失真的数据里面就包括了众多学者所说的“隐蔽失业”人口,这部分隐蔽失业的人口是官方统计方法中的“农村人口被认为是充分就业”前提造成的。按照一个劳动力种植10亩耕地的标准算,18亿亩的耕地只能让1.8亿的农村充分就业,除去1.8亿的农民进城成为农民工外,还剩下1.4亿的农民是无地可耕的,也就是失业人口。大量失业的农民工返乡回到自己的家乡,由于无地可耕成为失业者,本来这就造成失业率的飙升,反而将失业率拉了下来“躲在安全的地方”。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非常讽刺且滑稽的中国特色现象。
在失业率的统计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之间有较大的差距。美国的失业人口统计细致到每个行业,我们却无法接纳自己的同胞兄弟。(1.8亿的进城农民工中2000多万处于无业状态。一共有接近2亿农村户口的人群是失业的。)在与国际接轨这个重大战略目标中,政府又一次“选择性失聪”。
用脚趾头去统计全国人民的失业率,能让民众去关注统计数据本身吗,也只会让统计部门成为广大民众的嘲笑对象。试问,如此失职的部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计算方法和统计口径的不同,导致滑稽的结果出现。不管是哪个统计结果,都是一个“学者们不相信、国外研究机构不相信、群众不相信、统计和劳动部门自己也可能不相信”数据。面对如此让人愤怒的统计数据,不可避免的将人们的发泄点集中在“登记失业率”上。废除“登记失业率”,改用“调查失业率”,采用全口径的统计方法,对全国劳动人口作出科学的统计,势在必行。
(文章原创于20094月)
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