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7日星期六

航亿苇:薄熙来问题在于坦诚真相



“人在做,天在看。”极左明明给中国带来深重的灾难,但一些人却非要颠倒是非,做着那种重回文革的美梦。他们通过“乌有之乡”等平台,确实聚集一股足以呼风唤雨的力量。孰料,他们找到的一个“薄泽东”竟然是这样一个货色。极左派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政治骗子身上,可谓大大失算啦。随着薄熙来案更多真相被公开,相信必有很多极左的盲从者会清醒过来。上天似乎不想看到中国再陷第二次文革的历史闹剧中,故让极左派的“薄泽东”大戏砸大锅了。



薄熙来的名字,在前些天还是一个不可随意言说的隐喻。在公布薄谷开来及王立军案最后处理结果时,薄熙来的名字并不能直接点出来。谈及王立军被其扇耳光一事,用“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来代替薄熙来。而“中共中央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的消息一经公布,那种隐晦之辞就不需要了。
薄熙来的问题,直接影响到当前的社会安定和改革开放大业。若迟迟不处理,某些人就借他的名字来搞事。这是由于薄熙来善于用媒体资源自我包装,并将自己塑造成新一代“红色”传承人的缘故。那些极左人士或啸聚于“薄泽东”名下或以种种形式为薄氏抬轿子,目的不过是企图干扰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开放,以为“薄泽东”能够将他们带回到文革时代而已。
从王立军私闯美领馆开始,就开始出现谣言和预言(真言)相互竞扯的局面。就从那时开始,王立军案实际变为薄王案。一方面,有人不断说出真相,但却被斥之“谣言”,而企图掩盖真相的说辞,恰恰才是谣言。在薄熙来还在任重庆市委书记时,就泡制出王立军“休假式治疗”那种谣言。薄熙来被免职后,又有人说薄熙来还会被重用,将改任其他重要职务。也有人说,薄熙来出事后,将在京城安排一种闲职。诸如此类的谣言,有为薄熙来张目之意,也有贬损中共中央权威的意图。他们无非说,由于薄熙来身居高位和特殊背景,高层不敢轻易动他。在这样的谎言掩饰下,若遇到合适的机遇,盲从者就可能听信他们的鼓动去当政治炮灰。
笔者说过,薄王案调查需要时间,可民众最缺的却是耐心。极左派就是打的这个时间差。明知谎言的肥皂泡就要破灭,他们仍存幻想,这也是他们总是那么愚蠢的品质所为。他们永远缺少理性、智慧和自省,要不,也不会在历史上将文革弄得天怒人怨的绝境。
凭心而论,中共中央从201226,王立军美领馆事发到9月底最终公布对薄熙来的处理结果,也就七八个月时间。中共中央的公报中还有一句话:“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这说明要查清薄熙来的全部问题仍然需要一段时间。试想一下,薄熙来在任大连市领导时就开始严重违纪并一路高升,那此人的社会能量何其强大?一个拥有巨大社会资源又窃取高位的人,那还能没有两把刷子?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极左派一再企图保住“薄泽东”这个象征,至少可以最大限度拖延一些时间。在薄谷开来案宣判前后,有人把政治谣言的矛头直接指向当前国家领导人。他们一再试图动员盲从者为保护薄熙来而“斗争”。只要能成功要挟中共中央,令薄熙来得不到处理,无限地拖下去,那么,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编织新的政治谎言,设法聚合他们的政治力量。他们以为当前中国内外问题比较突出,或可以利用之。
他们设计的招术就是努力将薄熙来的问题政治化,天理昭彰的是非题变成一种罔顾事实的诡辩。有些人仍然被蒙蔽,仍在坚持崇信薄熙来,就是他们的所谓群众基础。
这也是薄熙来问题复杂性所在。而中共中央在“十一”和18大前决定对薄熙来“双开”,移交司法处理,这一时间节点的选择有一定的政治智慧。薄熙来不仅用人失察和滥用职权,而且还有重大受贿和乱搞男女关系等问题。这样的结论,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支持,这就将“薄泽东”的画皮彻底剥开了。只是,向民众告知这个人的罪过,又需要花一番功夫。不然,那些故意搅混水的人就还有文章可做。
薄熙来于20123610日,言之凿凿称他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儿子开法拉利传言是“一派胡言”。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夫人薄谷开来却因经济纠纷直接变成杀人凶手。而薄熙来扇王立军耳光导致二人决裂,恰恰又因为薄谷开来杀人案等原因。
就这样一个人,极左派却不认真调查研究,轻易就相信他的那种“唱红打黑”,以为终于找到了代言人。“人在做,天在看。”极左明明给中国带来深重的灾难,但一些人却非要颠倒是非,做着那种重回文革的美梦。他们通过“乌有之乡”等平台,确实聚集一股足以呼风唤雨的力量。孰料,他们找到的一个“薄泽东”竟然是这样一个货色。极左派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政治骗子身上,可谓大大失算啦。诚然,由于“薄泽东”这个形象成为一个客观存在,一些人从情绪上不能接受他是一个犯罪嫌疑人这个事实。但假的就是假的,真相就是真相。只要把事实真相坦诚告诉民众,极端的痴迷者最终只能是极少数人。而随着薄熙来案更多真相被公开,相信必有很多极左的盲从者会清醒过来。上天似乎不想看到中国再陷第二次文革的历史闹剧中,故让极左派的“薄泽东”大戏砸大锅了。
在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面临社会问题更为严峻之时,就是不能再受极左派干扰才能让国家找到真正的大国策。薄熙来问题的社会影响很大,根本原因在于此。

本文作者:航亿苇
文本出处: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