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星期三

李银河: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提、目标和可能性




中国的政治改革只有对现状有个基本肯定的前提才能顺利推进,因为如果假设现在的体制完全是帝制,那就只有革命一途,大家都去做孙中山,改革即成无稽之谈。

改革的目标是建立健全的民主政体。
如果改革,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民意代表和协商委员的遴选办法。只须将目前的遴选办法改为竞选就可以使这一利益表达机制完善起来,真正实现民主化。
民主改革的目标还应当包括宪法中已经明文规定但是常常并不能很好实行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权利。由于历史和文化的惯性,公民的这些民主权利常常被违宪剥夺。最终的解决办法是设立宪法法庭。

21世纪的中国,与清末相比,民主和自由已经从负面价值改变为正面价值,即使反对民主自由的力量也不敢公开说反对民主自由,只能找其他借口。这就使得中国目前的民主改革有了意识形态上的合法性。

  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是大势所趋,我相信也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要做的事情。



  (一)前提:肯定现状

  从国人目前的舆论看,有相当一批人是对现状全盘否定的,极端者甚至情绪相当激愤,把当前的制度完全视同于清末的专制制度。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虽然当前体制的运行机制与清末有很多相像之处,但是并不完全一样。

  一个国家能拥有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是由历史和文化决定的,我们最可能拥有的就是历史和文化中曾经有过的,最不可能拥有的就是历史和文化中没有过的。所以,目前的政治体制与帝制有很多相似之处是很自然的,虽然它令人感到痛苦,但是我们不得不忍耐,因为对历史和文化来说,没有假如(假如我们的历史不是这样,而是像欧美那样)。

  中国的政治改革只有对现状有个基本肯定的前提才能顺利推进,因为如果假设现在的体制完全是帝制,那就只有革命一途,大家都去做孙中山,改革即成无稽之谈。而且这一判断并不符合事实,不符合经过整整一百年的革命、斗争和改变之后的现状。

  (二)改革的目标

  改革的目标是建立健全的民主政体。虽然目前的政体有民主的成分,但是还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

  民主制度的实质是公民利益表达的畅通无阻。所以民主制的核心是利益表达机制的完善。目前的人大和政协都是很好的制度,但是在民众利益表达方面不够完善,不够畅通。如果改革,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民意代表和协商委员的遴选办法。只须将目前的遴选办法改为竞选就可以使这一利益表达机制完善起来,真正实现民主化。每位代表要发表竞选纲领,即他一旦当选会对社会的改良有哪些主张,拥护这些主张的选民自然会选举这样的人做代表。民意代表遴选办法的这一改变将会有效改变目前代表大多并无自己的施政主张或者根本没有参政的抱负和能力的状况,使民众利益的吁求直接到达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

  民主改革的目标还应当包括宪法中已经明文规定但是常常并不能很好实行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权利。由于历史和文化的惯性,公民的这些民主权利常常被违宪剥夺。最终的解决办法是设立宪法法庭(这是许多宪法学家多年来一直在呼吁的)。所有涉嫌违宪的事件由国家宪法法庭来裁决,一旦有了宪法法庭,违宪的事情将大大减少,国家民主化程度将大大提高。(比如,像文化革命这样违宪的事情将有望彻底避免发生。)

  (三)改革的可能性

  改革的前景在于,虽然目前的政治体制带有传统帝制的特点,但是社会物质和精神的发展已经使改革具有客观和主观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包括:

  (1)在全国范围内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使得政治改革有了一点可能性;

  (2)资讯技术手段的发达,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使言论自由有了一点可能性;全国网民数量已经超过5亿,使得言论的钳制在技术上已经成为不可能;互联网这一新的技术手段还可以被用于各级代表的竞选,与传统的竞选手段相比既有效,成本又低很多。

  (3)在21世纪的中国,与清末相比,民主和自由已经从负面价值改变为正面价值,即使反对民主自由的力量也不敢公开说反对民主自由,只能找其他借口。这就使得中国目前的民主改革有了意识形态上的合法性。

  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是大势所趋,我相信也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要做的事情。


来源: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