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沈彬:警惕“改革死角”成为极端事件起爆点

现实中积累的矛盾,必须以改革的方式来解决。在改革的死角里,哪怕是既得利益群体,内部也矛盾尖锐。没有公平、阳光的标准,不公就会扭曲为新的标准——既然公司领导可以把“自己人”弄进公司,那么为什么我的子女不可以?这就是这起极端事件的逻辑线索——起于改革的滞后,缘于对国企利益的侵夺,终于一场放火杀人的惨案。


  这是一起惨烈的极端事件:827,湖南邵阳市自来水公司内退员工石燕飞,对正在开会的公司党委班子成员泼洒汽油并点火,造成34伤;石燕飞在作案后,跳楼自杀未遂。

  但是,这个选择用“同归于尽”表达诉求的妇女,却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弱势群体”。事实上,她行凶的原因是不满自来水公司没招收其第二个孩子。这桩血案,曝光了国企职工“世袭”与外来关系户挤占编制的矛盾。

  据报道,自来水公司自建立起,即确立了职工“世袭制”的传统,就没有“公开招录”一说。但是公司经理隆新民(本案中的死者之一)上任之后,“十年没有安排职工子弟”。不光是行凶者石燕飞不满,整个公司有上百人对此不满;这些人把矛头指向隆新民只解决“自己人”就业,比如,隆把自己的老婆从濒临倒闭的烟厂,调到自来水公司当了副科长。这些“外来户”严重冲击了自来水厂小圈子的既得利益。

  虽然,去年石燕飞的一个女儿,还是被安排进了自来水公司工会,但另一个女儿却未得到安排。石燕飞对此十分不满,最终放火行凶。

  这起极端事件的根源,在于瓜分国企利益不均引发的矛盾。就像一位员工所报怨的“有关系有门路的子女亲戚,都往自来水公司进,公司职工子弟反而安排不下了”,包括行凶者在内的国企员工,抱怨的不是不公平,而是他们没有分到一杯羹。

  据称,该自来水公司员工、内退员工约2000人,但实际有700人就够了;不少人吃空饷,从来没有上班。人员严重超标、子女“世袭”的成本,无不打进了自来水水价里,由当地市民承担。2009年,湖南省物价局同意邵阳市的请示,将邵阳城区自来水价格由平均每立方米1.42元调整到1.72元(水资源费、污水处理费另计),理由是“补偿成本、合理收益”。只是涨了3角钱的水价,到底是补到了自来水的生产成本里,还是让内部员工瓜分了?

  最近,水电、天然气等价格喊涨之声不断,这些公用事业单位无一不说自己“又亏了”,然而公众往往不买账,关键还在公用事业单位改革滞后、铁饭碗长存。在内部人操纵的治理格局下,这类国企没有动力消减成本、提高效率;相反,很多时候这类国企即尽可能满足内部员工的利益诉求,从高福利、低效率的“铁饭碗”,到安排七大姑八大姨上岗。

  这次邵阳市自来水公司爆炸案,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一些地方公用事业单位这个被忽视的“改革死角”。相对于之前备受舆论谴责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萝卜招聘”,邵阳自来水公司则完全是另一个格局——只有“世袭”,不知“公开招录”为何物,不屑于玩猫腻。“反认他乡是故乡”,真的把国企资产当成了自家财产,所以在自己只有一个女儿被公司录取之后,行凶者仍理直气壮地觉得不公平,以致要杀人报复。

  现实中积累的矛盾,必须以改革的方式来解决。在改革的死角里,哪怕是既得利益群体,内部也矛盾尖锐。没有公平、阳光的标准,不公就会扭曲为新的标准——既然公司领导可以把“自己人”弄进公司,那么为什么我的子女不可以?这就是这起极端事件的逻辑线索——起于改革的滞后,缘于对国企利益的侵夺,终于一场放火杀人的惨案。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