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湖南邵阳纵火案调查:部分领导互招对方子女谋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司纪检科职工家属称,所谓“调龙拨凤”,就是领导与其他单位的领导之间,互相招对方的子女,然后,再通过正常渠道调入自己的单位,这样,“看上去人是从外单位转来的,实际上,却是变相解决自己子女就业。”


来源:西部网作者:潘京


核心提示:据邵阳自来水公司职工家属称,十多年来名义上没有招收公司职工的子女,但个别领导可以通过“调龙拨凤”的办法,让自己的亲属和关系户进公司。领导与其他单位的领导之间互相招对方的子女,然后再通过正常渠道调入自己的单位,这样,“看上去人是从外单位转来的,实际上,却是变相解决自己子女就业。”
27日上午10时许,湖南省邵阳市自来水公司领导正在开会时,该公司内退职工石燕飞,因不满公司未同意招收其第二个孩子进公司工作,携汽油瓶冲进会议室投掷,当场烧死3名管理人员,烧伤多人,而石燕飞也于昨日抢救无效死亡。
内退腾岗,安置员工子女原本是不少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传统福利,但这一次,“香饽饽”却引发了对福利分配的强烈不公平感,最终酿就惨剧。
碉堡岭上平静如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前天晚上,他爱人和儿子(还在念高中)取了趟衣服,就再没回来。”住在郭金峰家隔壁的老奶奶指了指身后紧闭的防盗门,颤巍巍地说。
郭金峰家位于湖南邵阳市碉堡岭自来水公司小区1号楼西北角。平时,邻居们经常能见到他,“50多岁,身高一米七几……”3号楼的女士说,公司领导以前都住在小区,后来慢慢就搬走了,只有郭金峰还经常能看到,“虽没打过交道,但看上去人挺谦和的”。
郭金峰是湖南双峰县人,碉堡岭自来水公司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分管供应、后勤等行政事务。2012827日上午,他与公司总经理隆新民、副总经理饶晓阳在一场纵火案中身亡。而纵火者,是与他同住一个小区的内退女职工石燕飞。

纵火者石燕飞内退在家月入“不到两千”
47岁的石燕飞家住5号楼,在邵阳市自来水公司位于碉堡岭的5栋家属楼中,这栋楼最靠近路口,出入也最方便——从碉堡岭到繁华的五一南街,只要下个坡就到了。
石燕飞一家原来住在自来水公司位于邵阳工业街的老生活区。1999年公司在碉堡岭的家属楼建好后,她便和家人搬到这里。
在公司,她的主要工作是收取一些单位的水费,制作报表等。2004年内退后,她一直在家,每月的工资“不到两千元”。小区传达室的职工张小英说,石燕飞为人开朗,自己女儿才三岁,每次石燕飞从楼里出来见到,都会跟她打招呼、逗逗女儿,“出事那天早上(27日),她(石燕飞)9点左右出的门,深色上衣,手里也没拿任何东西,路上见我女儿了,还喊‘倩倩、倩倩,快叫石奶奶’……”
石燕飞喜欢让孩子喊她奶奶,可实际上,她并不显老。那天,张小英还以为她是去街上玩,没想到中午时竟传来她去公司会议室纵火的消息。

纵火当天两次到会议室第二次回来时拎着汽油瓶
827是周一,周一上午是自来水公司7个主要领导开会的时间,会议室在六楼总经理隆新民办公室的隔壁。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称,大约事发前二十分钟,石燕飞曾来过一次会议室,找公司领导理论二女儿进公司的事;随即,上午10时前后,她拎着汽油瓶走进会议室。
“她情绪很激动,直接把瓶子里的汽油泼洒过去,在她打开手上打火机的时候,一个领导过来抢,不知是没抢到还是会场的领导抽着烟,结果火就着起来了。”这位知情者说,会议室只有二十几个平方米,汽油引燃后,顿时满屋大火。
关于起火时的情形,知情者说:“当时会议室里主要是隆新民、饶晓阳、郭金峰和另外两个领导,还有一个正要出去打电话,石燕飞泼汽油后,火很快着起来,有人身上着着火就冲出来了,隆新民、郭金峰、饶晓阳和另外一个人被火逼到了北墙边上,最后没办法,就跳出了窗户。”
四个人跳到了6楼的空调室外机上,他们互相拍打着身上的火,坚持了没一会儿,隆新民、饶晓阳和郭金峰便从上面坠了下来。只有一名身上被烤黑的领导,从6楼的室外机跳到了5楼室外机上,最后被5楼的员工救了下来。
而离开会议室的石燕飞顺着会议室东侧的楼梯跑到三楼,或许是听见了有人坠楼,她从三楼跳了出去。事后,有媒体称石燕飞不治身亡,但随即官方称石燕飞还在抢救。
昨日,据报道,由于石燕飞伤情严重,颅脑受损,于上午8时左右不治身亡。

六楼几个窗子着了大火石燕飞从三楼跳了下来
当时,楼上最后一批招募的新员工(职工子女)正在7楼会议室上培训课,火势起来后,烟雾顿时弥漫了整个楼层,很多人都被吓哭了……
1010分,当地消防部门接到报警后5分钟内便赶到现场。15分钟后,楼上的人被疏散,大火被扑灭,然而,此时的会议室已被烧得面目全非。
回忆事发时的情形,在自来水公司办公大楼对面水费缴纳点收水费的文婷至今心有余悸:“大约10点多,收费室的电突然停了,我还奇怪,公司的电从未停过的,正纳闷,就听外面聚了很多人,出来一看,六楼的几个窗子都着火了!”
随即就听到有人坠楼。一个人从三楼跳了下来,落在一楼凉台上。后来文婷才知道,跳楼的就是石燕飞。

事发会议室已成废墟现场布满灰尘和碎屑
事后第二天,火灾后留下的现场依然一片狼藉,不仅会议室被烧得黑漆漆如同废墟,空调被烧毁,过道的窗玻璃也大多粉碎。自来水公司办公大楼6层通往会议室的过道,被几个灭火器挡着禁止通行,而会议室东侧楼梯上,也布满灰尘和碎屑。
829下午,本报记者在邵阳市中心医院11楼烧伤整形科见到了两名受伤的自来水公司领导,其中一人双手被烧黑,胳膊上缠着绷带,另一人则两腿被烧伤,面对一些探视者的来访,两人情绪较为稳定。
有员工透露,石燕飞纵火后,自身的烧伤面积也达30%以上,事后在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有警察看守,不让探视”。

事发自来水公司已经照常运转
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目前隆新民等三位死者的后事还没有办,伤者还在治疗。
此次遇难的隆新民58岁,湖南新邵县人。1979年曾作为援藏干部到西藏自治区任职。曾多次被评为自治区、县先进工作者和援藏工作先进个人。生前不仅担任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还是邵阳市公用事业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虽然说起公司的巨大变故,职工们都有些伤感,但公司还照常运转,即使是隆新民的办公室,也只是在门外多了一张“外出办事”的牌子。

牌友回忆石燕飞爱打麻将不太在意输赢,也不太把钱放在心上
“别说是隆新民、郭金峰,就是一般的员工,她也没跟谁有过节儿。”家属区的居民说,石燕飞并不是一个爱生事的人,内退后,在家就是做做饭,打打麻将,不可能跟领导有多大的仇。
“她很开朗,生活也很规律,一般都是早上在家,下午和晚上去打牌。”邻居王霞说,这些年了,很少见她出远门,大部分时间都在岭上岭下活动。
住在岭下的“摩的”司机姚真力对石燕飞印象深刻,2010年,他曾帮石家送过米,他觉得石燕飞“为人大方,比较爽快”。
打麻将是石燕飞的主要娱乐,牌友谭月说,多年来,石燕飞在牌场上赢的比输的多,但输赢好像都不太在意,也不太把钱放在心上。
就在她出事前一晚,石燕飞还和谭月在岭下打牌。谭月回忆,那一晚打了好几个小时,石燕飞手气不好,到晚上12时散摊儿的时候,她已经输了三四百元钱,“但看不出来她有什么不高兴。”“但那天她不想走,说不想回家——可她不回家还能去哪儿?”谭月说,和石燕飞打了多年的牌,还是头一次听她说不想回家。
石燕飞的老公叶之风(化名)是煤机场的下岗职工,前两年,他在五一南路附近开了一家茶馆,有邻居说,也就从那以后两人慢慢有了矛盾。而发生矛盾的原因,一种说法是,去年叶之风要把老母亲接来家里一起住,因为石燕飞不同意,结果闹得叶之风与自己兄妹关系紧张;另一种说法是,叶在外面有外遇,经常不回家。
一位牌友证实,几天前在打牌的时候曾听到石燕飞说要离婚的话,却没听她说为什么。对这种传言,小区里的人总体感觉他们关系还是不错的,“她老公人也蛮老实,两口子哪有不吵的时候,说他不回家的,都是胡说。”
实际上,周围邻居都知道,石燕飞最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双胞胎女儿。她的两个女儿今年22岁,均为中专毕业,其中一个还读过戏校。大女儿在未进公司之前,曾在外推销过手机,二女儿则在一家汽车4S店做销售。在邻居看来,两个女儿漂亮、可爱,在石燕飞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有时候她们回来晚了,她都会在外面等着。”
她的同事说为解决双胞胎女儿就业她曾用绳子套脖子威胁
“由于之前公司在招技术工人时,考在前几名的职工子女在面试时被刷了下来,后来大家经常去公司闹”一位职工说。
当时公司正在7楼开会,石燕飞便拿出绳子,拴住会议室两个门把手,然后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一直僵持了六七个小时,直到领导层答应,对招收职工子女的模式进行改变。后来,公司决定,每个家庭限一名子女可以招收进来,招收2批,约100人。
一位职工称,石燕飞曾多次找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隆新民,隆也答应尽量安排她的两个女儿都到自来水公司,若只能安排一个,另一个可以安排到污水处理厂(原属自来水公司下属单位)。今年420日,经过考试,约80名职工子女进入了公司,石燕飞的大女儿也顺利在第一批进入公司。
但当石燕飞期待着二女儿8月份第二批进公司时,情况有了变化。
事发一个月前,公司领导专门就石燕飞二女儿进公司一事召开职代会进行表决,结果69人反对,40多人赞成。这下,石燕飞的想法落空了。
“可能就是嫌领导说话不算数。”一位职工家属说,“如果没有领导事先答应她,我想她也不会这样闹的。”

招工内幕领导“调龙拨凤”照顾关系户
说起招工,如今的很多职工家属都很唏嘘,因为十多年来,虽然名义上没有招收公司职工的子女,但个别领导还是可以通过“调龙拨凤”的办法,让自己的亲属和关系户进公司。
“表面上看,十多年来自来水公司没有招职工子女,可是实际上,领导都把自己的孩子弄进来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司纪检科职工家属称,所谓“调龙拨凤”,就是领导与其他单位的领导之间,互相招对方的子女,然后,再通过正常渠道调入自己的单位,这样,“看上去人是从外单位转来的,实际上,却是变相解决自己子女就业。”

自来水公司效益较好但超员严重
“如果是好单位,当然希望孩子能进去。”一些自来水公司职工称,在邵阳当地打工,通常一千元以上,好的在2000元以上,而公司的普通职工月工资两千元左右,“相比之下,比在外面打工稳定、轻松一些。”
据了解,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自来水公司并不算待遇福利好的单位,但在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城市的发展,自来水公司才慢慢成为效益较好的企业。目前,该公司拥有工业街、洋溪桥、城西、桂花渡四座水厂,日供水能力51.5万立方米,城区供水覆盖率100%,是国有中型供水企业。公司主要承担整个邵阳城区和邵东县城及沿途四个建制镇的供水任务,总资产4.15亿元,净资产1.96亿元。现有在职职工总人数1046人,其中高、中级专业技术人员60余人。
这仅仅是表面现象,知情人透露,和大多数国企事业单位一样,该公司严重超员,十多年来内退接近1000人(男50岁、女45岁)。
由于效益稳定,工作强度不大,自来水公司也就成为了人们眼里的好单位、“香饽饽”。
领导招工“调龙拨凤”权力差异衍生公平焦虑
有媒体披露,早在隆新民就任邵阳市城建局副局长时,就曾将自己的老婆由破产边缘的新邵卷烟厂调到自来水公司,并出任供应科副科长。后来卷烟厂倒闭,一些职工也借由隆新民调到了自来水公司。
领导能想办法让人进公司,普通员工便不能。一些职工告诉记者,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进比较稳定的单位,有好一些的福利。领导与职工存在的客观差异在普通员工看来是正常的,不过,在子女进公司一事上,个别职工却无法接受不公平的现实。现实社会当中,带有垄断特性,效益较好的单位,往往在招工方面有“世袭”和“裙带”的特点,而这,又往往会因领导与职工的权力差异,引发种种矛盾和不公平现象,从而衍生出公众在社会公平上的焦虑,一旦焦虑集聚到某种程度,必将酿就颇具杀伤力的社会危害。
“石燕飞纵火报复不对,那领导们‘调龙拨凤’就对了?谁家不想让孩子有个好饭碗!”一位水司员工愤愤不平地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