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左涛:普世价值才是强大中国的必由之路

左涛:普世价值才是强大中国的必由之路

    于呀先生文中提到的“贫富分化、官僚腐败、信仰缺失”等弊端,就是因为摒弃了人类普遍认同的“普世价值”,没有切实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社会制度所带来的恶果。
  所以,我以为:实现“普世价值”,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社会制度,是强大中国的必由之路!



  近日,于网上偶见呀三一先生大作《我为什么认为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强大中国》一文,精神为之一振。愚以为作者能写出如此大作,定是从五卷宏论中找到了新的救国救民的不朽方略。于是欣然拜读,阅后不禁哑然,更有如鲠在喉一吐为快之感。

  客观地讲,呀文一开始在总结中国目前的“内忧”和”外患”方面还是比较中肯和全面的。但呀文随后话锋一转,直接将上述问题归结为对毛泽东错误的批评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而且文字上不惜用“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杜撰造假”“下三烂”等谩骂粗俗字眼,大有文革遗风十足、老子天下第一的霸道,更有将“非毛者”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蛮横,殊不知“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文革的“辉煌”也一去不复返了。

  我理解呀先生的文革怀旧文风,甚至同情呀先生的“文革”情结。但历史毕竟已经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的观点和对问题的看法也应该与时俱进。对毛泽东的是非功过,我们伟大的党也早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其作了客观评价。所以,呀先生大可不必在此出言不逊,上纲上线,以示“忠臣”了。

  中国有句古话:“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武则天死后留下一块“无字碑”,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无法猜测。但她的做法却很明智。任何人的功和过,都不认“金口玉言”,都要接受后人的评头论足。而后人复后人,无穷尽也。任何一代人如果下了“定论”,就等于剥夺了更多后人评说的权利。实际上这也是做不到的。哪怕是刻在了碑上,后人也有“颠覆”它的可能。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即“双百”方针,是1956年4月党中央在讨论十大关系的过程中,确定的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科学和文化事业的重要指导方针。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即艺术问题上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百家争鸣,我看应该成为我们的方针。5月2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正式宣布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作为党发展科学、繁荣文学艺术的指导方针。

  呀文将今日中国的“内忧”和“外患”直接归咎于毛泽东提出的“双百”方针,其真实用意我不敢贸然揣测、亦不好妄加评论,但我以为至少有逻辑混乱之嫌。

  呀文提到:“中国改革开放的那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大都不喜欢毛泽东思想,有的甚至对毛泽东采取谩骂攻击的不友好态度。”我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呀文中提到的“非毛者”,恕我孤陋寡闻,没有呀先生那明察秋毫、洞悉问题的能力。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是两个概念。反对毛泽东错误的人,未必就一定反对毛泽东思想。呀先生在这里混淆这两个概念,而且强调我们“主流经济学家”“大都”不喜欢毛泽东思想。是不甚理解、认识有误?还是故意为之,耸人听闻?若是前者,那仅是幼稚无知,认识浅薄,我们能够原谅,也表示理解;倘是后者,那呀先生就难逃蛊惑人心、破坏稳定、贬低毛泽东思想之责了。

  通读呀文,使我不得不怀疑呀先生还是一位彻头彻尾的伪“民族主义者”。呀先生在文中有一个设问:“一个民族的强大,腰包里塞满了钱,就叫强大了吗?国民经济指标上去了,国防投入上去了,所有的军队都有最新的装备,我们就强大了吗?”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三十年,我国的经济已跻身世界第二,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显著提高,国防实力得到空前发展。而呀先生对上述成就不以为然且嗤之以鼻,与当年“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论调如出一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其真实意图。难道坚持毛泽东思想就是要让中国回到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经济崩溃、小米加步枪的年代?

  我以为,要解决呀文提到的“内忧”和“外患”的问题,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唯有坚持人类普遍认同的而呀文竭力反对的“普世价值”,即“自由、民主、平等、人权”。

  回顾建国后30年间,镇压阶级敌人,从地富反坏,到右派分子,到反党集团,到走资派,到叛徒、内奸、反革命修正主义,以至亲密战友一夜之间成为敌人,说一句话、写一篇文章就成为反革命,数千万生命被残害,连同他们的子女家人遭连累;因“人祸”导致的三年“自然灾害”,我三千万中华同胞命丧黄泉,这些教训不惨痛吗?改革后30年,情况好多了,但是“国民的生命尊严”不被重视,没有得到有效保障的现象,依然大量发生,不断发生的矿难惨案、山西的窑奴事件、刑讯中的逼供现象、污染环境对健康的威胁……难道对这些现象呀先生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吗?难道呼吁“普世价值”,有什么不对吗?

  呀先生极力推崇“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这不就是封建统治阶级用来欺骗、愚弄民众的口号吗?请问,人类历史上有哪一个统治阶级实行过“民为邦本”的原则?相比而言,实现“普世价值”,还民众以民主,虽然也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至少给民众表达民意的机会与选择的权利,多少接近一些“民为邦本”的原则。而民众连表达民意的机会也被剥夺,更没有选择权利的制度,是“民为邦本”吗?我不能证明“普世价值”下的民主一定是“民为邦本”,但反“普世价值”、反民主一定不是“民为邦本”。请呀先生举一个实例说明,人类历史上哪一国家、哪一个社会实行了反“普世价值”的“民为邦本”?

  在“普世价值”光辉照耀下的民主的涵义是治理公共事务,事先要充分听取民意,事中要得到民众的授权,事后要保障不同意见者反对的权利。这是“民为邦本”的国家和社会都必须接受的原则和理念。

  呀先生担心“西方的那些在中国当年被毛泽东批得体无完肤的各种旨在颠覆中国的各种意识又纷纷贴上普世的标签开始大行其道了”。我无意在此为西方的“各种意识”歌功颂德,也知道西方的“普世价值”倡导的民主并非尽如人意。但我以为实行“普世价值”下的民主好处也有很多,其中一例是美国财政支出的75%用于公民的福利和社会保障。这是什么原因呢?按照阶级分析法,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一小撮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怎么会把财政支出的2/3用于大众呢?这是因为实行民主,民主党和共和党为拉选票,不得不给民众好处。而我们中国恰恰相反,用于公民的福利和社会保障只占财政支出的1/3。尽管我们党一再强调,权要为民所用,一心想代表人民利益,但是由于没有实现“普世价值”的决心,民主制度没有真正建立,公共财政不公共、不透明,改革开放的成果被各级政府先占为己有了。这种数据太多了,尽人皆知。日本发生地震,往学校跑,因为学校盖得坚固。而汶川地震倒的最多的是学校,政府大楼却没有倒,这说明什么呢?没有民众参于、监督、授权的权力必然侵犯公共利益。当然,民主不能包治百病,实行民主的国家也问题多多。中国实现“普世价值”、实行民主也需要探索自己的道路、建立自己的模式,但“普世价值”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还是应该分清的。

  至于呀先生文中提到的“贫富分化、官僚腐败、信仰缺失”等弊端,就是因为摒弃了人类普遍认同的“普世价值”,没有切实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社会制度所带来的恶果。

  所以,我以为:实现“普世价值”,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社会制度,是强大中国的必由之路!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