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周志兴:欲速不达和揠苗助长



有人会说,现在进了死胡同,如果不急,就更不可能推动中国这艘越来越慢的大船前行了。这话不是全无道理,但是,就说中国是一艘在茫茫大海上航行的船,船长和大副们发生了问题,是指着他们鼻子大骂一顿甚至把他们推下船去好呢,还是帮助他们,大家合力推动这艘船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呢?
  恰好到了换船长和大副的节骨眼上,不要急,欲速不达和揠苗助长,我们应当铭记于心。


  中国有两句古话:欲速不达和揠苗助长。这话谁都会说,但是真正做到不容易。这是有不少实例佐证的。
  在马路上开车,知道那句警语“十次车祸九次快”,是确确实实用血换来的道理。如果说这还是牵扯到个人或少数人的个别事故,那么,看看共产党夺取政权中及建设新中国过程中的教训,就会更加清楚。
  三十年代初,在共产党的力量还不太强大的情况下,党中央制定了在一省和数省建立红色政权的方针,急躁地企图占领中心城市,“毕其功于一役”。结果自然是失败,共产党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
  新中国建立后,有一次“大跃进”,堪称是欲速不达的典范。超英赶美,实现共产主义,到处放卫星,全民大炼钢铁,大办人民公社,吃大食堂。结果呢,是连续三年的饥荒灾害,饿死的人达到数千万人,新生的共和国元气大伤。
  最近一个例子可以说北京721的那场大雨,一个举办过奥运会的城市,一个世界级的大都会,一场雨过后,竟然有77条人命在水中成为了孤魂野鬼,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为什么?看着这座城市以飞快的速度跑步前进,号称是三年一小变,五年一中变,十年一大变,日新月异是表面现象,面子光鲜,内瓤却惨不忍睹,下水道因为没有人看得见,于是就有不少的设计和施工问题,酿成大祸。也是快之祸。
  但是,就像马路上开车,明明知道危险,还是有人爱飙车,喜欢风驰电掣的感觉。
  在今天的社会像一条马路,上面疾驶这各式各样的车,在许多车身上,分明写着“急躁”两个字。
  现在很多精英人士每每说起的改革,有悲观存在,也有盲目乐观存在,两者常常针尖对麦芒,但是在急躁和追求快速上,则有共同点。
  急也正常。中国现阶段发展很快,成绩很大,但是,问题也非常多。常常描述的的是,改革走进了死胡同,经济到了拐点。死胡同加上拐点,答案是什么?很多人,包括很多学问家和大领导,其实心里明白,只是找不到最佳方案。
  于是,就会急,就会想尽快地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欲速不达和揠苗助长这八个字,常常在此时就会被忘掉,急躁发展为激进。上海学者萧功秦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为《超越左右激进主义》。在这本书中,教授这样归纳了自己的观点:
  “自从中国进入改革时代以来,就存在着两种激进主义思潮,一种是要回到文革时代的左翼激进主义,另一种是主张全盘西化的右翼激进主义。
  如果不能及时地进行进一步深化的改革,化解社会矛盾,而是固步自封,一旦改革进入锁定状态,矛盾将进一步激化,长此以往,中国有可能在左与右的激进主义——民粹主义夹攻和冲击下,陷入严重的危机和陷阱。”
  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人口众多而又落后的超大型国家的转型,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我也认同这个说法,近年来,改革的领导者在推动新的改革上,成效不大。原因很多,国际格局的改变、国情的复杂、利益集团的掣肘、领导集体的能力因素等等,促使生成了这样的现象。但是,是不是急躁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呢?也许恰恰相反,急躁的情绪也许会使得领导者更加踟蹰于自己的步伐。
  但是,有人会说,现在进了死胡同,如果不急,就更不可能推动中国这艘越来越慢的大船前行了。这话不是全无道理,但是,就说中国是一艘在茫茫大海上航行的船,船长和大副们发生了问题,是指着他们鼻子大骂一顿甚至把他们推下船去好呢,还是帮助他们,大家合力推动这艘船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呢?
恰好到了换船长和大副的节骨眼上,不要急,欲速不达和揠苗助长,我们应当铭记于心。

来源: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