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晨曦:庐江艳照:热传播之后的冷思考



轰动全国的多次网络事件,如2007年的陕西华南虎事件、2008年的贵州瓮安事件、2009年的南京天价烟事件、2012年的云南巧家爆炸事件......其共同点是,一开始都被视为无中生有的谣言看待,但随着网民坚持不懈地努力,谣传中的虚假成分被逐步过滤,真实的东西最终被挖掘出来。网络自净功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表现出来,遗憾的是不少领导者看不到这一点。庐江艳照事件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得到了有效证明。



  盛传于网络的安徽庐江艳照门事件,随着图中人物逐步浮出水面,事件从人们的视野中渐渐淡出。不过,该事件给网络带来的狂欢、给社会带来的震动、给人们带来的思考,并不会随事件的结束而结束,下面,本文沿我个人微博记载的该事件发生发展的脉络,来展开基本问题的讨论。
  如果记载无误,艳照最初在网络出现的时间是在87。我是在当晚见到这条配发图片的微博,当时曾为之一震,但因不知真假没有转发。次日,网上微博开始出现针对庐江官员的文字,我仍然将信将疑,直到晚上才变换表述发了一条:“有人说他们是公务员,有人猜他们是文化人,如果是换妻游戏,疑似文化圈更为流行”。感觉也不妥当,几个小时后又重发了一条:“不是玩换妻游戏吧,让人喷血的照片怎么流传到网上来啦?猛男猛女们都是谁?”
  事件进一步发酵扩散应该是在庐江县做出回应以后。89,先是庐江县网宣办说网上传播的裸照完全是ps的,他们已经报警,并保留对网上造谣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当地公安部门已经锁定照片上传地点就在上海市。回应特别提到: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表示,近期庐江县正在处理一起腐败案件,裸照事件应该与这件事有关。接着,该县县委宣传部在官方微博宣布:“网上传播的我县‘负责同志’的照片,系对我县负责同志的恶意中伤,图片应为长沙网《昆明三对夫妻群P聚会》照,与我县负责同志没有任何关系,在此我们郑重申明:对恶意中伤我县负责同志、造谣、诽谤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正是这极不严谨的回应被网民抓住了尾巴,于是,网民们探求真相和排遣不满的欲望被激起,人肉搜索、群P嘲弄蜂拥而起。其间,网民们发挥各自想象,各种搞笑的群P照充满屏幕,还有的把图片中的人物一一对应,一时猜疑四起。有微博为证:
  ——万能的网友竟然搞出来一一对应的关系。哦,对了,该县网站已经无法进入。
  ——一组据称为官员群交的床照疯传两天,引爆了人肉搜索和语言暴力的狂欢。它引出的新问题是:官员的隐私权是否涵盖淫照?如果没有,这种“窥淫式反贪”就是野蛮的游街;如果有,则意味着针对官员的网络暴力具有某种正当性,或许能成为监督公权的合理手段。
  ——5P门事件曝光令窥隐式反腐成为热门讨论话题,也同时带来全民PS学艺空前高涨。几天来,以图一为原型的各类PS照片先后在网络大量涌现,经知名砖家评审,图二获最佳创意奖。
  更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庐江县网宣办在回应中提到裸照事件与反腐败有关,因此微博和社区里“揭露”县委书记王民生、副县长卢荣友贪腐罪行及相互矛盾的帖子大量涌现。一张裸照竟然引出这么多丰富的话题,不仅是庐江人、全国网民也决然没有想到,“众神狂欢”可以说从这里开始趋向高潮。
  这里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插曲”:89日晚,合肥市外宣办发布通报称,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对网上疑似不雅“贴图”进行的刑事科学技术检验显示,不雅照片与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照片不是同一人。但照片中的人物究竟是谁,通报只字不提。一天后,喜欢刨根寻底的网民疯狂人肉,终于挖出合肥学院团委副书记和他的妻子是其中的一对。又一天后,媒体证实:“合肥学院团委副书记及其妻因不雅照被‘双开’”。对事件进程而言,当事人终于浮现出来并且得到及时处理本是一件值得欢欣的事情,但网民们更不高兴了,一是因为当事人汪昱前言不搭后语,一开始说“两名男子并非传言中的庐江县官员,而是自己的朋友”,随后又改口:“照片上其他两名男子并非庐江县领导,他们也互不相识”。汪昱始终为庐江县领导开脱,却对人物关系的确认前后不搭,由“朋友”改为“互不相识”,而且已介入进去的公安部门对他们究竟是何方人士再无任何交代,于是网民的不满被再次激起。我当时在微博里是这样记载的:
  ——既然已查出5p门艳照事件中一对夫妻的就职单位,合肥警方有责任顺藤摸瓜,把另外三人的身份搞清。这样做既是对庐江县官员负责,也是对弥漫于网络各种猜疑的澄清。如果就此为止,不把另三人交代清楚,那只能说明,当地一定有难言之隐!
  ——汪昱说照片上其他两名男子他们互不相识,这显然不合常理。男女亲密无间到光屁股合影的份上,只有弱智才相信互不相识。汪昱说谎,你公安难道能相信谎话,并且以谎话作不继续查案的托词吗?
  然而遗憾的是,不管网民如何质疑,从这以后,无论是庐江官方还是合肥警方都保持沉默,没有再做出任何一个有针对性的回应。但是网民探求真相的决心未减,814,手链姐姐和另一位胖胖的安徽某市男士被曝光,接下来,裸照中原指是庐江县委书记的那位人物的身份也被指认出来,说他是安徽本省的一位大学老师。这三位人物因最终未经有关部门证实,恕不点出他们的身份和姓名,但微博中关于这件事情的文字我有三条为证:
  ——来自网络的最新消息称,原图中那位胖胖的男一号名叫……,职业:安徽……;争议最大的女一号叫XX,安徽省XX市人,也称XXX。若此说法为真,庐江县女县长刁吉润、副县长蒋大彬是不是该解脱了?
  ——裸照里最后一位人物的身份也被搜索出来,是万能的网络在一步步为庐江官员洗白,你们要记住教训,也要知道感恩,动辄追查网民,那是十分愚蠢的。
  ——网络的自净功能,就在于网民对各种繁杂混沌的信息,能够自我纠偏、自我澄清,最终使事实逐步还原,当然这需要过程。庐江县的父母官,你们该有切身体会了吧?
  到这里为止,庐江艳照门事件在经历发生发展的一个完整过程后,开始渐渐在网络上减少热度。事件得以平息下来,庐江县还得感谢重庆哪位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周克华,若不是他吸引了人们的关注,舆论热点一定不会这么快刀斩乱麻般的结束,因为裸照上后三位被发现的人物真实性尚待验证,最关键的是,无论安徽还是庐江对这起举国关注的事情,到目前竟然没有一个最后的结论。
  但不论如何,艳照门事件总算平息下来。现在,当我们以一种冷静理性的眼光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个事件时,我们会发现,如果把庐江艳照事件作为一只麻雀解剖,它留给我们一些值得观察思考的的东西,搞清楚这些问题,无论对庐江还是对全国,都有一定的借鉴和启示意义。
  第一、关于官方对新闻事件如何回应的问题。毫无疑问,对重大新闻事件,地方党委政府有责任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但回应的问题要搞实,回应的技巧需讲究。艳照事件发生后,庐江县官方及时向社会发布信息作出回应,基本动机没有错,但回应中漏洞百出实不应该:一是武断认定照片属PS,后被证实为原照遭网民嘲笑;二是草率宣称艳照出自某网络,导致被第三方攻击批驳结下新冤家;三是错误透露艳照与反腐有关,结果引火烧身让网民发现新话题。庐江官方本想通过回应洗清身子,但由于“爆料”太多越扯越远、越说越多、越描越黑、越洗越脏,以致落下更多被网民和舆论抓住的把柄,不仅回应的初衷没有达到,官方形象还大打折扣。庐江县“超范围回应”的教训一定会作为我国新闻应对的“范例”载入史册,它提示我们地方官员,对新闻事件光知道回应远远不够,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有一说一”的基本方法和技巧。
  第二、关于有关部门对事件介入鉴定的问题。介入是一种有效影响,但介入要周全完整。庐江艳照事件中,合肥公安机关及时介入,对艳照的真实性进行技术检验鉴定,认定“不雅照片与庐江县委主要负责人照片不是同一人”,虽然为官员洗清了身子,但对事件并没有起到平息作用,不仅如此,由于这个鉴定,网民对照片中其他人物新一轮的人肉刨寻高潮还由此掀起。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公安介入除了对涉事的庐江县主要领导作证以外,没有把艳照中所有人物的身份全部说清楚,当时只字不提,以后也没有进行说明。这就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合肥警方只承担保护领导的责任,所以网民出于义愤和好奇,非要刨根问底的心理被再次激起。其实从法律上讲,合肥公安完全具有对网络淫照一查到底的责任。汪昱身份曝光为查实其他人提供了条件,合肥警方应该据此为突破把工作做完整,但不知他们出于何种考虑戛然而止,为网民也为社会留下一个不解之谜。对一个事件这种不完整周全的介入是大忌,它由此带来的社会猜疑,往往会超过介入的事件本身。
  第三、关于“窥隐式”反腐是否具备合理性的问题。显而易见的是,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值得讨论。庐江艳照事件令窥隐式反腐走上前台,由此引出一个过去不曾涉及的话题:窥隐式反腐是否具备合理性?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也值得研究讨论的问题。隐私权是公民正当权利的一部分,一般公民的个人隐私必须受到法律保护不言而喻,而官员作为社会公众人物,哪些隐私可以监督,哪些隐私应该得到保护,这需要在法律层面厘清。现在的新问题是,官员的正当隐私权中是否涵盖淫照?如果没有,针对庐江县而来的这种“窥隐式反贪”就好比一次野蛮的游街示众,其行为应该受到谴责;如果有,则意味着针对官员的这种“网络暴力”具有某种正当性,或许能成为监督公权的合理手段。我个人认为,一般公民拍摄淫照只要不造成社会危害可以不予追究,但领导干部拍摄淫照有违社会健康运行,有悖社会公序良俗,行为示范极为不当,所以应该而且必须在社会的监督之中。事实上,纵观世界法制健全的国家,它们早已经在这样做,而且事例很多。这次由艳照事件带来的最有价值的讨论,我认为就在这里。
  第四、网络是不是混乱无序的暴力场所?庐江艳照事件表明,网络能够使事物由混沌走向清晰,其自身具备自净功能。实践表明,发端于网络的庐江艳照事件最终得以澄清,不是借助任何行政力量来完成,恰恰相反,它是在官方介入令事态越来越大、场面越来越乱以后,网络依靠自身力量完成的,这一点,艳照中所有人物的身份确定还是由网络完结,庐江县领导被误解得以澄清就是最好例证。实践充分说明,网络作为大众传播媒介,鱼龙混杂甚至被一些人利用的情况虽然确实存在,但最终是由混沌走向清晰。网络的这种神奇在于它有自净功能,所谓“自净”,是网络海量信息在相互碰撞以后所产生的选优去劣,是网民基于价值判断所进行的自我纠偏,它最终会使劣质信息自然下沉,使真实有效的东西逐步得到还原提升,曾轰动全国的多次网络事件,如2007年的陕西华南虎事件、2008年的贵州瓮安事件、2009年的南京天价烟事件、2012年的云南巧家爆炸事件......其共同点是,一开始都被视为无中生有的谣言看待,但随着网民坚持不懈地努力,谣传中的虚假成分被逐步过滤,真实的东西最终被挖掘出来。网络自净功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表现出来,遗憾的是不少领导者看不到这一点。庐江艳照事件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得到了有效证明。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