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邹恒甫:我有梦桃源淫乱线索,有服务员曾叫我“老公”




来源:新京报
邹恒甫微博承认自己“矫枉过正”
原题:邹恒甫承认夸大举报

新京报讯(记者郭少峰)昨日,北京大学发布声明称,邹恒甫在电话及电子邮件中,均未举出任何有助于专门调查组进一步开展工作的具体证据。
同一天,邹恒甫也在微博上承认,自己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教授在梦桃源淫乱,是太夸大了,自己是指了解到的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

北大收到邹电话邮件
昨天,北大官网发布声明,这份声明同时还发至邹恒甫的电子邮箱。声明称,829日上午,北大纪委监察室专门调查组接到了邹恒甫首次打来的电话,并在随后收到了邹恒甫的电子邮件,邮箱与北大纪委监察室24日给邹恒甫发邮件时使用的子邮箱完全一致。
声明表示,打电话和发邮件给调查组,表明邹恒甫“只跟中纪委谈”的原有态度已转变,“这是尽快查明事件真相的应有的负责态度”。但声明称,邹恒甫在电话及电子邮件中,均没有举出任何有助于专门调查组进一步开展工作的具体证据。

再次敦促提供有效证据
昨天,邹恒甫在微博上承认,自己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教授在梦桃源淫乱是太夸大了,其实是指自己了解到的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如此淫乱。
北大在声明中称,学校“以最大耐心”再次敦促邹恒甫,“立即前来专门调查组,就他821微博中所涉及内容,提供具体有效的证据”。声明表示,鉴于该事件性质和后果的严重性,以及给北大声誉造成的严重损害,“我们不能无限期等待下去,随时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
此前,北大新闻发言人蒋朗朗表示,学校将保留追究邹恒甫诋毁或诽谤的权利。

■对话
邹恒甫:夸大其词是我的策略
自称有很多线索,但暂时不会把“梦桃源”事件证据交给北大,在此事上没有说假话
有人说他是传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大陆第一个哈佛经济学博士,邹恒甫在微博里自称是中国第一经济学家。
有人说他是另类,不按套路出牌,如同学术界里的一个“疯子”。邹恒甫在美国的家里养了两条狗,一只狗取名爱因斯坦,另一只狗叫牛顿,“爱因斯坦是我的偶像。”
821,邹恒甫在微博上举报“梦桃源”事件,引起网民广泛关注;而随后又自称举报言辞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让越来越多的人怀疑他的动机。

“我说话向来喜欢夸大”
新京报:这一周北大一直在找你,而你开始说只和中纪委谈,是什么促使你改变态度?

邹恒甫:因为北大一直声称我藏起来了,我是中国公民,我不会逃,我不是躲猫猫,不是耍流氓,我有很多证据要交给北大。

新京报:有什么证据?你举报北大院长奸淫梦桃源服务员,但又不拿出证据,公众已经质疑你说话的公信力了。

邹恒甫:我承认北大教授奸淫服务员这个话题确实能吸引眼球,这是我说话的策略,我说话向来是喜欢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
过去我经常向北大领导反映情况,但是没有人理我,这一次引起公众关注,他们就手忙脚乱了。

新京报:公众都好奇你手中是否有梦桃源事件的证据,如果有,为什么不公布出来?

邹恒甫:我有梦桃源淫乱的线索。我和朋友在梦桃源吃过20多次饭,服务员劝顾客消费可以提成,因此滋生了一些钱色交易。我亲自见证过这些事情,很反感这样的行为。在餐厅有服务员叫我“邹哥、老公”,我怒喝,“我是你邹爷爷。”
我知道很多线索,但希望有个可以信任的中间人参加,可以是中纪委,我暂时不打算把梦桃源的证据交给北大。

只查梦桃源是舍大取小
新京报:因为你的举报,梦桃源餐厅的服务员现在被外界用异样眼神看待。

邹恒甫:我对那些清白的姑娘感到抱歉,我不是针对她们的,我的本意是搞教育。北大应该是超级学术的北大,它不是超级豪华吃喝的北大,喜欢吃喝玩乐嫖赌的教师应该滚出高校。

新京报:北大今天(30日)声明,你还没提供任何有关梦桃源事件的证据。

邹恒甫:如果北大只调查梦桃源事件,那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希望不要揪着梦桃源事件不放,我要谈的是整个中国的教育问题。

新京报:但事实上,公众都在关注梦桃源事件是不是真的,你在此事上夸大其词,怎么让人相信你谈的教育问题?

邹恒甫:我笼统地写北大院长、教授在梦桃源淫乱是太夸大了,但是确实存在少数院长、教授淫乱的事实,我在这一点上并没有说假话,我一向是说真话的。

新京报:我看到你发给北大纪检监察室其他问题的举报,这些问题有证据吗?

邹恒甫:一部分是我的经历,更多的是别人举报给我的,我不可能一一核实,得交给北大让纪委监察室去查。我已经事先声明,这是转帖别人的举报证据,我不认为我构成诽谤。

要撼动的不仅是北大
新京报:北大说如你举报不实,将保留起诉的权利,你不担心被起诉?

邹恒甫:我对北大还是有感情的,我也爱北大,不希望和北大打官司,但也不害怕吃官司,如果为中国教育被起诉,被拘留,也是值得的。

新京报:有人认为你举报的目的是为了报复2007年被北大辞退事件。

邹恒甫:说我与北大有个人恩怨,那太看低我邹某人了。我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做了贡献,他们当年把我迎进学校,2007年又无故把我辞退,学校甚至没给我书面解聘函(光华管理学院给出的解聘理由是授课课时不够),我就像垃圾一样被北大抛弃了。对于这一点我是不服气,一直呼吁校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果北大能解决我的个人问题,那当然好。我有世界银行提供的高薪,不缺钱,但我不能忍受学校单方面把我开除,我的理想是恢复北大特聘教授的职位。

新京报:你举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邹恒甫:我看重的是我在中国的教育事业,这是我的生命。我特别看不惯高校的学术腐败、风气不正。
我想撼动的不仅是北大,我更希望教育界能治理学术腐败、师德败坏,根治这些问题,我相信一定会改变的。

■回应
“举报无中生有极端不负责任”
北大相关人士称,不实举报对学校造成极大伤害,校方将调查清楚,给公众交代
昨日,北大新闻中心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邹恒甫不能拿出与梦桃源事件相关的证据,这种无中生有、捕风捉影的举报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对北大造成了重大伤害。

新京报:邹恒甫微博上承认,在梦桃源事件的举报上存在夸大其词的一面,他说本意是引起北大关注腐败等问题。

工作人员:邹恒甫承认在梦桃源事件上举报失实,哪还有信誉度可言。邹恒甫的不实举报对北大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北大将保留追究邹恒甫诋毁诽谤的权利。

新京报:据邹恒甫说,他向北大纪委监察室提交了其他的一些举报材料。

工作人员:我们的工作是分步骤分阶段的,目前我们只针对梦桃源事件调查,要先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我们一定要把梦桃源事件查清楚,给公众一个交代,还北大清白。

■人物简介
邹恒甫1962年出生,湖南岳阳人,经济学家,1998年至20075月在北京大学任教,现为世界银行研究部终身高级经济学家。

本组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萧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