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肖一禾:社会主义好,71岁农民外出打工了



 在中国,所有的官员都是有权享受“社会主义好”的人们,也就是有权制造“暴殄天物工程”的人们。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这首曾经响彻神州大地的歌曲,如今难得听到了。但是,“社会主义好”还是肯定的。究竟怎么个好法,那就让我先来“新闻联播”一下:

  央视(20120827)报道:
  黑龙江双城一农村,养老金13毛,71岁农民被迫外出打工;
  据“图说中国?四川省?雅安市”披露:
  823,家住延川县延川镇眼头塬村、现年64岁的高福武因担心自己的窑洞被埋,为自己搭灵棚,提前让儿子悼念自己,“走之前”亲眼看看儿子们尽孝。据悉,2005年,高福武给四个儿子盖下6孔窑洞。2010年,半山腰修乡村公路,削坡时,土崖削到了我家的窑洞跟前,一下雨,很容易发生垮塌。高家人曾经找过“有司”,但无人理睬。
  类似消息还不少,我害怕一一列举出来大家看了会加重心脏负担。
  共和国搞了60多个年头的社会主义,在搞出了一个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还搞出来了一个“另类中国”。上述两则消息就是这个“另类中国”的一个侧影。
这个“另类中国”实在很难与“社会主义好”挂上钩。是上述消息当中的列位老者不愿意过“社会主义好”日子?我想,他们绝对不会如此傻帽。那么,“社会主义好”怎么的就与他们无缘呢?

  我再来“新闻联播”一下:
  人民网(20120827)报道:
  陕西一个公厕,耗资近20万元建成以后,2年期间只用了1天就被拆除了。
  原因呢?
建成后使用了一天,但收上来的费用远远不够水费和人工费。而且公厕周围主要都是库房,没有生活区,离大路较远,基本没人使用,所以后来就停了。加之冬天水管被冻裂,村组没有钱维修,厕所就始终没开放……

  国际在线(20120529)消息:
南京挖掉上百棵香樟树,花80万重新种上。

  荆楚网(20120426)披露:
  江苏常州一座办公大楼,刚盖3年就要“换脸”,耗资多少?不多:千万耳。
  ……
  这种暴殄天物消息也随处可见,相信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也是“社会主义好”的题中应有之义。
  生活在“另类中国”的人们,是“社会主义好”的“绝缘体”。
  而有权享受“社会主义好”的人们,却是暴殄天物的行家里手。
  当然了,有权享受“社会主义好”的人们,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叫“暴殄天物”,叫什么呢?叫“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样叫,太麻烦了,其实就是“官员工程”。
  “官员工程”也就是“暴殄天物工程”。
  在中国,所有的官员都是有权享受“社会主义好”的人们,也就是有权制造“暴殄天物工程”的人们。
  与13亿中国人比较,有权制造“暴殄天物工程”的人们是少数,但是,这些人们,不,这些官员,他们的能量却比除了他们之外的所有中国人加在一起的能量都要大,大得无法衡量。这个所谓的能量,不是别的,就是权力。
  官员们的权力,奇大无比,而且还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哪个老百姓也奈何他们不得,因此,中国就产生了“两个中国”:一个是“社会主义好”的中国;一个是“另类中国”,由“社会主义好”的“绝缘体”们组成。
  显然,是那些“暴殄天物工程”制造了“社会主义好”的“绝缘体”。
  “社会主义好”的“绝缘体”们,基本上都是无权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的“另类”。不仅今天不能,今后可能更不能。
  为什么?
  高官已经发话了:养老不能完全靠政府。
  这就是说,有权享受“社会主义好”的官员,他们不愿意再过问“社会主义好”的“绝缘体”的事情了。
  因此,展望未来,那位如今已经71岁了农民,如果假以天年,他能够再生活多少年,也极有可能要继续被迫外出打工。
  看来,还是家住延川县延川镇眼头塬村、现年64岁的高福武老人有远见:提前给自己设灵堂。
高福武老人提前给自己设灵堂,他祭的,真的就是他自己么?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