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许国申:最近10年,人民政府的性质已经发生了质的蜕变

无可否认,最近10年,人民政府的性质已经发生了质的蜕变,天价的茅台是三公消费抬上去的,天价的住房是天量印钞与天价卖地抬上去的。老百姓不但喝不起茅台,连住房也买不起。别的都不说,光这两点,就足够证明了。

  我不谈房价已经快两年了,因为我对本届政府已经绝望。绝望的不止于房价——连政府官员与富豪们都对自己的国家失去信心争相移民到国外去了,凡是居住在大陆的公民,还有几个是不绝望的?!



  住房与茅台,一个住的,一个喝的,不能说不沾边。然而住房与茅台一样售价越存越高,却是最近10年中国的奇观。任志强说:“地主只能在荒年增加土地,机会总在下滑中。”地产商可以通过现金流来保障库存的升值。他以茅台为例,茅台酒如果存30年出售,创造价值将高于20年的年份酒,如果能存50年,售价将是30年年份酒的两倍。但前提是茅台公司必须有着充足的流动性,用以保证年份酒的贮藏。在任志强看来,有房子的人只要手中有足够的现金,房子就不要卖。攥在手中的年份越长,获利越多。

  大家知道,茅台存久了售价提高,主要是因为酒的品质提高。劣酒不耐存,只有好酒耐存,而且越存越香,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存放茅台也要成本,加上利息,茅台本身的价值也在提高:这就是陈年茅台比新酿茅台价高的道理。而住房却不是这样:它有期限,如果物价恒定,住房的价值是递减的。比如一座价值70万元的房子,使用期是70年,撇开利息不计,过一年就少1万。也就是说,房子与茅台恰恰相反:茅台越存越值钱,房子越存越不值钱。

  然而中国奇观出现了。比如一座价值70万元的房子,使用期是70年,过了10年之后,竟然可以卖1400万元。是房子本身增值了吗?非也!是政府钞票印多了,土地卖贵了。当年卖70万的房子,土地才500元一平方,10年以后,土地卖到20000元一平方,这样,老房子怎么能不“升值”呢?!

  说穿了,中国近10年住房的“升值”,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最惨烈的剥削。有权有钱的人早年拍一块地,囤了几年,就赚了几个亿,而普通百姓,把节衣缩食的钱存在银行里,却等于打了水漂。——是政府的“第三只手”,把10亿普通老百姓口袋里的钱偷偷地“转移”到政府与房地产老板以及炒房者的手里去了。举个例子,70万可卖一座房子的时候,某人已经存了40万。如果物价恒定,5年到10年之间,就可以凑足70万,即使住房不因过了10年而降价,某人也能买下这座房子。然而过了10年之后,某人拼命凑足了200万,可那座房子,已经卖到1400万了。作为普通老百姓,只能望房兴叹:唉,这样下去,咱们这辈子就别想买房子啰!

  任志强说明年房价还会大涨。这就要看政府怎么做了。再拼命印钞,再天价卖地,当然得涨。中国的房价是与政府的印钞量与垄断的土地价格成正比的。然而物极必反,印钞与地价都已触及天花板,下届政府会让印钞与地价捅破天要花板,掀翻房顶,长到天上去吗?

  无可否认,最近10年,人民政府的性质已经发生了质的蜕变,天价的茅台是三公消费抬上去的,天价的住房是天量印钞与天价卖地抬上去的。老百姓不但喝不起茅台,连住房也买不起。别的都不说,光这两点,就足够证明了。

  我不谈房价已经快两年了,因为我对本届政府已经绝望。绝望的不止于房价——连政府官员与富豪们都对自己的国家失去信心争相移民到国外去了,凡是居住在大陆的公民,还有几个是不绝望的?!

  任志强是高房价的受益者,也是高房价的吹鼓手。不知现在任志强手中还有多少房子囤着“升值”,不知将来“任大炮”还会再放多少炮弹,但我知道,任志强之流之福,乃中国普通百姓之祸;如果任志强之流福寿绵长,那么中国的普通百姓就苦死速死吧。

本文原标题:
绝妙的比喻,历史的奇观
——中国的住房好比茅台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