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刘再复:人类的集体变质

来源:《凤凰周刊》20125

以往中国民间有句趣语叫做“有钱可使鬼推磨”,现在居然有人扬言“有钱可使党推磨”,说只要有钱就可以让党官党吏为其服务,听其使唤。中国“入世”这十年,经济迅猛发展,建设成就的确十分辉煌,可惜,在人们胸中“燃烧”的却只是金钱,并非心灵。中国人的灵魂正在被金钱紧紧抓住,“人为物役”已具体化成“人为钱死”,这便是变质


  近十几年,地球上相继出现的巨大新现象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核心现象”,乃是人类的集体变质,即人类正在变成另一种生物,这种生物可称为“金钱动物”。此生物在北美发出的声音是“moneymoney”,在欧洲是“克朗、克朗”或“欧元、欧元”,在中国则是“人民币、人民币”。声音有别,口里发出的声响不同,心里追求的却是同样的东西,这就是金钱。
  与此相应,地球上又出现了一种泛宗教,即超越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儒教(半宗教)等既有宗教的共同信仰,这便是“金钱拜物教”。许多中国人在寺庙里烧香,表面上崇仰的是释迦牟尼,口里叨念的是“阿弥陀佛”,实际上拜求的是钱财,心里渴望的全是财神爷多赐金银财宝。鲁迅生前嘲笑中国人一听说某绅士“有田三百亩”,就佩服得不得了。现在要是听说某大款“有钱三十亿”,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有些漂亮的女子,心甘情愿充当“小二”、“小三”,原因是她们只认钱,即只认钱局,不认人格。有钱便喜笑颜开,不知其他价值。居然有位女大学生宣称,倘若她是白毛女就嫁给黄世仁,黄氏除了年纪大些,没什么不好。此学生也是只认钱不认人。以往中国民间有句趣语叫做“有钱可使鬼推磨”,现在居然有人扬言“有钱可使党推磨”,说只要有钱就可以让党官党吏为其服务,听其使唤。中国“入世”这十年,经济迅猛发展,建设成就的确十分辉煌,可惜,在人们胸中“燃烧”的却只是金钱,并非心灵。中国人的灵魂正在被金钱紧紧抓住,“人为物役”已具体化成“人为钱死”,这便是变质。躯壳还是“人”,但内里(神经)却是“金钱动物”。
  “神经被金钱所抓住”,这不仅是中国现象,也是普世现象。西方多数国家本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以“资本”为命脉,以金钱为纲。而资本的本性乃是无休止地牟利,哪里有钱可赚、有利可图,就往哪里钻。中国有廉价劳动力,有广阔的市场,他们就往中国钻,钱也往中国流。所谓“投资”,其实就是“投机”。金钱动物与本真人类相比,它有一种特别敏锐的嗅觉,就是能够闻到“铜臭味”并立即能把铜臭味转化为“金香味”、“银香味”,绝不像书生们那样清高,只知“铜臭味”而不会转化。资本家的抱负本就是追求“金满箱、银满箱”,其神经不对金银有高度的敏感怎么行?法国伟大作家巴尔扎克面对“葛朗台”这类金钱动物早就预言:世界将变成一部金钱开动的机器。真不幸而言中了。当下世界便是这样一部机器。国为“机器”国,民为“机器”民,一切都围绕金钱转。现在地球上最强大的美国,被金融海啸冲击之后仍然还支撑着,便是它得天独厚:全世界通用美元,尤其是能源等主要工业部门全是使用美元。于是,它便开动所有的金钱机器,拼命印钞票。当今华尔街的大亨们正是一流的高级金钱动物,其股票市场便是他们的隐形黑手。这种巨大的黑手一夜之间就可以让千家万户倾家荡产。如今股市的起落全是数百亿、上千亿的天文数字,可是谁在操控这些天文数字却全然看不见,但可断定,这全是高级金钱动物的吸血把戏。美国企图“占领华尔街”的尚未变成金钱动物的赤子们,即使占领华尔街又有何用?华尔街背后那些高级金钱动物的隐形黑手,你永远看不见。
  据说掌控华尔街的老板、经理们,乃是一批具有高级文凭、毕业于尖端财经研究院的精英。我由此而认定:人类变成金钱动物的“人种变异”或称“物种变异”现象乃是从“精英”开始发生的。华尔街的精英充当金钱动物的先锋,紧跟先锋而蜕变的是各公司、各行业的大小老板。更可怕的是不仅经济精英变异,而且政治精英也变异。现在好些总统出国访问,带了一大批财政幕僚,实际上是去谈生意。总统变成高级大经理、高级大老板。更荒谬的是知识部门、艺术部门的精英也发生变异。现在许多画家、收藏家、古玩家和拍卖行相结合而变成了市场的要角,他们炒起艺术品的疯狂劲令人惊心动魄。齐白石的画被炒至四亿多人民币,如果齐老在世,他能不怀疑炒家们乃是金钱动物而非人类吗?而在西方,不仅拍卖行,而且网球场、足球场、篮球场、拳击场、赛马场等,全都变成赌场。千百万观众狂热欢呼,并非为精彩表演,而是因为押宝押对了,赌注下对了,赢了一大笔钱了。管它什么球星手折腿断,管它什么拳击手鼻青脸肿,管它什么洪水朝天,能赚到钱就好,就欢呼。你死我活的比赛场中散发出来的是一片金钱动物的铜臭气,这是当今世界最真实、最普遍的景观。
  体育明星成了摇钱树。电影明星更是摇钱树。各类明星本身也都在竞相抬高自己的价码。美国的一级篮球明星签下的合同一年可达数千万美元、上亿美元,难怪穷一点的州市,其球队也不行。因为他们养不起胃口很大的“球狮子”、“球大象”。举世瞩目的美国篮球比赛在把球员提升为球星的同时也把球员变成超级金钱动物。
  体育明星的身价日益膨胀,电影明星的身价也日益膨胀。孩子们在把电影明星当作自己的偶像时,全然不知道他们(她们)已变成美丽的金钱动物。这些漂亮生物把自己身上的一切全都用金钱加以估量。曾经获得两次奥斯卡金像奖的著名女演员伊丽莎白·泰勒,深知自己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深知这双眼睛可以吸收无数观众并且可以获得无数钱财,所以她特别为这双眼睛买了一百万美元的保险。如今保险额愈来愈高,目前最受热捧的好莱坞影星兼歌星詹妮弗·洛佩兹,其头发投保达五千万美元,据说她还为自己的腿买了一亿美元、为臀部买下二亿五千万美元的保险。美国的其他影星们为自己的单眼皮、为自己的脸、为自己的腿买保险的事例多得很。她们不仅全部神经被钱所抓住,而且每一根头发、每一颗牙齿、每一片指甲也都被钱所抓住。18年前我写过《肉人论》,说人类正在“肉人化”。所谓肉人,是指只有肉没有灵的人。文章把人分成二十五等,最后一等是“小人”,倒数第二等便是“肉人”。先前只知妓女是肉人,后来才知道肉人已普及到人类各部门。18年后的今天,觉得“肉人”概念不足以描述人类的“进化”状况,还是用“金钱动物”这一概念更为准确。此物有尖牙利齿,有心机心术,有投资投机本领,有谋财夺利等多种功能,比“肉人”更富有冲击力。因此,与其说人类“肉人化”,不如说人类“金钱动物化”。
  说人类正在集体变质、集体从人变成金钱动物,并非耸人听闻。我国的圣人孟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指出,人类与禽兽的区别也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只有一点点,《离娄》下篇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也就是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很小。他警告说,人是很容易变成禽兽的。人如果没有恻隐之心、是非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等“四端”就会蜕化为动物。(参见孟子的《公孙丑上》)孟子的著述与思想十分丰富,但简化起来只有三辩,即人禽之辩、义利之辩、王霸之辩。当下人类似乎都在颠倒三辩的次序和轻重,在义利之辩中以利为先,见利忘义;在王霸之辩中以霸为重,只讲力量不讲仁慈,只爱专制不爱自由。而在人禽之辩中,则为了达到谋取金钱的目的而不顾做人的基本道德,全然没有不忍之心与羞耻之心,脸皮愈来愈厚,良心愈来愈薄,这不就愈来愈不像“人”而愈来愈像“禽”吗?
指出人类正在集体变质,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变质,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好人仍然有的是,守持本真本然本色的男女老少还都健在,但是,应当看到,人类整体愈来愈贪婪,相当多的聪明人、机灵人尤其是精英们,正在领着人群大众走向金钱动物世界。长此以往,再过些年头,说不定地球就要变成金钱动物园。

2012111写于美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