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李晨辉: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几点解读

许多人,包括咱们中国政府的官方,都一再宣称,中国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之所以投反对票,而把自己置身于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相对立的立场(13712),是因为我们担心利比亚模式在叙利亚重演。这话被反复提及至今还很少有人质疑,而在我看来,这话却大成问题。


早起看新闻,说美英等60多个国家,承认叙利亚反对派为叙利亚人民合法代表。这等于明白无误地表示,以巴沙尔为代表的叙利亚原政府大势已去,绝对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了。用我们的笨脑袋想一想,上一次通过的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联合国决议,已经是137票赞成,只有12票反对(除掉叙利亚本国其实只有11个)。而这11个投反对票的国家,不是在世界上声名狼藉(如朝鲜、古巴、委内瑞拉之流),就是明显怀着私利的考虑而不是出以公心(如俄罗斯)。只有中国政府,据说不怀有任何的私利,还不知道是真是假。起码那些宣称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而不存在道义的左左们,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更何况这一次已经不是谴责与制裁的问题,是承认谁接受谁的问题。要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美英等60多国既然已经明确表示,不再承认叙利亚原政府,那么,不用说,巴沙尔继续动作,翻盘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就算你瞎猫碰上死耗子能够翻盘,美英等国,也断然没有出尔反尔,将来回过头再承认巴沙尔的道理。而且,光是已经不承认你的这60多个国家吗?上一次投不赞成你的票的,可是有137个。就算这60多个以外的这些已经不再赞成你的国家,有的在最后承认谁的问题上决心还不是十分坚定,但毕竟世界上不再支持你的国家,还是已经占了绝大多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不再承认你的政府的合法性的时候,这个国家,还将怎么存活于世界呢?即便如朝鲜那么臭名昭著的政府,毕竟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还都承认人家是代表朝鲜的合法政府啊。所以我说,巴沙尔,绝对又已经大势下去,没有再翻盘的任何机会。想想,之前反对派,没有那么多国家的明确支持的时候,尽管你们的镇压很疯狂很血腥,但在人民的正义要求面前,仍然显得很无力很无奈,套用当年在中国很流行的一句话,叫做,不是我们太无能,而是敌人太强大。如今得到了世界大多数国家支持甚至承认的叙利亚反对派,不更是如虎添翼?就如同吃了波菜的大力水手。你再顽抗下去,还会有什么前途呢?结果只能是多一些人命多一些流血。如果你的内心,还能存在着一点点对生命的敬畏之心的话,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另外的道路,交出手中的权力呢?
叙利亚革命,是整个阿拉伯革命的一个局部。而从整个的阿拉伯革命看,巴沙尔如今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像卡扎菲那样顽抗到底。结果就是,不但造成利比亚人民的大量死亡,同时也导致卡扎菲本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所谓身死人手为天下笑。同时还有另外一条出路,就是学习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在附带一定条件的前提下,交出手中的权力。如今你的手中,还有一些法码。在这样的前提下交权,第一还可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你的个人利益乃至家族利益。比如说,到一个接受你的国家避难。那么,你可以拥有的钱财,恐怕还是车载斗量,几世几代,想用都用不完。第二,不但你在国外,可以过着安逸、体面的生活,甚至,将来叙利亚真的要是民主了,避一些年风头,说不定你还可以重新回到你的祖国。那些反对、攻击民主的人,不总是说什么,选票是受到金钱的控制吗?你的金钱数,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在叙利亚,即使将来也可能是数一数二的。在这种情况下,说不定你还可以搞一个“胡汉三又回来了”,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统治者,之所以负隅顽抗,宁可死多少人,流多少血也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权力,据他们自己说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这个国家,一离开他,就会完蛋甚至万劫不复。而我们中国,从整个官方到一些脑袋被驴蹄了的老百姓,也一直跟着这样喊这样认为。可实际上这种论调,明显是个谎言经不起任何的推敲。第一,我们中国人早就说过,离开谁,地球都照样转。死了张屠户,不吃卷毛猪,意思也是说,这世界上离开谁都可以。第二,当今世界的理念,已经越来越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谁也不是生下来就该统治别人,谁也不是生下来就该受人统治的。因此当人民已经不再信任你,强烈表示要你下台的时候,你还死赖着不下台,甚至不惜杀人放火来维持你的政权,那么,你其实就已经是对你的人民犯罪了。死的人越多,你的罪恶也就越发地不可赦。第三,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事实都已经毫无例外地证明,越是那些宣称,这个国家,一离开他就会完蛋的人,往往离开他还会越好。我们当年的伟大领袖怎么样?当年他死的时候,多少人如丧考妣,捶胸顿足。然而他老人家去了的结果,是这个国家的人民,突然间生活就好起来。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还有利比亚的卡扎菲,在位时都一再宣称,国家离开他就会完蛋。可实际上这些国家正是因为离开了他,才走在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路上。罗马尼亚的过去和今天已经有目共睹。但还有一些冥顽不灵,迷信权力和专制的人,动不动就说什么,伊拉克的今天怎么样,埃及、也门的今天又如何,还有利比亚人民今天怎么怎么样。说出这种话的人,如果不是迷着心眼诚心胡搅,就是缺乏基本的思考问题的能力。一个人得了一场大病,经过医治甚至手术,即便好了,也不会立刻就活蹦乱跳。当年咱们自己闹革命的时候,死了成百上千万的人,过去了60多年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是不能够说,我们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更何况人家那些百废待兴的刚刚获得新生的国家呢?
这两天我在新闻中看到,也门已经经过民主选举,选出了自己的新总统。也门的局势,看来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平静。甚至好象说,在新总统的就职仪式,已经交出权力的萨利赫,还有望回来参加新总统的就职典礼。你看,这不是一派和平、和解的景象吗?只不过是萨利赫失去了权力,也门的时光依旧流逝,街市依旧太平,甚至还充满了光明。如此说来,为什么非要杀人非流血呢?也门的模式已经告诉我们足够。我们不应该再迷信什么,当权者一交出权力,就会什么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谎言。事实证明正是因为你们这样的独裁者在台上,才会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所以可以肯定地说,用不了多少年,虽然如今,刚刚获得新生的大病初愈的阿拉伯的世界的那几个国家,暂时还免不了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说,问题都是前进中的问题,而不是走向死亡、走向覆灭的问题。用不了多久,这些国家,就会医治好他们身心所经历的创伤,而像当年走向民主的东欧各国那样,不但融入其乐融融的世界民主大家庭,甚至,还会凭借他们自身的优势,而很快跻身于世界富国的行列,人民过上富裕、民主、自由的生活。那些反对我的观点的人,你们也不用穷犟,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相信,这样的日子,用不了太久,也许我们不久就都可以看到,见证。就如当年东欧革命,也有许多人不断地唱衰,好象一革命、变革,东欧各国就会水深火热万劫不复。可实际情况如何,还用得着我再多说嘛!
最后我还想再说两句的是,许多人,包括咱们中国政府的官方,都一再宣称,中国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之所以投反对票,而把自己置身于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相对立的立场(13712),是因为我们担心利比亚模式在叙利亚重演。这话被反复提及至今还很少有人质疑,而在我看来,这话却大成问题。因为,担心利比亚模式重演,前提应该是,利比亚模式在利比亚失败了,这样你的担心才有道理。而实际上的利比亚模式,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利比亚人民失败了呢?不用说卡扎菲政权倒台,利比亚人民那激动的泪水、欢呼的声音如何如何,也不用说,在卡扎菲死的时候,终于获得解放的利比亚人民,是如何表达对他的愤怒及厌恶,就单说利比亚新政府,甫一成立几乎立刻就得到国际社会,也包括中国政府的承认,我们又怎么能够说,利比亚模式,是一个失败的模式呢?既然利比亚模式不是失败的而是成功的,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担心,利比亚模式,在叙利亚重演呢!
本文作者:李晨辉
文本出处: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