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星期二

耿付生:从“乌有之乡”看左派力量


在这里发表的文章,立场明显偏激。这些文章习惯以民族主义话语解读当代问题,其一成不变的逻辑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是万恶之源,中国的一切问题,世界的一切问题,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阴谋。所有问题的讨论,都习惯往这个结论上靠


  在众多网站中,“乌有之乡”好像一个比较特殊的部落,这里聚集了同类同质的一群人,许多人将它冠名为“左派基地”,是当下中国著名的左派网站,经常发表极左思潮的标志性声音。
  与共识网、博客中国等能够包容不同声音的思想网站不同,在“乌有之乡”发帖子会受到严格审查,若发表与该网站不同立场的评论,将会被立即删除。在这里发言的人们喜欢旗帜鲜明地将人与思想分为绝然对立的两派,或敌或友,对于敌人便不遗余力地抨击,对于朋友则不惜言过其实地赞美。
  乌有之乡对“毛泽东思想”持一种肯定的支持态度,而改革派则是他们经常攻击的对象,对于改革派的评价往往过于主观,常常言语激烈,带有明显的文革色彩,甚至侮辱谩骂的词语也屡见不鲜。
  在这里发表的文章,立场明显偏激。这些文章习惯以民族主义话语解读当代问题,其一成不变的逻辑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是万恶之源,中国的一切问题,世界的一切问题,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阴谋。所有问题的讨论,都习惯往这个结论上靠。
  对于当下的重庆模式与广东模式之争,乌有之乡不假思索地支持重庆,它对于重庆几乎没有任何否定之辞,声称重庆代表了当下中国最好的可能以及未来中国的方向。而对任何针对重庆的质疑,无论质疑哪一点,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激烈批驳。
  反思其原因,可以归结为三点:一是文革后遗症的影响,当前社会的腐败与不公让许多人开始怀念文革的种种好处,期望用打到一切的方式来获得公平;二是智力的缘故,将所有人分作截然对立的两派,会使思考变得容易起来。就像小孩子看电影总要先分好人坏人,好人敬仰之,坏人鄙视之,如此等等;三是教育的缘故,大陆长期以来推行的是奴化教育和仇恨教育,受这种教育的影响,人们更愿意拥戴英明领袖,愿意时时刻刻寻找潜在的敌人。
  乌有之乡仅仅是左派网站的一个代表,这样的网站还有很多。其作者来源包括社科院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相关学者,也包括统计局、宣传系统、发改委等部门的退休官员。这些有较高文化水平的知识者尚且立场偏激,在文化水平低的人群中更是如此,这表明在当下中国,偏激思想还有市场,保守力量还不容忽视。
  从另一角度看,八十年代之前的中国执政者是以左派面目出现的,对知识分子进行了几十年的批判和打击,使大量知识分子谈左色变。因此,大多数知识分子对左倾思潮是持警惕和批评态度的,这使得当今中国的左派失去了重要的力量来源。事实上,中国左派还没有形成成规模的思想力量,除了乌有之乡这样的网站,他们的声音也乏人问津。
  这种情况令人欣慰:毕竟时代在进步,民主浪潮不可阻挡,动辄把人与思想标签化、封杀不同声音实行一言堂的做法越来越不被人接受,乌有之乡这样的网站很难扩大它的影响,这应该是一种必然。
来源: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