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面对暴力维稳,誓死维权到底

——上海人民广场派出所记实

在中国大陆,常常会发生荒唐的事,但我会坚守做人的尊严,誓死维护公民权利到底。


(博讯boxun.com)
来源:权力运动作者:王扣玛

今天(28日)是我出院的第一天。上午10点正,我和夏筠律师一起来到上海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因为227夏律师已和人民广场派出所电话约定,今天去看司法鉴定报告。
上午1010许,杨指导员(警号017467)接待了我们。夏律师首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我是王扣玛的律师,昨天已电话约定,今天是来看王扣玛的司法鉴定报告的。”杨指导员说:“这个案子是李华副所长亲自办的,他今天到北京去了,等他回来再说,这个案子没有结束,鉴定报告是不可以给你们看的。”
夏律师说:“按照法定程序,我是王扣玛的律师,我有权利看,如果李华所长北京不回上海,我们只有等吗?”杨指导员说:“我也没办法,我们不要搞敌对,我们和王扣玛之间的事,毕竟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嘛。”夏律师说:“我们没有搞敌对,是我第一次到派出所时民警对我说:他(王扣玛)是访民吗?你怎么给访民打官司呢?难道访民就不是人吗?现在通讯很畅通,你是否可以给李华所长挂个电话。”
这时,我不得不问:“昨天我在10点钟左右接到一个电话号码是021-23034449,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局二支队的,告知我:你(王扣玛)的司法鉴定报告出来了,你没有伤,打你的保安胡某某他的验伤报告也出来了,右手腕拳轻伤。”随即我把手机递给了杨指导员看。杨指导说:“前4位数是对的,后4位数是不对的,我们二支队没有这个电话,可能是分局的。”
夏律师说:“看来这里面有人在破坏警民关系,并再次建议:1.我想看看王扣玛的司法鉴定报告;2.再看看对方保安的记录;3.再看看保安的验伤报告并想上门看望他,毕竟他“受伤”了嘛?”
10:30许,杨指导员不作任何回答起身走了出去。我叫住了杨指导员:“你走啦。”杨指导员回答:“我去打电话给李华。”10:55许,杨指导员带了个警察进来,对我们说:“我有事不能接待你们了,三天之内给你们回应,叫小陈接待你们,说完走了。”小陈警察记录了昨天自称二支队打给王扣玛的电话号码和电话内容。
1105许结束会面,我与夏律师离开派出所。我们在继续等待一个迟到而且已经超过法定验伤时间的验伤报告,还要核实这个颠倒是非的神秘电话。我被几名保安拖打晕倒,导致高血压发作急救到医院,结果伤的还是保安,而不是我,多么离奇?当年我母亲被截访人员非法关押致死,结果也是我被诬告陷害当了替罪。
在中国大陆,常常会发生荒唐的事,但我会坚守做人的尊严,誓死维护公民权利到底。
写于2012228
本文来源:权力运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