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历史选择论给人一种不祥之兆


作者:中国公民


如果历史和人民能够选择,它们的选择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无论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都是有时效性的。很多自称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东西,有可能是昨天的历史和人民选择的,其合法性已失去时效;大多还是历史和人民的错误选择,其合法性已经不存在了;还可能是某团体以历史和人民的名义自己选择自己,其合法性理所当然地应当受到质疑,是否合法应当由公民用选票决定。


一、假如历史和人民能够做选择
历史是什么东西?是真实发生的事件还是后人根据党派的偏见编写的故事?历史能不能像有选举权的选民一样选择一个执政党?这些问题不是容易说清的,留给历史学家,历史哲学家,政治学家去解决。这里姑且把某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一定时期存在的东西,叫历史和人民的选择吧,那么历史和人民确实做过两种选择:1、历史和人民正确地选择了一些有生命力的东西,如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的权利与自由,将统治者的权力关进笼子的民主政体等。2、历史和人民做过许多错误的选择,危险甚至疯狂的选择,如奴隶制,种族歧视,法西斯制,希特勒,墨索里尼,蒋介石的一党专制个人独裁,三K党,麦卡锡主义,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萨达姆,卡扎菲,朝鲜金氏王朝,古巴卡氏王朝,等等,历史和人民为这种错误的选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给人民带来的是灭顶之灾,给历史造成的倒退。历史和人民选择的这类东西中,有一部分已经成了社会进步的祭品,被历史和人民重新选择放进历史博物馆了,体面收场的不多;剩余的那一部分还在台上苟延残喘,从不打算为自己犯下的罪过承担责任,也决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但迟早要进历史博物馆则是必然的。如果谁不幸被历史和人民做了这种错误的选择,请勿存侥幸心理。

二、历史和人民的选择是有时效性的
正确的选择也好,错误的选择也好,历史和人民的选择总是有时效性的,不可能是一次选择永远有效。历史不断在进步的,人民不断在觉醒。即使被昨天的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今天的历史和人民完全有权利抛弃你。党国政体中,执政党的任职期限是无限的,直到体制被改变为止。但一张过时的旧船票不可能百年有效,蒋经国,戈尔巴乔夫明白没有永久执政的党,亲手结束了自己的党国体制。民主政体中执政党的任期是有期限的,人民用选票选择了谁谁就上台,人民抛弃了谁谁就在野,等待机会重新上台。根据主权在民的理论,也就是习近平副主席说的“权为民所赋”的理论,人民与统治者的关系不过是平等的契约关系,统治者可以是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政党,不过是缔约的一方。人民无论与谁签约,契约总是有时效的可以废除的,如果一次签约,永久有效,那么契约就成了卖身契,人民则成了奴隶,统治者则成了掌握生杀予夺权力大权的暴君。要废除契约只有推翻暴君。即便如此,选择或契约也不可能是永远有效的。

三、历史和人民选择论给人一种不祥之兆
很多自称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东西,有可能是昨天的历史和人民选择的,其合法性已失去时效;大多还是历史和人民的错误选择,其合法性已经不存在了;还可能是某家族或团体以历史和人民的名义自己选择自己,其合法性理所当然地应当受到质疑,是否合法应当由公民决定。所谓的历史选择论与君权神授论极其相似:两者都有一个虚无缥缈的权力源泉,一旦得到权力,就在一个封闭的家族或团体内世袭下去,权力的行使不受任何真正的制约。君权神授论已经过时被人抛弃,历史选择论又怎能服人呢?当权者对自己执政的合法性信心不足时,就祭起历史和人民选择论的大旗,为自己永久执政的合法性制造理论根据。没有永久执政的党,没有永远合法的执政地位,统治人民的合法性需要人民定期通过选票授权的。没有真正选举权的人民,如何能用选票选出自己中意的统治者呢?又如何能用选票把讨厌的统治者赶下台呢?统治者如果还有一丝自信和理智,还是少自吹自擂被是历史和人民选择的。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选票是执政合法性的唯一标准。如果有自信真正被历史和人民正确地选择了,那么就让人民用选票表达一下自己的选择,或者等这个选择成了历史以后再让后人评说不迟。自封被历史和人民选择了,轻者让人感觉有王婆卖瓜、君权神授的嫌疑;更可怕的是,让人感觉有被历史和人民做了错误选择的不祥之兆。
本文作者:中国公民
文本出处: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