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希拉里声称:莫斯科和北京挡在阿拉伯之春道路上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叙利亚之友”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高调喊话,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和俄罗斯改变针对叙利亚冲突的立场。她说,莫斯科和北京“应该明白,他们不仅挡在叙利亚人民奋斗的道路上,而且挡在整个阿拉伯之春的道路上
 
来源:人民网
作者:施晓慧

224,一个所谓的“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在突尼斯举行。有大约60个国家、国际和地区组织代表参与了会议。会议的主要目的是与会者承认流亡国外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是叙利亚人的合法代表,并且声明给予在野势力有效地支持,但是没有明确地表明这里说的是怎样的支持。叙利亚合法政权未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俄罗斯和中国都拒绝参加这次突尼斯会议。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指出,像利比亚事件一样,这是拼凑国际联盟以支持冲突双方中的一方。

美国国务卿高调喊话俄中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叙利亚之友”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高调喊话,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和俄罗斯改变针对叙利亚冲突的立场。她说,莫斯科和北京“应该明白,他们不仅挡在叙利亚人民奋斗的道路上,而且挡在整个阿拉伯之春的道路上”。

克里姆林宫建议突尼斯总统替自己说话
与西方领导人的兴奋相反,俄罗斯官方对此会议是冷漠地不屑一顾,仅对突尼斯总统马祖吉的提议做了简单回应。马祖吉在“叙利亚之友”会议上提议向阿萨德及其家庭和政府领导人提供司法豁免权,指出作为政治避难,“他可以前往俄罗斯避难”。对此,克里姆林宫发言人25日说,突尼斯总统应当以自己国家的名义提出建议。而不是呼吁其他国家做什么。这些建议应当针对和平调解叙利亚的内部冲突。发言人说,“再说,一系列阿拉伯国家已在实践中体会到‘推进民主’的后果”。
俄罗斯副外长加季洛夫强调说,在没有某个合法政权的代表在场的情况下,决定这个国家的命运,这是不可允许的。加季洛夫说,在没有叙利亚政权参加的情况下,讨论与叙利亚尖锐的国内危机有关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我们认为,在没有主要当事者预先参加的情况下,商讨或是拟定有关如此重要问题的文件,是不正确的。

俄媒体称叙利亚反对派分为三类
据俄新社报道,已持续近一年的叙利亚反政府示威活动的反对派主要分为三类--外部反对派、内部反对派与武装反对派。
外部反对派——以叙利亚国家委员会为主,针对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权。该组织于2011102日在伊斯坦布尔会议上宣布成立。据其领导人伯翰·加利昂称,该委员会已覆盖目前所有反对派势力的60%
此外,不久前在伊斯坦布尔又宣布成立了一个新的外部反对派组织--变革民主运动(DemocraticMovementforChange),其领袖为著名的维权人士Ammaral-Kurbi,他的立场独立于叙国家委员会之外。
外部反对派拒绝同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进行任何对话,要求其立即下台并将权力临时移交至副总统法鲁克·沙雷。
武装反对派——土耳其境内以利雅得·阿萨德为首的自由叙利亚军成立后,坚定反对派的潜力得到了大大增强。据他称,军队目前已有3万名脱离正规军的军官与士兵,这些军人指责正规军对本国人民反下流血罪行。201112月初,叙利亚国家委员会与自由叙利亚军商定"建立交流与行动协调的长期渠道"。据俄罗斯情报机关消息人士透露,大批小型武器和弹药从黎巴嫩、伊拉克和土耳其非官方渠道供给叙利亚自由军。该消息人士说,供应的武器包括冲锋枪、机枪、狙击步枪、手摇反坦克掷弹筒。
内部反对派——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NationalCoordinationCommitteefortheForcesofDemocraticChange)是叙利亚主要的内部反对派,于20116月末宣布成立。其总协调员哈桑·阿卜杜-阿济姆依靠一系列反对派,诸如海萨姆·曼纳、阿列夫·达利利亚和米歇尔·基洛。该机构囊括一系列左翼与民族主义倾向的组织、库尔德党与独立异见人士。
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与叙利亚国家委员会在许多问题的立场上是一致的,尽管两者之间并没有签订具体的合作协议。
此外,著名的内部反对派还包括建设叙利亚国家运动(BuildingSyrianState,主席为政论家卢艾·侯赛因)与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领导人为前共产党员格德里·贾米勒),后者主张与政府展开对话,并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该国内政。

西方媒体的叙利亚消息来源于不够资格的消息人士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亚历山大·卢卡舍维奇25日表示,位于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权限层次令人质疑其提供的消息的可靠性,该组织的资料被许多西方媒体采用。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上发布的评论中说:“据我们掌握的信息,这个组织总共只有2个员工(负责人和翻译兼秘书),领导它的是某个叫拉米·阿卜杜拉曼(RamiAbdulrahman)的人,他不但没有受过任何新闻或者法律培训,甚至没有受过完整的中等教育。同时他自己在去年11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常住伦敦,拥有英国公民身份并从事商业活动(他是一家小吃部的所有者)。”该组织代表回避接触俄罗斯外交官。
文件中说:“可以认为,上述事实本身就能够判断这个机构提供的信息的可靠程度。”许多大型西方和俄罗斯媒体采用叙人权观察组织提供的叙利亚冲突死亡人数的资料。

“叙利亚之友”将把叙利亚拖入更大的混乱
“叙利亚之友”集团,是在俄中两国否定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反叙利亚决议之后,由法国总统萨科奇倡导而成立的,得到美国、欧盟成员国和阿拉伯国家联盟主要成员国的支持。据俄新社报道,这次突尼斯会议的组织者说,加强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施加经济压力和政治压力的办法,应该成为这次会议讨论的主要课题。暂时没有提及按利比亚的行动计划进行武装入侵,是因为没有联合国的授权,主要是由于叙利亚军队不论按力量来说或是按照团结程度上来说都大大超过利比亚的军队,组织武装入侵将是非常复杂的事情。
在野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代表坚持要求外国进行武装干涉,还在这次突尼斯会议开始前,“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代表曾正式要求这次会议的参加者保证向所谓的“解放军”战士供应武器。虽然,据“阿拉伯电视台”的消息,叙利亚在野势力的武装集团现在已经从外国得到武器。这些武器不是由外国政府直接供给的,而是由旅居外国的叙利亚人转交的。现在这些叙利亚侨民正在进行获得携带式地空导弹和反坦克综合体的工作。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专家兹维亚格尔斯卡娅指出,十分明显,“叙利亚之友”集团所追求的目的与它所正式宣告的那些目的迥然不同。可能,将会重复使用针对利比亚的行动计划来对付叙利亚。虽然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联盟的联盟暂时正在走着那条路。
她说,叙利亚在野势力,甚至是在它们分散的情况下,也采取过份强硬的立场。他们都要求以阿萨德下台做为先决条件,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谈判。其原因在于,他们相信,他们这样或那样做总是会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取得政权。但是没有妥协,只是通过最后通牒,叙利亚将会陷入更大的混乱当中。

叙利亚周日举行新宪法全民公决
俄新社的报道说,在这样的形势下,大马士革当局并不放弃想要进行改革的意图,虽然在野势力使用一切手段使它分心,不能进行改革。本周日,在大马士革将就基于政治意见多样化的新宪法举行全民公决。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24日表示,叙利亚议会已经邀请俄国家杜马代表团访叙。他说,访问叙利亚将有针对性,将与更广泛的人员举行会晤。我希望国家杜马能继续对叙利亚局势进行研究,并且在它的能力范围内,协助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

俄表示愿意积极配合国际伙伴调解叙利亚危机
俄罗斯总理普京24日在与国家安全问题专家举行会晤时说,俄罗斯在决定调解类似叙利亚和伊朗这样的尖锐国际问题的立场时,不准备采取适应任何人的态度。与此同时,普京使大家确信,俄罗斯顾及到对叙利亚和伊朗人民的关系,特别是阿拉伯世界的关系。莫斯科不仅同欧洲国家和美国进行工作,几乎同所有伙伴,包括中国、土耳其和埃及在进行工作。普京指出,俄罗斯有其自己的利益,但莫斯科应当在国际舞台上与伙伴协作行动。
俄罗斯外交部24日表示,“俄联邦重申愿意积极配合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欧盟、阿拉伯联盟和伊斯兰合作组织,努力通过政治外交途径调解该国局势。我们认为这种相互的合作应当是平衡和客观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