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星期二

航亿苇:叙利亚公投是阿萨德谢幕的自娱


用选举、公投等来证明专制独裁者的合法性,许多专制独裁者把自己玩残前,都玩过。记得萨达姆倒台前的一次大选,他的支持率高达99%。最近北非、中东国家,在专制统治者倒台前最后一次选举中,突尼斯本·阿里,2004年大选,他的支持率是94.49%2005年,埃及穆巴拉克的支持率88.57%(1999年全民公决,支持率93%)。2006年,也门萨利赫选民支持率77.2%。可是,这些全是假的。在专制控制下,民众的选票不能反应他们的真实态度。


巴沙尔·阿萨德的死扛必然与卡扎菲当年一样,除了给他本人、家人和叙利亚人民带来血泪和痛苦之外,再没有别的。笔者曾经成功预言过卡扎菲的下场,现在又不得不对巴沙尔·阿萨德做同样的预言。这种预言含金量不高,因为历史的进程很明显,任谁稍微用脑子想想,就可以看到必然的结果。
巴沙尔·阿萨德用宪法公投来忽悠一下民众,实属自娱。这公投说是可以多党制,实行总统任期制。可就是这样的“让步”,让得也很可怜。总统是7年制,可以连任两届。多党制是严格控制下的多党,不过是找几个花瓶党来撑门面。据称叙国这公投9成民众支持,但是,这些数据不可靠,并且反对派并不参加公投。一个专制独裁者灭亡前,会玩点稍微新鲜的花样,可惜,这种人脑子进水了,玩也玩得很差劲,上不得台面。
用选举、公投等来证明专制独裁者的合法性,许多专制独裁者把自己玩残前,都玩过。记得萨达姆倒台前的一次大选,他的支持率高达99%。最近北非、中东国家,在专制统治者倒台前最后一次选举中,突尼斯本·阿里,2004年大选,他的支持率是94.49%2005年,埃及穆巴拉克的支持率88.57%(1999年全民公决,支持率93%)。2006年,也门萨利赫选民支持率77.2%。可是,这些全是假的。在专制控制下,民众的选票不能反应他们的真实态度。
巴沙尔·阿萨德玩公投游戏,倒让我想起当年的蒋介石。老蒋在抗战胜利时,政治声望达到顶点。可是,他头脑发热了,想过度地控制一切。1945年,蒋介石摆出姿态,与共产党和平谈判,国共签下《双十协定》。可《双十协定》墨迹未干,国共内战却打了起来。1946110日,国民党版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通过了政府组织案、国民大会案、和平建国纲领、军事问题案、宪法草案等五项协议。但不久,这些都不过是一纸空文。读历史,发动全面内战正主要是蒋介石的责任。共产党需要的是战争的道义性,蒋介石把这个道义拱手送给了他的对手。不然,当时他受到的责难也不可能一边倒。在全面内战启动之后,共产党不陪老蒋玩了。此后,仅仅不到3年时间,蒋介石就败退台湾。
叙利亚是一个2300万人的小国,即便没有外国直接军事干预,巴沙尔·阿萨德倒台也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叙国的政治力量对比,本人以前分析过,在此再作一点疏理和补充。
1、反对派由于得到民众的真正支持,而民众已经对巴沙尔·阿萨德绝望,巴沙尔·阿萨德的军事力量只能一天比一天削弱,军队叛变会越来越多,反对派武装由普通民众与叛军组成,会在战争中不断成长。这与卡扎菲倒台前的状态基本一样。
2、阿盟已与巴沙尔·阿萨德撕破了脸,这会使阿盟全力支持叙反对派。叙利亚的邻国土耳其、约旦、伊拉克、以色列等国,都在或明或暗支持叙反对派。巴沙尔·阿萨德面临的国际国境要远比卡扎菲那时恶劣得多。尤其,土耳其已是叙反对派公开的活动基地和训练基地。
3、如果宗教教派能起作用,巴沙尔·阿萨德更不占优。阿萨德属于什叶派,而什叶派只点叙利亚人口的20%。但我认为教派因素重要性被一些人高估了。
4、由于以色列问题,叙利亚属于全民皆兵之国。这使叙国反对派武装的战斗力成长会较快。
5、叙利亚动乱以来,已死亡7500人。这些人不论死在谁人之手,民众都认为是巴沙尔·阿萨德的罪恶。叙利亚血仇已无解。
6、以色列问题和基地组织问题在这场纷争中,正产生奇怪的变异,和一些人的分析不一样。以色列与阿盟联合反巴沙尔·阿萨德,阿盟与以色列关系产生微妙变化。基地组织也由于反巴沙尔·阿萨德,虽然仍然扯着反美旗号,但反美力度正在降低。这两种变化,或会对中东国际政治产生奇异的效果。尤其是以色列与阿盟之间私下的交易,很可能促成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问题的终极解决。这反而使美欧可以放缓直接军事干预叙利亚的行动,甚至只停留在军事援助的层面。还有重要的一点阿盟对伊朗不待见。在伊朗问题上,他们的利益与以色列的利益高度一致。
7、由于有了利比亚的成功模式,美欧在经验总结基础上,更倾向于扶植反对派。对他们来说,这是投入小产出大,既避免了本国士兵伤亡,又赢利国际声誉。中俄与美欧唱反调,正好帮助美欧扩大国际正面道德形象。巴沙尔·阿萨德与卡扎菲不一样,并没有制造洛克比空难等事件。美欧报仇的动机并不强烈。解决叙比亚问题,美欧可以有足够的耐心。
8、当叙比亚反对派生存受到严重威胁时,美欧的支持力度会突然加大。
9、在巴沙尔·阿萨德倒台前,会陆续有些支持他的政治秀。有些政治秀可以很有趣,但只能当政治笑话看。萨达姆、卡扎菲倒台前,都有电视节目主持人持枪效忠的精彩镜头。指不定巴沙尔·阿萨德也会搞出这类政治秀来。
10、叙反对派武装,会很快拥有重武器。他们先搞游击战,然后是阵地战,最后就是大反攻。巴沙尔·阿萨德究竟何时下台,很难在时间上做预测,因突变因素较多,一切皆有可能。但他不体面下台,是必然的。最多,他可能再撑一年时间吧。
本文作者:航亿苇
文本出处: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