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张鉴:谁会使国家万劫不复:一人一票还是专制权力?

当前,中国众多严重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退化和乱象丛生,都是专制和极权主义的产物,没有一人一票的产物。因为只有一人一票才能真正限制和制止权力的肆无忌惮,使权力按照全民的相应意愿行事。中国是目前世界上由政府以国家利益之名,强行无偿征用和低价征用农民土地和城市私人土地最厉害的国家,以致造成大规模抗强制征用和拆迁的现象。根本原因是没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私有权,没有一人一票的机制来制定符合民意民利的宪法和法律以制止权力的恣意妄为


20111113晚上,率领一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代表团访问美国的柳传志先生,在美国Ashcroft集团联合创始人茱莉安娜格洛弗为代表团举行的家宴上,向有美国政界人士在内的一批人发表了长篇谈话和对一些提问的回答。如下话语特别引人注目:“打比方说……欧洲竞争力的衰退是因为过度福利化,这话老百姓肯定不爱听。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
这段话最近在网络上传开后,几乎引起了一边倒的反对、斥责和骂声。笔者也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还想和柳先生具体地讨论一下这一观点。首先,我基本同意欧洲竞争力的衰退是因为过度福利化的看法,凡了解实情的人都会接受这一看法。谈话的要害在于“一人一票万劫不复”,这真的错了,甚至大错特错!
一人一票是源于西方所形成的现代民主概念的核心内容。它的主旨是,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公共权力机关,必须由具有大多数人同意和规定的资格的人,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举产生,并由全体选举人自始至终监督它行使为全民谋福利的公共职权。一旦权力机关有违这一宗旨和目的,选民又用此方式改换这种权力机关。所以,一人一票主要是全体民众用来产生、监督和制约公共权力为自己服务的根本手段,而非某一部分人或大多数人用来抢夺和瓜分他人财产的工具,也非西方人创始一人一票制的本意。
2、一人一票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内的全体民众,只要达到成年,有自我选择能力,没有特殊的障碍,就有选举权(在西方它有逐步发展扩大的过程,此处指的是完全成熟的民主)。但这些选举人中仍有贫富、文化教育水平、种族民族生活习惯、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等等的差异。所以,一人一票又意味着每一个成年人都有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的权利,但最终决定只能按少数服从多数,多数人照顾少数人的利益的原则来作出。因此,一人一票实际上是一个群体里的所有选民必须相互妥协让步,利益兼顾。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和谐相处,共同生存、发展和进步。否则,就会内斗不止,四分五裂,同归于尽。这也说明,一人一票绝不是供任何人抢夺和瓜分他人财产的手段,顶多也只能让一部分人图个一时之快。何况,现代民主运作中还有言论自由、权力分立和法治来制约民众多数的所谓“民主暴政”得逞。
3、历史上从来没有通过一人一票剥夺私人财产,造成万劫不复的场景。相反,大量抢夺和瓜分私人财产的行为,主要是专制皇朝庇护下的奴隶主和封建主势力以及资本主义发展早期的资本家对公地和农民土地的掠夺和霸占,即真正抢夺私人财产的是政治霸主和经济强人。一人一票正是新兴资产阶级和半资本主义化的封建阶级联合农民用制度和法律手段来阻止新旧权贵势力掠夺私人财产、保护私人财产,逐步发展起来的产物。其最早诞生地和创始人是英法两国及两国的政治思想理论大师。
西方国家通过逐步发展和完善一人一票的方式,选举成立具有广泛深厚民意基础的立法机关制定保护私有财产的宪法和法律,同时向民众不断阐释财产权是人的生存和自由发展的根本保障,是天赋人权,因而形成了“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坚不可摧的私有财产权观念。柳先生却把一人一票说成是抢夺和瓜分私人财产的罪恶手段,更属大谬不然。
历史上确有不少农民起义,直接夺取和瓜分地主的土地。但这是某种历史发展阶段局限性的产物,不宜以现代文明观点来苛责。当然也不应把它称作进步运动。其实,中国历代皇帝虽然宣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皇帝并未把所有土地真正据为己有,法律上仍然允许地主和农民占有一定土地,其所有权仍然有保障。对地方豪霸、酷吏掠夺农民土地的行为不时予以查处惩罚。
4、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有没有大规模剥夺私人财产,造成万劫不复的局面呢?有!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出现以后,由前苏联共产党在“十月革命”后,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实行的财产全面公有化。列宁、斯大林为首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夺取政权后,立即以代表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名义,以强大的国家机器为后盾,强行将一切原有的私人工业、企业、银行等国有化,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最后将农民的土地集体化实即公有化。在这一过程中,消灭了几千万人的生命,其中包括为实现这一大目标而展开的政治运动中直接杀掉和整死的大约2000万人。通过这种残酷的手段,的确也建起了一个表面强大的苏联社会帝国,但最终还是由于它的反人性反社会潮流而垮台了,重新回到以私有制为主体的民主共和国正道上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苏联社会帝国帮助强行建立的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经历了同样的兴起、崩溃和回归过程。
在亚洲和拉丁美洲也有少数国家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或苏联共产党的直接帮助下,经历了强行将所有私人财产收归国有或集体所有的过程。其结局同样是悲惨的。虽然这些国家的政权尚存在,但主要靠大幅改变原有的政经专制体制,在相当程度上采用了资本主义私人所有制的经济模式才得以生存下来。我国是这一过程和结局的典型。
我国在1949年建立新政权后,一度效法苏联,首先直接没收所谓官僚资本家的财产,然后以社会主义改造的名义,通过公私合营,最终将全部中小工商企业也国有化;在农村,先直接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分给农民,然后又以合作化公社化的名义,将农民的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甚至部分生活资料公社化。最后,我们只存在全无财产所有权的三种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他们的生产、生活和工作全由政府安排和处理。整个过程造成了约8000万人的灭绝,其中包括对政治政对分子的直接处决和因经济崩溃而活活饿死的大批农民。
请问柳先生,这么多血的历史,难道一点不知道吗?它是一人一票所能制造出来的吗?没有强大无比的专制权力,谁能创造这样的血腥历史?
是的,我们也不应排除有人想通过一人一票来达到瓜分私人财产的目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就有过这一行动。查韦斯靠军事政变上台后确实想在委内瑞拉建立主要为下层劳动群众谋利的社会主义。因此,执掌大权后,将一些国内外私人大公司国有化,允许无地少地农民开发公地占为己有,用大量公共财富和资金无偿帮助穷人,赢得了多数下层劳动群众的拥戴,首次通过竟选以高票当选总统。于是他在2007年就提出修改宪法,取消总统只能两任的规定,重新规定总统任期不受限制,为自己做终身总统铺路(他公开宣称要一直当总统到95岁才退休)。这一野心的确得到该国多数穷人的支持,同时也遭到其他阶层民众的强烈反对,但最终在2007122日的全民公决中,委内瑞拉民众以微弱多数票否决了查韦斯修改宪法的提议,挫败了他建立“民主暴政”的美梦。他若当年得成,真可能做终身总统,进一步大搞私人财产公有化,使国家陷入贫穷或内战窘境。
查韦斯这一图谋的失败,进一步证明,只有专制独裁者才会肆无忌惮地抢夺瓜分私人财产,一人一票才是阻止这一罪恶图谋及其可怕后果的重要手段。
人所共知,当前,中国众多严重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退化和乱象丛生,都是专制和极权主义的产物,没有一人一票的产物。因为只有一人一票才能真正限制和制止权力的肆无忌惮,使权力按照全民的相应意愿行事。中国是目前世界上由政府以国家利益之名,强行无偿征用和低价征用农民土地和城市私人土地最厉害的国家,以致造成大规模抗强制征用和拆迁的现象。根本原因是没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私有权,没有一人一票的机制来制定符合民意民利的宪法和法律以制止权力的恣意妄为。
如果有一人一票制,中国绝对可以通过民选议会或全民公决,修宪和立法,恢复农民土地所有权。农民有了宪法规定的土地所有权,谁敢像现在这样无偿或低价征用农民土地,强拆农民的房屋呢?
如果有一人一票制,权力受到实实在在的监督,哪能有现在这么多的恶法?哪能有所谓投机倒把罪和集资诈骗罪,哪能有吴英这样年轻有为的女企业家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呢?
综上所述,无论从历史和现实,从本国和外国看,能够造成国家和社会万劫不复的,绝不是一人一票制,而是绝对或相对的专制独裁制。说中国如果现在一人一票,就会立即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实在是是非颠倒之言。
恕直说,柳先生这样说,要么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和无视;要么是既得利益者,害怕心目中的无知群氓日后清算和瓜分他的巨额财产;要么是某些权贵集团的忠实盟友,要为巩固权贵集团的现行统治而发声。如果是第二种担心,显然是低估了中国亿万民众的觉醒和智商,他们的多数绝不是无知无耻之徒,只要财产不是非法掠夺他人而来的,民众是会尊重和保护的。如果是依附于权力而不得不为它帮腔则打错了算盘。历史和现实证明,专制权力是绝对靠不住的,它对任何人都是有用则用之,无用则弃之。专制权力内部也彼此如此,何况对外部依附者。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权的本质是不容许私有财产制的,因为只有剥夺了多数人的财产权,权力才能放心地统治下去。柳先生难道不懂这一点吗?
2012.2.24写成
本文作者:张鉴
文本出处: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