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叙反对派:什么阻碍了我们与阿萨德和谈


叙利亚反对派希望建立一个民主、文明的国家。在这里,所有公民,不论种族与宗教背景,都能平等地受到法律保护。我们希望能建立一个真正三权(立法、司法、行政)分立的国家。总之,我们要自由而公平的选举。
我们计划推翻现政权,然后由全国委员会建立过渡政府,在此情况下重建叙利亚,民主选举一个代议制政府


 220日,叙利亚反对派团体——叙利亚地方协调委员会英文发言人RafifJouejati接受《青年参考》专访,回答与叙利亚局势有关问题。
  叙利亚地方协调委员会主要由叙利亚本地青年示威者组成,目前在叙利亚共有14个地方委员会。20116月,《纽约时报》评价称,叙利亚地方协调委员会正开始成为“这个国家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
目前,地方协调委员会是叙利亚最大的反对派组织之一——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下属团体。

青年参考:你们现在面临怎样的形势?

  RafifJouejati(以下简称R):目前叙利亚的局势非常可怕,灾难正在许多城镇发生。例如,在霍姆斯,炮火已经持续了整整19天;在阿勒颇附近区域,炮击也已经持续了近一周,大马士革和其郊区都被包围了。这种状况在叙利亚许多地方一再出现。
  政府武装力量通常派出狙击手,占据在居民区与车站的屋顶上;这些狙击手会向任何正在移动的目标射击,哪怕目标是小孩子。
虽然不可能在叙利亚做正式的调查,但我们估计叙利亚约七成的人口支持这次革命。

青年参考:你们对国际援助有什么看法?

  R:叙利亚人民需要各种可能的国际援助。当务之急是提供人道主义救济,食物、药品都极端短缺。有成千上万的人已被迫离开家园。由于缺少药品与空间,即便是那些仍在运营的医院也无法容纳所有受伤的人。
人们还在呼吁建立一个安全区,这样那些叛逃的士兵就有地方可去,还能加入“叙利亚自由军”。

青年参考:叙利亚各反对派团体目前的协作情况如何?

R:我们所属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是一个代表了叙利亚社会各阶层的反对派团体,其中包括“叙利亚自由军”。全国委员会也在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协调,以在信息和目标上团结起来。

青年参考:如何看待阿萨德推行的改革,有没有与政府谈判的可能?

  R:阿萨德的“改革”只是一个书面上的词语,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叙利亚人没有见过这种“改革”带来任何实际的积极成果。
因此,没有与政府谈判的可能性,尤其是,它在持续地杀害平民,那些人爱好和平,只是要求自由以及活得有尊严。反对派曾经说过,“不会与坦克对话”。即便阿萨德以后把他的武力从各个城市中撤出,他也已经让那些能与他对话的人流了太多血。

青年参考:你们设想中的叙利亚是什么样的?

  R:叙利亚反对派希望建立一个民主、文明的国家。在这里,所有公民,不论种族与宗教背景,都能平等地受到法律保护。我们希望能建立一个真正三权(立法、司法、行政)分立的国家。总之,我们要自由而公平的选举。
我们计划推翻现政权,然后由全国委员会建立过渡政府,在此情况下重建叙利亚,民主选举一个代议制政府。

青年参考:如何评价中国在叙利亚危机中的立场?

R:中国一直声称寻求和平解决。不过,如果阿萨德政权拒绝把他的坦克、部队与狙击手收回,就不可能会有和平的解决方法。

青年参考:你们将如何对待中国在叙利亚的利益与投资?

  R:中国需要考虑,在一个自由的叙利亚,目前的投资与利益可能会有所增长,不过它得撤回对现政权的支持。只要阿萨德还在对他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中国目前的投资就会受损害。
来源:中国青年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