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世行报告《2030年的中国》:不改革或面临经济危机


未来十年,中国需要解决的挑战包括:自然资源的市场定价,环境问题,政府减少在资源配置领域的错位,而更多地向公共服务领域转型,比如对教育医疗多下工夫;更加推进开放性政策、让中国的制造业向全球高附加值产业发展;推行现代化财政政策,使得地方财政与收入匹配;平衡国有企业与私人部门的发展

来源:新华网
作者:郭丽琴


世行和国研中心今发联合报告:建言2030年前中国改革路径
今天,正在中国访问的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将协助发布一份联合研究报告。该报告审视了中国到2030年之前面临的经济机遇与挑战。世行称,报告“旨在帮助中国实现向高收入社会的过渡”。
这份名为《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下称“报告”)的报告,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联合编著,审视了中国到2030年之前的战略抉择,针对中国增长模式的未来结构提出了建议。
上周四,《华尔街日报》爆料称,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中国如果不进行深层次改革,可能会面临经济危机。报告敦促中国缩减庞大的国企规模,使之在运营模式上更接近商业公司。
报告寻求协助中国应对在2030年之前所面临的诸多挑战,跨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许多高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都经历过的发展速度放慢的阶段。对于解决这个发展问题,中国国内的争议也从未中止过。
破除垄断,或许是突破口之一。
在世行上周发给《第一财经日报》的吹风新闻稿中,佐利克表示:“为了成功走完未来二十年的路程,中国有机会发挥在人才和储蓄方面的优势,应对国内外的结构性增长挑战。”
新闻稿称:“报告围绕中国中期[0.000.00%股吧研报]的增长与发展路径提出了建议,旨在帮助中国实现向高收入社会的过渡。”
在中国国内,相当多专家认为,经过十年历程,较为容易的改革领域已走完了市场化的历程。随着WTO自身改革滞后,以及全球经济周期进入低谷,造成其国际协调功能及影响力的下降,外力对中国改革的推动力已经开始走弱。而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迅速增大,新的利益集团带来的改革阻力又不可避免地加大了。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张汉林日前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中国现在发展的核心问题在于是否有魄力和决心去除既有垄断利益,未来十年是改革垄断利益的攻坚期。
佐利克去年九月就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高层政府官员与外国专家参加的研讨会,佐利克曾在会后与记者会面时表示:“中国的‘十二五’规划指出了前进之路上需要‘做什么’,而这个报告试图帮助说明的是‘怎样做’。遵循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开放战略的传统,报告将探讨中国可以采取哪些实际步骤从过度依赖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转向更多依靠内需和投资。”
佐利克当时在现场透露,未来十年,中国需要解决的挑战包括:自然资源的市场定价,环境问题,政府减少在资源配置领域的错位,而更多地向公共服务领域转型,比如对教育医疗多下工夫;更加推进开放性政策、让中国的制造业向全球高附加值产业发展;推行现代化财政政策,使得地方财政与收入匹配;平衡国有企业与私人部门的发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