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曹立群: 2012年台湾观选

来源:《阳光》2012年第3

蓝营和绿营人物跳来跳去,已很正常。今日的国民党,从蒋经国开始,就已本土化。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区分、蓝营与绿营的区别是,维护现状的发展经济派和利用急独民情的政治派;意识形态上,是残留的中国情结与高涨的台湾意识的对峙。这些差别,在选举时可能突出,但回归平时,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风雨同舟的台湾人
 

台湾我去过许多次,观察台湾领导人选举却是第一次。
在美国,不仅候选人多,如果有热情还要参加侯选人的造势大会,场面热闹。但在美国投票,总是理性大于热情。只有在台湾,当我在元月14日看见唱票开始时的那一瞬间,一阵激动,泪的冲动涌上心头。
蔡英文
一头乌黑笔直的齐耳短发,圆乎乎笑团团的一张粉脸,架着一副无边的眼镜,没有一丝的疾言厉色,似乎天生就不会发怒。就这样,蔡英文走上台湾乱哄哄的政坛。她,形象清新,能力强,主意大,才女加美女,充满亲和力,说话行事作风都干练,极具领袖的人格魅力。在“后扁时代”,蔡英文横空出世,一举击败民进党内各个派系以及他们身后边的“四大天王”(苏贞昌、谢长廷、吕秀莲、游锡坤),带领民进党走出分裂的危机。其后,在2010年的五都大选中,虽败犹荣,表现出色。这次台湾领导人选举又以1%的微弱多数战胜了党内的挑战者苏贞昌,成了民进党的候选人。
元月6日,听了蔡英文的政见演说,我感到这次选举,不论哪一个政党赢了,台湾全体人民都赢了。蔡英文力排众议,压制深绿意识,坚持走中间路线。深绿理念的代表人物和干将,都被边缘化。针对国民党的抹黑宣传,蔡英文毫不含糊地说,我会执行所有政府和对岸签订的协议,大陆可以放心。尽管她不承认“九二共识”,她誓言要继续马英九的和平政策,和对岸签订更多的合作协定。
在蔡英文的竞选总部,我们看了她的竞选团队精心准备的文宣材料,让我们有很深刻的印象。蔡英文的竞选口号相当柔性:“你过得好吗?”“就差一点点,就差你一票”深深地印入我们的脑海。“谁的安定?富豪的安定?”言简意赅,触目惊心。
蔡英文不仅敢于切割陈水扁的贪污腐败案,也勇于背离陈水扁鼓吹族裔对立的政策。她只谈台湾民生,不谈省籍,这是台湾政治的一大进步。仅此一点,蔡英文在推动台湾政治的进步上就功不可没。
元月12日,我们在台中市观看民进党的造势大会,天上下着沥沥细雨,场面热闹非凡,以年轻人居多。可惜,我们没有等到蔡英文、李远哲的出现就匆匆离开了造势会场。到达旅馆后,第一时间就看到蔡英文和李远哲的登场。李远哲的号召力比起8年前小了许多。他担任中央研究院院长期间,推行了一系列大学教改的措施,特别是系主任、院长、校长的任命都必须由教授们直选,使本来就难以驾驭的大学,更加难以管理,损伤了台湾大学的竞争力。
元月14日晚大选开票大体结束后,蔡英文冷静地恭喜马英九当选,并劝告他不要辜负民众的期望,显示出她的非凡的君子气度。她对支持者说,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泄气;你可以悲伤,但不要放弃。而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败选的责任,我将一肩扛起。”一个看似柔弱却坚强无比的肩膀!此时,会场内外的男女老少,纷纷为之动容、为之泪下。
败选走人,是民主社会的常态。选输了,却不愿退出政坛,是官僚社会的劣迹。宋楚瑜就是这种社会的遗老。
宋楚瑜
亲民党政党得票率冲破5%门槛,是该党的巨大胜利。宋楚瑜当晚发表败选感言,面部表情没有受到得票率的影响,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亲民党从开始就没有真正获胜的机会,宋楚瑜竞选领导人除了前期一时之勇,到中期、后期竞选活动已失去冲击力。
元月10日拜访宋楚瑜的竞选总部,代表亲民党接待我们的是张骏逸博士。他个头不高,说话略微带有南方口音,自信、得体,还有些幽默。在李登辉时期,曾官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作为政治大学的退休教授,他的日子过得很洒脱,出来助选,完全出于兴趣和理念。尽管说话很有分寸,但没有一点激情。
在这里,我们听了一脑袋的阴谋论,贿选,赌博影响选情,地下电台等。宋楚瑜提出的“三中”主张,即中小企业、中低收入、中下阶层,不可能对台湾政治有任何深远的影响。台湾所有的政党,用美国政治的放大镜来看,都是“社会主义”政党,都在无限扩大政府的职权,自称愿意照顾弱势群体。
宋楚瑜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人物。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将才,不幸缺乏帅才。在历史的几个关键时刻,被人利用了。最终,历史把机会再次给了和他同室操戈的昔日战友马英九。
马英九
在一个人情世故的社会里,马英九是一个异数。他从不会搞饭局,也不搞什么联谊,一心关心国民党、关心时事。他给人以一个刻板的印象,在关键时刻比较谨慎,瞻前顾后。但他又是一个坚守原则、表里如一的人。马英九有“不粘锅”、“人间极品”的美誉,并以此赢得民心。
第一次听说马英九是1998年去台湾的飞机上。当时马英九不顾李登辉的暗中反对,不等国民党党中央的决定,在国民党其他大佬的支持下,先行宣布竞选台北市市长,挑战在任的、不可一世的陈水扁。我问一个台湾女青年,你会选谁,她毫不犹豫地说会选马英九,因为他廉洁,更因为他英俊。
英俊就是马英九的招牌。14年后的今天,马英九英俊已不如当年,但是头发依然梳得一丝不苟,依然黑得不减当年。马英九不仅是陈水扁的克星,也是李登辉的永痛。李登辉一心要培育一个本省人来接棒的梦想被马英九砸碎。连战合李登辉的意,却得不到台湾人民的心,连战连败,而马英九对陈水扁,却屡战屡胜。陈水扁一生从没有赢过马英九。
元月13日晚,我们参加国民党的造势大会,场面宏大,中老年人居多,有热情却无激情。最后现身的马英九和他的演讲不但没能把大会带入新高潮,反而让人干着急。已经到了选战的最后冲刺关头,他还是那么文质彬彬,满嘴枯燥的数字。而先前国民党前主席吴伯雄的慷慨陈词,直白的拉票方式方法,则更能激发情绪,更加诙谐。
马英九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在选举胜利后的大会上。当时,大雨滂沱,他感谢家里“永远的反对党”——周美青的鼎力支持。的确,周美青为马英九的再次“冻蒜”(当选)立下头功。
阳明山
在台湾的倒数第二天,朋友开车带我去阳明山。
位于阳明山的中山楼是“国民大会”的遗址,曾经是蒋介石政权的法统资源,后来是台湾民主转型的包袱。这里曾经壁垒森严,曾经煊赫一时,曾经热闹非凡。现在却冷落得门可罗雀,冷落得乏人问津。
阳明公园云雾缭绕,细雨绵绵,山茶花开。下山路上,在一个停车场逗留,朋友说阳明山又叫车床山,是年轻人喜欢开车来偷情的地方。当年某知名大学校长开车带年轻女友上山,被偷拍,自辩说是和女青年在车上聊天,谈国家大事。
朋友对台湾的前途充满信心。贪腐是民主转型的副产品,不是民主的主流。当年李登辉上台后面临着如何处理党产的巨大挑战,在其后党产转民产的过程中,大量资产流进私人腰包。为此,他的大管家刘泰英为他背书,坐了八年大牢。其后,陈水扁在国产转民产的过程中,巨大资金直接流入他的私人腰包,如今他在监牢里。台湾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从这些腐败中学到教训,将来不会再看到巨贪。
路过“林语堂故居”,勾起一段历史的记忆和对独统的思考。1954年林语堂应邀担任甫新成立的南洋大学的首任校长。以学术成就及社会威望而言,从传播中华文化的角度上考量,林语堂出任校长可说是众望所归。林语堂是公认的“两脚踏东西文化”、独开中国幽默传统的大师。但是,只有半年光景,他的政治观点引发争议,任期未满,就被迫辞职,离开新加坡,靠自己的幽默打发余生。一个统一的中国,不利于持异见人士的生存,不利于自由的思想。
当下的台海政策和局势符合和平的最高原则,有利于形成一个大中华经济区和文化圈。在这个框架下,海峡两岸的人民共同繁荣,和平共处。统独不应该是问题,问题是民生:你过得好吗?
蓝营和绿营人物跳来跳去,已很正常。今日的国民党,从蒋经国开始,就已本土化。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区分、蓝营与绿营的区别是,维护现状的发展经济派和利用急独民情的政治派;意识形态上,是残留的中国情结与高涨的台湾意识的对峙。这些差别,在选举时可能突出,但回归平时,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风雨同舟的台湾人。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