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星期六

《零八宪章》编辑部“五一”献词:向着集体维权、联合维权与政治维权的方向前进!

 向着集体维权、联合维权与政治维权的方向前进!
——我们的“五一”献词
《零八宪章》编辑部
编辑剪纸:
    中国工人阶级要彻底摆脱“被边缘化”的地位,中国工农大众要想彻底摆脱被摆布、被主宰、被支配的地位,就必须从“经济基础”方面的维权提升到“上层建筑”方面的维权,就必须从政治方面的“矮子”成长起来、站立起来——只有从政治上站立起来了,官僚贵族阶级装腔作势的“伪善”嘴脸,才不得不变成讨好民众的“真善”嘴脸;只有民主政治实现了,中国劳动大众才会有幸福的前景和美好的明天!

2011年4月29日星期五

祝振强:《人民日报》为何突然转向为人民说话?

                428日,《人民日报》突然转向,发出了一篇近二十年很少见的文章——《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这篇署名“人民日报评论部”的文章一经发表,就让人民感到一种信心和力量,也让《人民日报》与人民的距离迅速缩短。

蔡慎坤:欧美政权为什么不害怕被推翻?

 1989年东欧巨变到2011年阿拉伯革命,我们不得不承认,觉醒了的人民自发联合起来反专制、反腐败、要自由、要民主的抗争,证明了人类历史走向自由民主的趋势不可阻挡。自由和民主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强烈诉求,这些诉求在专制高压统治下处于休眠状态,一旦唤醒并得以释放,犹如火山下的熔岩,不管如何在火山口封堵,也阻止不了惊天的大爆发。

温家宝:经济与社会一腿长一腿短站不住

蔡慎坤:林昭的悲剧还会在中国重演吗?


    1968429日是林昭被杀的日子,整整43年过去了,她的悲剧唤醒了沉睡的社会和沉睡的人吗?有多少人还记得她的名字和她的悲剧? 

温家宝:“最好的行动就是奋斗”

“最好的行动就是奋斗”
——温家宝总理会见辛亥革命先驱后代和华文媒体代表侧记
记者 赵承 冯坚 颜亮 
人民日报记者 蒋安全

山东柏城镇副镇长:就是希望农民喝西北风

来源:南方都市报

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关注社会心态 ②)

“黑监牢”的罪恶何时才能结束

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六四敏感期 胡耀邦之子批改革“与民争利”

文革造反派领袖蒯大富现身清华百年校庆

编辑剪纸:
    对于当年狠整刘少奇和王光美,蒯大富拒绝道歉:“毛泽东是霸道,刘少奇、邓小平同样霸道,共产党这个体制啊就是个霸道体制,你没办法说。所以当时我就不抱任何希望了,准备上新疆,上北大荒的,如果当时毛泽东晚点回来,结果就会是这样的。我不觉得应当对他们说对不起,怎么说呢,如果都作为平等的身份,那么我们都彼此伤害过。文革初期,他们把我打成反革命完全没有道理的,如果没有后来毛泽东给我平反,我的下场可能会更惨。他们也从未对此表示过任何歉意,所以我没必要给他们道歉。”
     蒯大富称自己最大的罪过是武斗,并对清华武斗中死去的那些人,表示再三地忏悔。

中石化公布“天价酒”调查结果 鲁广余被免职

陈光标首次落选中国慈善排行榜 或与捐款争议有关

中石化老总“适当调油价”言论被恶搞为“成玉体”

长沙城管与市民冲突 数百人围观要求交出打人者

茅于轼发讨毛檄文:祸国殃民至今悬挂天安门

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萧强:看被中国当局删除的网络文章

国新办新禁令: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的29条区别

国新办新禁令:各大网站马上删除一篇文章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4-26讯】  
 被禁网文: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的29条区别

《邱会作回忆录》曝王洪文遭受酷刑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会温家宝 望中共勿在人权问题上开倒车

人权对话北京开 美方措辞“不寻常”

重庆市重兵镇压失地农民 酿严重流血事件

墨镜哥再次演讲:成立工会声援上海罢工

大陆再传出“墨镜哥” 演讲视频

江苏演唱会高呼“艾未未”广州现挺艾涂鸦

哈佛学生发起六四学术研讨会 多名世界级学者莅临

2011年4月25日星期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何兵 李庄漏罪案的法治意义

杨恒均: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4日 转载)
   
    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周年,据说两岸都有纪念活动,但又各有禁忌。可无论如何,两边都绕不过“国父”中山先生。近年来,学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反思中山先生的浪潮,大有把这个唯一一个被两岸都认可的“国父”级人物拉下神坛的势头。为了弥补自己这方面知识的缺失,以及找到研究“国父”的立足点与尺度,本人过去几个星期一口气把悉尼图书馆的四本英文传记(介绍)以及自己带来的三本中文书扫了一遍,同时对照了两本美国人反思“国父”华盛顿的力作。这才找到了些微感觉,与读者分享。

李庄案薄熙来受挫,进政治局只差温家宝点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3日 首发

网络疯传的艾未未政治言论

朱镕基访清华之际 4.25事件再被提及

和静钧:从“万元餐”看民间监督威力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和静钧(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

任志强爆料:许多低价房定向分配给了大机关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

古川终于回家了!

“零八宪章论坛”:立即释放王荔蕻,停止人权迫害!


 编者剪纸:
    “宪章论坛”认为,这种反人权、反法治的国家行径是非常危险的,以超法治的强权力量来打压民主维权人士不仅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而且是不得人心的。它不仅难以阻挡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历史进程,而且会召唤更多的中国公民加入到伟大的中国民主维权事业中来!

李庄案:控方检察院撤诉了

李庄案控方撤诉了!

艾未未入选《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名人物

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

王德邦:“只有加上民主,中国才能前进一步”——重读1949年前中共政论

“维权网”就北京人权捍卫者王荔蕻被逮捕的严正声明

《大公报》编辑承认,抨击艾未未文章来自政府方面

外籍传媒人伯格踢爆《环球时报》抹黑艾未未内幕

美国著名法学家孔杰荣:艾未未让恶法现形

上海集卡罢工警强压酿骚乱 受伤被捕者众多(图)

当狗权遭遇人权

2011年4月15日星期五

法广:艾未未妻子及工作室员工致函公安部呼吁公正

德国之声:中共媒体连续"丑化"艾未未

 

好书推介张祖桦先生之《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连载一


编者按:
现存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由于其先天性的基因缺陷,更由于后天的畸形培育和畸形发展,使得这个制度存在着越来越严重的阻挠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陷阱。共产主义官僚贵族集团为了维护自身掠夺于人民的既得利益不惜以国家强制力量为后盾,干着大量侵犯国民人权、破坏国民幸福和尊严的勾当。官僚贵族集团与人民大众的矛盾已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普遍的腐败、严重的两极分化、此起彼伏的群体性事件预示着中华民族又到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向何处去?这是摆在我们每一个国家公民面前的严肃主题!

张祖桦先生作为前中国共青团高官,本来有机会置身共产党高层甚至最高层的官僚序列。但8964大屠杀使他看到了现存政治制度的残忍性和悲剧性,从而果毅退出中共官场,听从良心的呼唤,开始致力于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理论研究和转型实践活动。经过九十年代的理性思考,2001年终于结晶出版了《中国大陆的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一书(简称《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为当代中国的民主转型事业提供了可资选择的路径和方向,从而很好地回答了站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

在本书中,张祖桦先生非常系统的解析了与民主宪政科学有关的系列概念,如“民主”、“法治”、“有限政府”、“分权制衡”、“宪政”等等。他将“民主”分为“一般民主”、“法治民主”和“宪政民主”三个层次,认为宪政、民主、法治三者的结合是人类迄今为止在政体方面的最优选择。

张先生指出中国政治转型的根本目标是建立宪政民主政体。那么怎样从现实出发完成这种转型呢?张祖桦先生提出了“新三民主张”,即培育公民社会、树立公民意识、积累民主实践。他认为中国之政治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需要经历“体制改革阶段”、“低度宪政化阶段”和“高度宪政民主阶段”。而政治改革的推动力则是一件众人添薪捧柴的事,需要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及体制内外各种进步力量的合力推动,从而扫除官僚权贵集团对民主宪政事业的阻挠,并最终完成政治改革和民主宪政制度的创新。

毫无疑问,张祖桦先生的政治智慧对于当下中国的维权事业和民主事业是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的。

从本期开始,《零八宪章》月刊将分集连载张祖桦先生的政治学著作《中国大陆的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我们希望也相信读者诸君能从这部著作里寻找到一些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政治智慧和理论总结,从而更好地服务于我们关于中国、关于中华民族的美好憧憬和光荣梦想!

“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

“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
                                    
    ——纪念胡耀邦先生逝世22周年
                             《零八宪章》编辑部


    19891月,胡耀邦在湖南长沙某宾馆约请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第甫时说:“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我们为之奋斗了近70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还需要继续努力。”这个讲话离胡耀邦离去世不到三个月,这是胡耀邦民主思想最后的公开的表述。
        …………
温家宝先生如果能够更加主动大胆的向着民主的方向前进,向着自由、法治与宪政的方向前进,不仅自己能够成为“共产党人的良心”,成为“人民的良心”乃至于“人类的良心”,而且能够拯救已经陷于执政危机中的中国共产党,能够更早更快更有效地造福中国各族人民。千秋大业,系于一念之间;屈指黄昏,其不果毅策马乎?其不奋势扬鞭乎?!

请看全文——

欧洲作家致中国总理温家宝联署签名信 吁请释放艾未未

《零八宪章》月刊 总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