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人类的良心——哈维尔先生永垂不朽!

人类的良心——哈维尔先生永垂不朽!

中国《零八宪章》联署人
暨《零八宪章》论坛


无论对于捷克、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哈维尔先生所留下的精神遗产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他对于捷克民主人权事业的捍卫和牺牲,他对世界民主人权事业的支持和推动,他对人道主义和人类良知的书写和歌颂,都无一例外地证明了他不仅是捷克共和国的良心,不仅是欧洲的良心,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全世界和全人类的良心!

最后,我们再次向哈维尔先生致以沉痛的悼念和缅怀!

我们庄重宣布:
哈维尔先生所捍卫的普世人权就是我们所捍卫的人权!
哈维尔先生所寻求的自由民主就是我们所寻求的自由民主!
哈维尔们所发布的《七七宪章》就是我们所发布的《零八宪章》!


惊悉捷克前总统、著名剧作家、《七七宪章》发起人哈维尔先生于1218日逝世,我们——中国《零八宪章》联署人深感震惊与悲痛!!在这日月隐耀、万国同悲的日子,我们谨向这位伟大的国际人权捍卫者献上崇高的敬意和永远的缅怀!与此同时,我们也向哈维尔先生的家人致以诚挚的慰问!向捷克共和国的1000多万人民表示我们的悲痛和慰问!我们认为哈维尔先生的逝世不仅是捷克共和国的重大损失,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损失——还是全世界一切捍卫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人们的共同损失!

众所周知,哈维尔先生曾长期生活在共产主义极权统治下,为了反抗共产主义暴政,为了收回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被长期剥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哈维尔先生坚持了长期抗争的立场。他积极参加震惊世界的“布拉格之春”,并于1975年公开致信胡萨克当局要求民主自由,他因此而受到捷共当局的监视和迫害。但哈维尔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民主理想,1977年,他和其他几位良心人士共同起草并公布了著名的《七七宪章》,要求捷共当局遵守赫尔辛基所宣布的相关人权条款,哈维尔因此被判刑十四个月。1979年更被以“颠覆共和国”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哈维尔也因此成为捷克人权和民主运动的精神领袖。《七七宪章》则成为引领捷克人权民主事业的光辉旗帜,直到1989年在苏东民主变革大潮中,捷克光荣完成“天鹅绒革命”,哈维尔也因为其杰出贡献而于198912月当选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1993年捷联邦解散后,哈维尔又成功当选新成立的捷克共和国总统直到2003年卸任。毫无疑问,哈维尔先生为捷克(及斯洛伐克)的和平转型与民主重建做出了重大贡献。因此,他的逝世对捷克共和国及其1000多万人民是一个巨大损失!

作为人权活动家和民主政治家,哈维尔对于全世界的独裁者和专制政府一直坚持不懈地予以抨击和谴责,对于一切打击独裁者、争取民主、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正义事业都不遗余力地给予高度的道义支持——他支持北约军事打击米洛舍维奇专制政权,支持美国出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的独裁统治,与此同时,他对于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给予了极为热情的道义支持。

——他谴责六四大屠杀。
1989年,北京当局以机枪坦克极其残忍地镇压了中国学生民主运动,哈维尔先生通过广播电台对北京当局的残酷暴行进行了严厉谴责。1999年,哈佛大学举行纪念“六四”大屠杀十周年悼念活动,作为总统的哈维尔先生公开写信,以表示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力支持。

——他支持并盛情赞扬以《零八宪章》为旗帜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
受《七七宪章》影响,200812月,中国良知人士刘晓波、张祖桦等人起草并公布了以“民主、自由、人权、宪政”为诉求的《零八宪章》,并在海内外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宪章运动。哈维尔先生对此表示高度的认可和支持,20081219日,他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分析了《七七宪章》和《零八宪章》的关系和境遇:认为《零八宪章》不仅要求民主和人权,而且“明智地呼吁更好的环境保护,消除城乡差异,要求更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以及对过去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和解的严肃努力。”他认为“宪章连署人来自全中国的各行各业,这表明《宪章》所提出的观点有着广泛的支持度”,也因此,他谴责中国政府对张祖桦、刘晓波等宪章签署人的骚扰和镇压,他要求“中国政府应当汲取《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恐吓、开动国家宣传机器以及镇压,不是理性对话的替代品。”他还公开撰文说:“《零八宪章》描绘出另一个中国,它挑战官方独霸任何改革决定权的底线,它鼓励年轻的中国人积极参与政治,倡导法制和宪政民主”,认为“刘晓波及其同事们起草的《零八宪章》具有普遍性和及时性”。2009311日,在布拉格举行的国际人权电影节上,他代表评委会亲自将“Homo Homini 人权奖”颁发给刘晓波和全体《零八宪章》签署人。

——他呼吁释放刘晓波和所有“政治犯”。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北京当局逮捕判刑前后,哈维尔先生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他谴责中国执政当局的镇压行为,他在写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阁下”的公开信中认为北京法院对刘晓波的判决“很无耻”。他为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主张进行辩护,认为:“当公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的知识和良知采取行动时,当公民和平地相互结社、讨论和表达他们对社会将来发展的关心与观点时,根本就不存在颠覆国家安全。相反,当一个国家的公民不允许自由地采取行动、结社、思考与表达时,这个国家未来的财富和精神就会被破坏。”要求中国政府“保证给予刘晓波一个公平而真正公开的审判”。在这封信的最后哈维尔先生对“胡锦涛阁下”说:“我们也要求你和你的政府,结束对其他《零八宪章》签署者的软禁和警察监视。我们呼吁你和你的政府,结束因言获罪,并释放所有政治犯”。

——他呼吁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
刘晓波被执政当局判处十一年大刑后,哈维尔先生感到强烈的愤慨。他不仅对刘晓波先生的夫人刘霞女士给予安慰和勉励,不仅从道义上谴责北京当局的人权迫害,而且在国际上联络南非图图大主教及达赖喇嘛等知名人士发起了签名支持刘晓波先生得诺奖的提名运动。2010年元月,哈维尔联合图图等人撰文呼吁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同年920日,他再次联络图图等人在《纽约时报》发表公开信呼吁将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并最终促成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2010年度的和平奖颁发给了正在狱中受难的刘晓波先生。

刘晓波先生是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逮捕判刑的,鉴于诺贝尔和平奖的巨大影响力,哈维尔先生推动国际社会将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极大的推动了以《零八宪章》为指导的中国公民运动的开展,极大的推动了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国际影响和发展。它不仅使得刘晓波先生成为中国民主人权运动的精神领袖,而且使得《零八宪章》成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核心纲领和光辉旗帜。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认为哈维尔先生的逝世对于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但是,无论对于捷克、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哈维尔先生所留下的精神遗产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他对于捷克民主人权事业的捍卫和牺牲,他对世界民主人权事业的支持和推动,他对人道主义和人类良知的书写和歌颂,都无一例外地证明了他不仅是捷克共和国的良心,不仅是欧洲的良心,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全世界和全人类的良心!

最后,我们再次向哈维尔先生致以沉痛的悼念和缅怀!

我们庄重宣布:
哈维尔先生所捍卫的普世人权就是我们所捍卫的人权!
哈维尔先生所寻求的自由民主就是我们所寻求的自由民主!
哈维尔们所发布的《七七宪章》就是我们所发布的《零八宪章》!
我们不仅守护《零八宪章》,而且继续努力致力于《零八宪章》所宣布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
我们希望在《零八宪章》的旗帜下,所有具有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

我们相信,在《零八宪章》的旗帜下,中国人民关于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光荣梦想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现实!

哈维尔先生,安息吧!
哈维尔先生,永垂不朽!

《零八宪章》联署人
《零八宪章》论坛
  
          2011-12-1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