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让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实名梁海怡)

让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实名梁海怡)
(博讯北京时间2011827 转载)
    注:本文来自网络全文刊登——博讯记者徐蓉

 
   
     (一):心中的隐痛
   
    渺小失踪六个多月了
    渺小是一位普通的网民。同时,她又是半年多来最令我牵肠挂肚的美丽女子……
    渺小是今年初于哈尔滨人民广场失踪的——二月二十日的上午,她孤身一人前往哈尔滨人民广场向行人派发传单,并发表强烈要求实行宪政民主的激情演说……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渺小”真名叫梁海怡。广州市从化人。多年前,“千里姻缘网线牵”,网恋,让这位来自南国——珠江三角洲的“靓女”,与北国冰城哈尔滨的一位英俊儒雅的大学教师于先生走上红地毯。后来,他们有了一位可爱的小男孩。

    渺小并非我的亲戚,本人与她没有发生过浪漫悱恻的爱情故事。半年来,她之所以最令我“牵肠挂肚”,更非咱这位小老头暗恋上这位年仅三十有五的美丽少妇,而是她“有之,请自海怡始”的殉道精神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绝(注1)。
    渺小失踪半年多了,每想起她,心中便隐隐作痛和愧疚不安……为何会“隐隐作痛”?原因是:同为“受难的耶稣”,有些人却备受天下舆论关注,广受社会各界的舆论声援和经济支持,有人甚至因受难而改变了人生命运,成为名利双收的英雄……而更多人则成了饱吃“哑巴亏”的殉道者——蒙难之后,不只个人饱受精神肉体摧残,而家人也因此饱受精神惊吓的同时,生活因此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所知道的曾建余、唐荆陵、姚 立 法……等等等等同胞就是如此。
    ——这,就是现实中国的悲哀:由于严酷现实环境所致,所有追求“人民共和”理想者人人皆是散沙一粒。若遭遇不测,且在社会上没有一定知名度,结果往往是吃尽黄莲苦也不为人所知!
    每想至此,心中岂能不“隐隐作痛”?
    就比如渺小吧,每想到她目前的苦难和处境,怎不让人有揪心之痛?——她只是一位极小范围内被人所知的小网民,远远没有老艾和老冉的名气。甚至没有唐荆陵和姚立法的名气。所以,她的壮举只为极少数QQ群中网友所知。她“失踪”后,也只有她QQ群内的网友经常发出“寻人启事”。我曾经打通她爱人的手机,然而,要么是关机,要么是支支吾吾很快挂掉电话……
    一想起渺小目前的处境,心中怎不“愧疚不安”?——身为七尺男儿,却没有“有之,请自李悔之始”的殉道精神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绝;身为同志,半年来,除了打过几次电话关注之外,没有对受难的“渺小”施之援手。甚至没有写过一篇文章对其安危作出呼吁。尽管我屡次奋笔疾书,只是囿于现实环境最终放弃了——写了也极难发表,岂不白费一番心血?
   
    (二):绝非一时心血来潮之举
   
    在万马齐喑的现实中国,渺小二月二十日之壮举,用“力拨山兮气盖世”来形容也不为过——女中伟丈夫梁海怡在偌大的人民广场孤身振臂一呼,神州数亿男人瞬间皆成侏儒!
    如此一位年纪年年的弱女子,竟作出如此惊世之举,精神之源、力量之源来自何方?是否一时心血来潮之举?……相信不少人都会对这个问题抱有不小的疑问。
    渺小二月二十日的壮举令人敬佩,但如果没有去年冬哈尔滨一次刻骨铭心的聚会,我亦会怀疑渺小是否“一时心血来潮之举”。
    事情得从本人去年的东北行说起——应黑龙江友人杜兄之邀,我于去年十一月底到黑龙江大庆访友。家在哈尔滨、从未见过面的老网友渺小得知我到了大庆,在QQ上对我说:“李老师,您可是咱的‘娘家人’,我们一家人得知您来到黑龙江都十分高兴,无论如何要到哈尔滨一趟啊。……”我当时愉快地答应了渺小的邀请。第三天,杜兄亲自开车与我一起前往哈尔滨……
    一路走高速公路,大庆到哈尔滨只用了两小时车程。下车后,我与杜兄见到了典型南国女子身材的渺小和她身材高挑、风度儒雅的丈夫于先生……随即,夫妇俩领我和杜兄来到一间装潢考研的韩国餐馆。
    在韩国餐馆吃的是铁板牛肉。渺小和她丈夫于先生的豪爽热情令人感动。尤其是渺小,在长达四个多小时的用餐过程中,又是举杯,又是切肉、煎烤,热情殷勤让人有些难为情……然而,随即而来的,却是几个小时的尴尬——虽然事先我与杜兄达成这样的“共识”:席间只叙乡情友情,不谈“政治”。然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客套话没说几句,政治话题便成了整个聚会的主题。
    令我没想到的是:纤弱文静的渺小,竟比网上所接触、了解的渺小要壮怀激烈得多。尤其是她的许多激烈言论,不但让我和杜兄深感意外,更让一旁的他丈夫于先生深为担忧——他先是陪着笑脸劝阻渺小,后又转为委婉的批评。没想到的是,于先生的劝阻和批评惹得渺小毫不留情的嘲讽和怒斥,当着我和杜兄的面痛斥丈夫是“犬儒”,是“做惯了奴才的小人”……
    渺小的“河东狮吼”,让我与杜兄尴尬异常。她的丈夫于先生却不恼不怒,自始至终脸带微笑。为了不让我们产生误会,他特地解释道:
    “海怡很有抱负和血性,很有正义感。这一点应当肯定。但我们不能成为一对‘革命夫妻’,她没有工作单位还好,如果我也跟她一样,肯定被开除。我可要养家糊口啊。”
    于先生的话让我和杜兄深深点头。然而,渺小却不依不饶厉声痛斥丈夫道:
    “于××,我鄙视你这种瞻前顾后的软骨头。中国有血性的男人都死绝了!不自由,毋宁死!一河之隔的韩国人能做到的,为什么中国人做不到?这就是中国人的无耻——都想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坐享成果!中国如果要靠你们这帮软骨头男人,再过一千年也会做奴才!”
    渺小这番毫无顾忌,毫不留情面的话,让我和杜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幸好我俩都是曾经沧海之人,心中再咋的,表面功夫还是到家的——仍然微笑面对渺小和于先生夫妇。
    于先生可能感到渺小太过了,于是对渺小打哈哈、话中带刺回嘲道:“老婆大人,我承认我是奴才,是犬儒,是软骨头…但你还不是只会在网上闹革命?”
    于先生的话让渺小更加怒不可歇,她点着于先生的鼻尖痛斥道:“于××,你走着瞧吧,我要让你领教一下梁海怡究竟是什么人!”……
    午宴在令人难堪的气氛中结束了。分别时虽然彼此热情握手话别,但我内心却笼罩着一片阴云:渺小的激烈既使我难堪,更令我深深忧虑……不过,我却并未将渺小“我要让你领教一下梁海怡究竟是什么人”这番话放在心上。三个多月后渺小在哈尔滨人民广场振臂一呼,我才痛省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位“君子”就是南国烈女梁海怡!
    渺小,你绝不“渺小”!在你的壮举面前,数亿中国男人才立马变得渺小不堪!
   
    2011年8月25于云南大理初稿(作者李悔之)
   
    (注1)“有之,请自海怡始”: 1898年9月21,慈禧太后就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当时拒绝了别人请他逃走的劝告(康有为经上海逃往香港,梁启超经天津逃往日本),决心一死,愿以身殉法来唤醒和警策国人。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Modified on 2011/8/27)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